剑灵

所属分类:玄幻/新武侠/魔幻/科幻  
出版时间:2008-2   出版时间:天津人民出版社   作者:李天俊   页数:221  
Tag标签:奇幻,小说,西方奇幻,魔幻  

内容概要

揭开魔剑士面纱,再现大空战秘史。男人们的铁血传奇,我们的大场面。    在《巨翼勋章·龙骑士》里,一场惊心动魄的龙骑士大空战中,奥丁留给亚述的最后三样礼物:龙骑士、魔剑士、狂战士。本作描写了拥有声震奥维斯大陆“物我流”绝技的魔剑士欧文,在这场惊天战役中的杰出表现。

作者简介

李天俊,男,写奇幻,以西式铁血风格见长。代表作品“巨翼勋章”系列,以出版《巨翼勋章·龙骑士》。在奥维斯大陆那场旷古烁今的人与人、人与神以及神与神的战争中,从不同侧面写出一段段令人热血沸腾的故事,塑造一组组钢铁男儿的形象。

书籍目录

第一章
初春 第一节
倒霉人 第二节
敌袭和真理 第三节
游戏 第四节
仪式 第五节
兽人部落第二章
盛夏 第一节
自由人的国度 第二节
不可毁灭的家园 第三节
皇城 第四节
罪徒  第五节
灵魂之剑第三章
晚秋 第一节
重聚 第二节
影子 第三节
罪恶的源头 第四节
不该杀的人 第五节
追逐 第六节
影子与匕首第四章
隆冬 第一节
答案 第二节
祭品的命运 第三节
城防司令 第四节
以神的名义,我将背叛 第五节
至亲 第六节
最后的日子

