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最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出版时间:2010-12   出版时间:沈阳出版社   作者:沈七七   页数:250  
Tag标签:言情,小说,晋江,古言,古风,爱情  

内容概要

她是绿湖烹调船菜的渔娘,他是呼风唤雨的白衣权贵。    初见原本稀松平常。    但爱念竟似暗漩,将她步步蚕食。    谜一般的少年。风一般的离歌。    绿湖上懵懂的少女时光,国恨家仇的温柔糖衣。    如何谓之爱?    是“求之而不得”的落寞,    还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狂喜?    她要的人生其实简单。    找个好对象,做对俏鸳鸯,去江湖游荡。    但他的江湖,到底在哪里……

作者简介

沈七七,南方人,多年前远上京城,今已归来。
人生悲欢离合易如反掌,看那绿水青山别来无恙。

书籍目录

01
陌上少年足风流02
冰与雪,周旋久03
消得飞花几度,与子同游04
日日花前常病酒05
男儿何不带吴钩06
我是人间惆怅客07
且向长安过暮春08
记得那年花下,深夜。09
轻裘绿罗红舞裙10
雪拥蓝关马不前11
一生孤注掷温柔

章节摘录

  01
陌上少年足风流  我遇见欧阳公子,是在春天。
  其时桃红柳绿,正是吃鳜鱼的好时节,约上三五知己踏青赏花,累了就相携到绿湖用些鲜美小菜。
泱泱绿湖,绵延百里,湖畔停泊了大大小小的船只,渔娘们倚在船头揽客,布帘一掀,里面别有洞天,木桌木椅笑语喧哗。
  不出半个时辰,就有新鲜鱼虾被料理得清新爽口端上桌。
你若独来,可邀渔娘对酌,兴致上来,不妨将船缓缓划向湖心,芦苇荡,野鸳鸯。
  美景佳肴俏渔娘,绿湖是宁城浪荡子流连的好去处。
成群结队地来了,选上几条船拼在一起花天酒地,然后各自搂了渔娘去往湖水中央,所谓醒时同交欢,醉后各离散。
  我也是绿湖上的渔娘,但我只提供厨艺。
这显得很吃亏,旁边的柔娘号、媚儿号和红菱号都在一两年内从乌篷船换成了画舫,可我的小明号还是只能容纳几个人,像我本人,是一只瘦巴巴的麻雀,终日蹦来跳去,也不过只觅着几粒米吃吃。
  我出生在昼夜交替的清晨六时,日月光华。
我便唤作小明了,我娘告诉我,我爹说过,名字取得太大了会折福,心头存着小小的一点光明,不至于被风吹散就好。
但柔娘老劝我改名字,她说小明像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对客人缺乏诱惑力,不利于生意。
  柔娘当然不叫柔娘,媚儿也不叫媚儿,我想她们是对的,因此她们的船越来越大,越来越气派,甚至还雇了人代为揽客,都是清一色的豆蔻少女,清秀可人。
可小明号向来只我一人,揽客上船,捕鱼烹调,日出而作,日落不息。
  柔娘她们一开始就是有搭档的,她揽客陪客,搭档专司做菜,主内主外分工明确。
但我无人相帮,在这世上,我和我娘相依为命,互为惟一亲眷。
  我娘青姑无所好,独爱攀上村头的桂花树晒太阳。
自十九岁起,她就把青春年华全都献给了村头那棵桂花树了。
十七岁时,青姑和异乡人在桂花树下定情,十九岁时,她被始乱终弃,从此她不再记得任何,生活在她的思维里,已简化成一棵桂花树。
  她们都对我说,你娘疯了。
但我想,她不过是走不出年轻时的那个月夜,桂花树下,那人含笑,道尽傻话。
令她一生清福,两年享尽,两年折尽。
  我爹抛下身怀六甲的我娘,在一个清晨远上京城做生意,从此不知所终。
我娘未婚先孕,丢尽了族人的脸,亲戚们都不认她。
她本就欠缺谋生能力,外公外婆过世后,我和她的日子一度穷得揭不开锅,靠村长家接济才勉强过活。
等我懂事后,就按村长的指点卖掉爹赠予我娘的几样首饰,购得一条小船。
  一晃多年,我的小明号在绿湖站稳了脚跟,只做清清白白的生意,竟也得以苟全,还攒了些银两。