章节摘录

  第一节 倒霉人  欧文仔细地看了看悬崖的顶端,他必须确定自己不在里安特斯的视线范围内。
他在心底默默地背诵着浮空术的咒语,以免等一下弄错了那些复杂的音节。
他忽然觉得很滑稽,一个堂堂的魔剑士学徒,在使用魔法时竟像做贼似的。
  三个月了,进入艾美尔溪谷已经三个月了!别的学徒早就学会了一打以上的高级魔法,而自己却连半个火球都射不出来,唯一的这个浮空术,还是在朋友卡夫拉——有“御风贤者”之称的魔剑士伯朗伦的高徒——喝醉时从他口里套出来的。
这家伙当时满嘴都是威士忌的气味,只有内行人才听得出他是在念咒还是在梦呓。
这段模糊得可怕的咒语,让欧文的屁股在练习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不过感谢奥丁,经历过好几次高空坠落后,欧文总算拼出了咒语的全文。
  “让掌管重量的精灵开放权限,助我飞翔——FLOATING!”  欧文觉得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开始缓缓地上升,他双脚用力一蹬,如箭一般射向半空。
他跳跃着,尽管脚下空无一物,但玛那凝聚的力量不断在空气中给他提供支点,元素完全抵消了他的体重,他就像一条水里的鱼,灵活轻盈地在半空飞舞。
耳边呼呼的风声和飞快向脚下掠去的岩壁使欧文感到无比快乐,如果不是考虑到里安特斯就在悬崖顶端,他一定会放声来上一曲。
  对,就是在悬崖顶端,里安特斯枯瘦的身影忽然出.现了。
尽管穿着一袭白衣,却丝毫无法遮掩他身体里透出的阴暗色彩。
  还没来得及惊讶,欧文就感到身体一片滚烫。
浮空术的魔力就像被这股热流吓坏了一样,立刻躲得无影无踪。
他惊叫着,从半空中跌落下去。
  欧文身体像皮球一般在岩壁上碰撞着,他伸手想拉住一根斜伸出来的松枝,但下坠的势头使他带着折断的树木一起摔进谷底大桦树的树冠里。
在一阵清脆的枝条折断声中,欧文重重地跌在地上,甚至连呻吟都无力发出了。
  “爬上来。
”  透过树冠的间隙,里安特斯的声音和斑驳的阳光一起打在欧文的脸上。
而前者,却没有丝毫的温度。
  尽管背部的疼痛使欧文几乎丧失了神志,但很不幸,这声音还是清晰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他的面孔完全扭曲了,因为他知道,这三个字意味着——即使断了双腿,也必须在十五分钟内爬到悬崖顶端。
  强烈的愤怒和羞耻感使得欧文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但他还是尽自己一切力量爬了起来。
蹒跚着走到悬崖边,把鲜血淋漓的手颤抖着放在岩壁上,他咬着牙,仿佛手里抓着的就是里安特斯的内脏,然后一边狠狠地咒骂,一边摇晃着向悬崖顶部攀爬而去。
  欧文原以为在阿斯加德所受的屈辱已经足以铭记一生,可进入艾美尔溪谷后他才发现,相比之下,阿斯加德简直就是天堂。
可没有办法,谁也没有料到在法师协会的入学测试中,这个铁匠的儿子竟被发现拥有罕见的魔武双修天赋,这就跟一个猪圈里竟然生出了一匹天马一样。
欧文依然清晰地记得,当时考官几乎把那支玻璃制成的魔法笔摔在地上,长老席上原本一脸严肃的老头子们竟也齐刷刷地吹起了口哨。
  在那之后,欧文常常能感觉到别人对自己的艳羡,但他却宁愿像亚当斯一样,老老实实地呆在法师塔里当学徒,也不愿像现在这样,被一个执拗、阴冷而且恶毒的怪老头所折磨。
  十三分钟后,欧文终于爬上了这该死的悬崖。
里安特斯正坐在一棵冷杉的下面,双眼望着天,仿佛自己的弟子只是一株毫不起眼的锯齿草,摇摇欲坠地在悬崖边晃动。
  欧文的确是在晃动,从三十尺的高空狠狠跌落,再徒手爬上二百码的悬崖,这已经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了。
更何况,现在他的手臂上还有两道尺许长的伤口,正亳不吝啬地把鲜血泵到体外。
  欧文咬着牙,屈膝半蹲了下去:“给老师问安。
”  “我认为应该更晚点儿再取消你的魔法效果,那样你对我说过的话就会记得牢些。
”里安特斯依旧望着天空,仿佛世上最有意思的东西就是云彩。
  “弟子知错了!”欧文咽了口唾沫,“更晚点儿取消魔法效果”就意味着自己会从三十尺的高空继续上升,然后再重重地摔下来。
  “这和我没关系。
反正我不在乎艾美尔溪谷里多一具尸体。
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办事,只要准备好面对处罚,便拥有特立独行的自由。
”  “弟子不敢。
”  “你当然不敢。
你比我弱多了。
你只能偷偷摸摸地干,就像阴沟里的老鼠一样。
‘骗骗那个老头吧,只要不被发现就好’,你这么想,自然也会这么做。
但很可惜,我仿佛不如你想象的那么糊涂。
”  “弟子惭愧。
”欧文感到牙床传来一阵疼痛,那是上下颚用力闭合产生的副作用。
  “那你倒是说说,我唠叨过什么,你这个耳朵长在裆部的蠢货!”里安特斯忽然站起身,用手揪住欧文的头发,这个动作使得欧文的眼睛中实实在在地露出了杀气。
  “魔法乃下等低贱之技,老师。
”他瞪着眼前的老人,尽量使右手放在身旁,而不是打出一记漂亮的上勾拳。
  “还有呢?你的脑子只能记这么点儿吗?”  “不得向其他魔剑士或学徒学习咒语,不得使用任何形式的魔法,包括臆想和法器。
”  “那么,刚才你在空中飘来飘去,是一种物理技能啰?看来你老爹倒是有麻雀的血统!”  “弟子再不敢使用浮空术了!”  里安特斯反手一耳光,竟把欧文打得整个横飞出去,重重跌倒在冷杉旁。
  “记住,虽然你是个废物一样的家伙,但在别人眼中,你已经是我的弟子了,物我流的传人使用魔法,这对我里安特斯·J·威廉姆森而言是最大的侮辱!”  “弟子记住了。
”欧文用尽一切力气站起身来,把飞舞的金星从眼审驱逐出去。
  “这是你第三次使用魔法。
”里安特斯伸手指了指悬崖。
  欧文蹒跚着走到崖边,用脚勾住一株树杈,把身子倒挂出去。
  “按照我们的约定,三个钟点后自己滚上来。
摔下去再爬上来的时间不算。
今晚睡眠时间减半,潜水训练强度加倍!”  太阳已经渐渐沉入地平线,夜风开始夹着寒气呼呼地钻入领口。
对于欧文而言,这倒是件好事,寒冷使得伤口结了痂,不然光是失血过多也能要了他的命。
  如果没有里安特斯的存在,艾美尔溪谷倒是个挺美的地方。
在北陆的一片冰天雪地中,只有这里四季苍翠。
她被一条地热泉所围绕着,潮湿和温暖的环境培植了一大批本不该在北地出现的动植物。
你可以看见飘扬的白雪覆盖了阔叶林的枝头,随着地势的一路升高,直到地热达不到的地方才逐渐恢复为针海松林。
  欧文的老师里安特斯的性子,便就如这溪谷的顶端,寒冷,高傲,从不肯向下靠拢半分。
唯一让欧文感到欣慰的是,里安特斯的臭脸并不是他一人“独享”的。
老头子仿佛从来没对任何人热情过,当初在魔剑协会的长老大厅,他便旁若无人地冲进来,像看牲口一样打量着待选的学徒们,然后指了指欧文便扬长而去。
长老们的愤怒和不满清晰地写在脸上,因为当天根本没人把里安特斯列入邀请的范畴,但他们还是全体站了起来,向他远去的背影鞠了一躬。
  把里安特斯归人亚述的势力,实在是非常勉强。
亚述国王丹东·亚斯当述从来没给这位高龄的魔剑士指派过任何任务,并曾在私下里多次表示,里安特斯不是敌人,这已经是上苍对亚述帝国的眷顾了。
丹东陛下从来不敢奢求里安特斯能为亚述参与任何形式的战争,他甚至可以脱离整个魔剑士系统,不用像其他耆老那样回协会参加长老会议。
首席议长的名头也只是个荣誉性的称号,他从来没举手投过票,按照里安特斯自己的说法:“剑士解决问题的方法只有一个,坐在桌边用嘴巴商讨分歧是不敢正视冲突者的表现。
”  里安特斯的另一个特权是能把整个艾美尔溪谷作为自己的修行场,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贵族?即使是国王想来探访,也要提前一个星期打招呼。
当然也有很多人对此感到不满,傲慢的罗德曼大公就曾经以自己冰冷的尸体证明,乱闯里安特斯居所的下场只有一个。
  所有的这一切,只因里安特斯是“物我流”的创始人,也是这门技艺唯一的使用者。
  那么到底什么是物我流呢?就连欧文也不清楚。
从别人点点滴滴的描述和里安特斯少得可怜的讲解中,他只大概了解到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魔法却又强大无比的力量。
听起来简直就是一句废话,但可悲的是,这就是欧文所知道的全部了。
里安特斯只是一个名义上的老师——欧文是这么认为的——他不对物我流进行任何系统的讲解,只会让欧文进行各种古怪而折磨人的训练。
例如像今天这样徒手爬悬崖(有时还让他从一半摔下去,尽管欧文并没有使用魔法);半夜跳入地热泉的末流,享受冰水混合物的按摩,同时在身上绑上重物,体验溺毙的快感;还有倒立着涉过小溪以及食用晒干的毒菌菇等。
  欧文开始觉得,被戏弄和证明自己愚蠢就是他来到这里的全部收获。
  松枝在月光下的投影越来越短,欧文知道时间到了——不依据钟表知晓时间是进入艾美尔溪谷的最低要求,欧文已经在无数次折磨后学会了根据太阳、月亮及露水准确地判断钟点。
他一收腹,灵巧地打了个空翻,双脚稳稳地站在悬崖顶上。
他一边走向悬崖的另一端,一边胡乱地往嘴里塞了些松果,然后停在一条喧哗的银链旁。