我计划将来带我娘去宁城之外的地方看看,若有幸在路途中碰到我爹,我就揍他一顿,像刮鱼鳞一样,刮得他遍体鳞伤。
是的,小明号不是黑店,但此间主人不好惹,他走着瞧。
  盘下这条船的头一年,我的厨艺稀巴烂,在绿湖上艰难求存。
苦心琢磨反复试验多次,烧煎炖蒸,味道不对就重新来过。
半年后,我吃伤了,闻到鱼虾气味就想吐,但这不妨碍我开始能做一手不赖的饭菜了。
尤其是一道桂花酿鲈鱼,被食客们奉为绿湖一绝。
  说起来,这纯属我娘青姑的功劳,我哄她说,只要把桂花酱做得独步天下,我爹自然就会回头。
我得找个事给我娘做,不然她迟早心力交瘁,早早死于相思。
有盼头,人才能做得了事,这话不服不行。
  食客当中,有些人歌颂了菜肴,顺便赞美了我,但这带给我的通常是麻烦。
虽然小明号有言在先,多数人对满身鱼腥气的我没什么兴趣,但总有那么几个饥不择食的男人,令我周旋得艰难而危险。
  有一次,我正好接待了几个江湖汉子,就缠着学了几招自保。
跟歌舞升平的柔娘号之类不同,小明号的食客多半是独酌客,落第的秀才、黑衣的剑客、辞官的重臣,诸如此类。
作为从小穷怕了的人,我总想着手里要攥点底儿才好,渐渐的,我成了一个穷凶极恶搜刮民脂民膏的败类,最擅长从来往的人群身上敲些东西为我所用。
比方说,秀才赠我诗书,剑客予我防身术,老去的朝臣则为我讲述庙堂艰辛。
  这些人独行惯了,生命到了孤清处,只想要个人陪在一旁,听他说起客途秋恨,夜雨孤灯。
有时我看到他们醉去,醒来,我想这个人生,其实可能并不是个寄放理想的好地方。
但终我一生,我也不过是想像他们一样,经过一些事,遇上一个人。
  若最终也只能如同他们,半生潦倒,孑然一身,也终可寻一条清净的小舟,江海余生吧。
若再能幸会谈得来的陌路人,已可算圆满。
  常常在这样的静想中,我躺在我的船里,枕着星光睡去,梦中永远是清香的水流和跳动的烛火。
便是这般,时光打发得倒也轻易。
  但我终是遇上他了。
  那是一个寻常的傍晚,我正在为一位蚀本的商人烧鱼,听到帘外有人声鼎沸,商人出去看了看,摇着头说:“不知是哪位阔客,排场甚大。
”  话音未落,小明号陡然一晃,接着又是一下。
商人在船头已站不稳,慌忙扶住桅杆。
我撑住墙面才勉强站住,透过小舷窗朝外头望去,一艘华美大船正扬帆而来,激荡起水花四溅。
连柔娘号都被波浪晃得花容失色,我这条小船,晃得更是魂不守舍。
  后来我听人说,晕眩本身,就是爱情初来的模样。
但那时我只是恼恨地将泼洒了一地的松鼠桂鱼清扫干净,又向商人赔笑脸:“等它过去了,我再给你烧一条。
”  当时只道是寻常。
  水声湍急,我愈发站不稳当,再一看,柔娘号和媚儿号都趁乱划走,柔娘重情义,冲我喊话:“怕是欧阳世家来拿人了,快逃!”  欧阳世家我也是听说过的,他们是武林豪门,最喜网罗年轻貌美的女子充当家奴,闲时教上几招剑术,专供公子哥儿和他们的朋友聚会时取乐。
尤其是欧阳家三公子,名声最是不堪,据说他认为女子习武,身段会练得分外柔媚,为此还作过歪诗一首:  欧阳府中小俏奴,挥剑自如莲花步。
  身姿娉婷映红烛,承欢娇容蚀人骨。
  平仄不分,乱来一通,但在这帮富家公子圈中广为传颂,真是荒淫无度。
此际他们来了,船娘们岂有不逃之理?与人为奴,哪及自在作妖来得自在。
我也想逃,但小明号不争气,大船近了,一个浪头掀来,它翻了——  商人狼狈不堪地抓住甲板,我仗着水性好,又粗通几招功夫,腾空而起,又甩过一块船板扔给他:“接着!”  大船船头有人拊掌,语气里竟有赞赏:“姑娘的身手倒是不坏啊。
”  我无意识地望过去,说话的是个华服公子,黑眸如朗星,薄唇勾起笑意,微微向我拱手:“在下欧阳,行三,姑娘如何称呼?”  他站在风浪里,笑得气定神闲,是那样一个白衣俊逸的少年。
  欧阳公子,原来你是这样的。
  这年暮春,有一个人乘一艘大船向我行来,在他身后,是沉甸甸的夕阳。
  商人抱住甲板逃到岸边,我借桅杆之力,一撑一跃,稳稳落在大船上,和俊朗少年两相对望。
橙黄的光芒中,他一身洁白,探究地瞧着我。
我拍拍手,指一指我的破船:“吃饭的家伙没了,你得赔。