这就是艾美尔溪谷唯一的瀑布,被地热融化的雪水在此汇成三十码宽的激流,从峭壁上倾泻而下。
虽然永不封冻,但因离地较远,瀑布源头的水温只是勉强保持着冰点以上,然后随着地势下降逐渐成溪,在谷口形成一个不小的湖泊。
欧文看到岸边有两条牛皮带子,各绑着一块布满青苔的河石。
他捧起一块,不禁叹了口气,分量又加重了。
  欧文把这两块石头绑在脚踝上,纵身跃入激流。
  他逆着水流,如一条陷入渔网的箭鱼般拼力挣扎,一点点地向上游移动。
身后不过二十码的地方就是奔腾宣泄的瀑布口,欧文知道,悬崖壁上有许多利如剃刀的石棱隐藏在湍急的水流之下,只要掉下去,就真会如一条被开膛破肚的鱼。
刚进来时,里安特斯还允许他从一百码的地方开始游,随着时间推移,老头子逼着他不断地将下水点向瀑布口移动,到了这个月,他已经开始进入二十码的范畴了,他入水时能清晰地感受到飞溅起来的像雾一样的水珠,以及听到瀑布震耳欲聋的声响。
  当太阳渐渐地染红地平线时,欧文终于哆嗦着爬上混杂着泥土的坚冰。
他奔进里安特斯的小院,用最快的速度点着炉灶里的柴火。
他感到骨髓被冰冷的寒意折磨着,恨不得把整座房子都点着了取暖,可理智又告诉他,最好放弃这种荒谬的想法,在太阳爬过树梢前做好早饭。
  只要这顿早饭做好,这个星期就算过去了。
  很难相信,像里安特斯这样的人会有假期观念,但谢天谢地,他却实实在在是个周末主义的忠实信徒。
他对工作间的休息是如此的虔诚,连他可怜的徒弟都因此获益。
每个星期的最后两天,欧文可以什么都不做,即便跑出艾美尔溪谷到附近的卡尔斯小镇上去,和邻近领地的魔剑士学徒好好喝一杯甚至打场群架,里安特斯也不会理睬。
按老头子的说法:“我在这两天里,就当你死了”,但就欧文的观点来看,这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活着的两天。
也许正因为有了这么两天,他才会勉励自己不在先前五天的虐待中绝望地死去。
  他从刚刚煮开的锅里胡乱捞了些吃食狼吞虎咽一番,这让他的舌头几乎被烫伤,但他可顾不上这个,这些东西只是为了保证他有体力跑到镇上,真正的大餐正在那些迷人的廉价酒馆里等着他去享用呢。
然后,他从灶炉旁的草堆里——这便是他可爱的床了——翻出一袋金币,像风一般刮出了里安特斯的庭院。
就像我们前面说过的,在每个周末,里安特斯都像没有欧文这个弟子一样,无论他是去小镇喝酒还是去接任务赚钱。
  “牛头人的踢踏舞”一如既往地好生意,在日落的四个钟点后,这里便坐满了各色的酒客。
这时老板会把蜡烛换成灯芯很细的那种,再用不同颜色的玻璃罩子盖住火焰,于是,黑暗的角落里便会传来阵阵调情和碰唇的声音。
很多人热衷于这种含糊的而又在关键时刻直达耳膜的声响,这也是“牛头人的踢踏舞”得以长盛不衰的原因。
老板清楚得很,酒馆真正赚钱的东西在于捆扎好的玫瑰和后厅隐秘的钟点房,酒和食物不是年轻人到这儿的目的,因此酒菜从不开高价。
欧文和老板同样清楚这个秘密,于是每次只是来满足口腹之欲的他便成了此地最不受欢迎的客人。
  一个不知名的吟游诗人在酒桌中间唱着老掉牙的歌谣,黯淡的六弦琴和他的嗓音一样干涩嘶哑。
糜烂而低俗的烛光,混杂着女人头上劣质香油的气息,在空气中肆无忌惮地弥漫。
看在麦酒的份儿上,欧文忍受着这一切,他觉得,歌者不过是在为角落的人拉上一块心理的遮羞布。
卡夫拉,那个教欧文浮空术的家伙,拎着一瓶琥珀色的威士忌晃了过来。
他把手搭在欧文肩上,想说些什么,可膨胀的胃却让他先打了个嗝。
  欧文差点儿被熏晕过去,他大叫起来:“看在奥丁的份儿上!卡夫拉,把你那长在脸上的腚眼儿拿开!”  “别嚷嚷,”卡夫拉把嘴向旁边一努,“快看那个高个子。
”  欧文此时才注意到,今天的酒馆里果然多了一个特别的人。
他一双眼睛清澈明亮,冷静犀利,在这个满是醉汉的空间里显得异常夺目。
此刻,他正面对一群码头工会的人而坐,那都是些靠身板吃饭的家伙,可他比他们之中最魁梧的一个还高了半个头。
那个男子的肩膀很宽,坚实的肌肉在绒棉夹衫下隐隐露出轮廓,他的嘴微笑着,却并不显得亲近。
  他修长的手指间,飞舞着一枚金币。
  “已经是第七把了。
”卡夫拉小声说。
  男子“啪”的一声,把金币固定在左拳和右掌之间。
码头工人里看似头目的一个,把脸凑了上去,他瞪着眼珠子,仿佛这样就能看到男子手心里的金币,可头上淋漓的汗珠证明他失败了。
他咬了咬牙,额上的青筋几乎胀裂开来:“平!”  男子把手拿开,金币上印着精致的亚述族徽。
  ……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奇幻,小说,西方奇幻,魔幻


    剑灵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1条)

 
 

  •     还行,挺不错的
  •     让我勇敢的说出:你可听见我的心在动?,满减活动囤的
  •     感觉还好,比较逗
  •     这个人,这一本较一般
  •     儿子读了好多大刘的书,名著果然不一样
  •     好看好看!!闺蜜之间的争夺!,动物写的最好的应该是沈石溪的书了
  •     都不想看别的小说了。没有可比性啊。,明珠就是名著
  •     很少见到这样的书,阿瑟克拉克的早期作品
  •     非常好~~我很喜欢,写的真的不错
  •     就冲着补捭阖录来买的,实际内容还行而已
  •     看到的时候没买,干货不多
  •     从大学图书馆借阅的。今天买来是想保存一份记忆。,希望卓越能尽快进第三本书
  •     和孩子一起读书中,这本书真是写得不一般的好玩
  •     小学的时候就看过了,且有极其沉重。压的无法呼吸……
  •     朋友强烈推荐。,我喜欢这种读物
  •     很不错...........很不错,相信它会给炎炎夏日里的孩子一丝清凉。
  •     据说内容和山楂树完全没有关系。。。取这么个名字很容易误导啊,书皮有很多划痕像旧书
  •     当然咬买下来看看,精心整理
  •     心理描写很老道。,纪念修订版)
  •     比起电影来精彩多了,作为皇帝太过柔和。但的确是个痴情的好男人
  •     买了好多套了,包装也还行
 

青春文学类PDF/TXT下载,玄幻/新武侠/魔幻/科幻PDF/TXT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