”  我很年轻,但不貌美,不符合他拿人的原则,我才不怵。
雁过拔毛是我的忠旨,即使对手是他。
关于这个险恶人生,我比养尊处优的千金大小姐更知道,你不把自己当女人了,被男人调戏的可能性就少了至少一半。
  小明号能存活下来,靠的不仅是厨艺,还有粗声粗气的喉咙,和够辣够劲但够爷们的举止。
至于“细腻优柔多思敏感”这些小女人心思,被我紧紧掖着,谁也不给瞧见。
  不给闲杂人等瞧见。
  那欧阳公子抬了抬下巴,笑得散漫:“女孩子家家的,本该花香四溢,你瞧瞧你——”说话间竟欺身走近,广袖拂过我的脸,一枚硕大的鱼鳞应声落地,“随了我等同行,才是不负春色。
”  鱼鳞在甲板上闪着卑微的银光,我伸出脚将它碾了碾,直视着他:“那你能给我多少钱?”  他又笑:“姑娘认为自己值多少银子?”  我一喜,迅速盘算讹多少钱才能击退他,又能继续营生。
那边厢已有人懒懒地开口了:“欧阳老弟,你的口味几时变得这般别致?”  我定睛一看,甲板右侧竟摆了一张雕花大床,身着金色锦袍的少年斜斜躺在黄昏里,衣襟松垮,通身绣了绿牡丹,白皙锁骨全情裸露,一手搂着美姬,一手端着琥珀樽,正漫不经心地望过来。
  欧阳公子唇边噙一丝懒洋洋的笑:“莲花兄,世间百媚千红,你只欲取一瓢,我却想当个大水桶。
”  他笑得太惑人心跳,啊今夕何夕兮,得与王子同舟。
别笑我,我当真这样想。
  被称为莲花兄的少年郎长得很妖孽,身子略一前倾,取酒饮尽,香肩半露胸口微敞,比他身侧的美姬更妖冶,更让人心神荡漾。
他手中折扇一收,媚目贼贼发亮:“欧阳,我对简裳也是不错的,你可小看我了。
”  名叫简裳的美姬已斟上酒,妖娆而笑:“公子取笑了。
”  欧阳公子啪啪拍了两下手,便有人阔步登上甲板了,玄袍在风中轻拂,口中只道:“阿弥陀佛,莲花施主,简姑娘可是贫僧的爱女,切莫……”  “爹!”简裳嘟着嘴,腰身一拧,跑去他身边,“女儿愿意嘛!”  欧阳公子星眸一闪,微笑地看向玄袍僧人:“头没破大师渡尽万人,不如先渡令媛闯情关。
”  他本就俊美,这一笑更是风姿悠然。
头没破大师叹气,双手合十,面庞诚挚:“贫僧若能看透世间情事,头就该破了。
”  这句话我可没听懂,忍不住插话道:“为什么头会破?”  “冲破头脑桎梏,方是大悟。
贫僧愚钝,还需多加参详。
”大师看了看我,招招手,“姑娘,你且过来。
”  大师长得圆头圆脑,连眼睛都圆溜溜的,蹬双木屐也没我高,让我一看就想笑。
他眯着眼端详了我一刻,踮脚抚着我的头,严肃而沉痛地说:“姑娘执念太深,情障难除,日后必然流离清苦。
”  一个陌生人三两句就断言了我的一生,我若信了,才是“流离清苦”。
我客客气气地跟他沉痛回去:“大师不知,我家中有一纸泛黄的命书上写着,此女灵台清明,正大仙容,日后必然母仪天下。
”  这话信口开河,对当今圣上更是大不敬,我面朝东方一揖,趁众人愣神之际,委婉地施施压:“哪怕命数使然,还得靠后天际遇,小女对这些原是不信的。
但老夫子教导过,择其善者而从之,所以宁信其有,大师以为呢?”  话已说得再明显不过了,姑娘我是要当娘娘的命,人又小气,若识时务,还望赔我一笔钱,替我保全了生计,将来皇帝才能顺藤摸瓜,自民间找到我。
  莲花公子折扇一收,跃下大床,锦袍如杯中琥珀酒,如水般荡漾,边笑边走近我:“欧阳,还不卖娘娘一个面子?”说着媚眼横扫,递上手中一样物事,“娘娘,请恕我等造次,你且拿去变卖了,购得画舫,皇帝临幸的机会将会大上许多。
”  他在揶揄我,但我不跟金钱过不去,利索地接过来一看,是一颗夜明珠,鸽子蛋大小,光滑圆润。
我爱不释手地把玩半晌,往怀中一揣,欧阳公子已开口了:“这位姑娘,当今皇帝五十有八,当今太子年方七岁,你想嫁谁?”  自古皇位传长不传幼,但皇帝宠幸七皇子的娘亲静妃,不顾群臣反对,执意废了原太子,改立七岁的康王为储君,连我这种草民也略知一二,方才存心打压头没破大师,竟口不择言,忽略了它。
我眨眨眼,挡回去:“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我既不想嫁老头子,也不要嫁顽童,但谁的江山固若金汤?说书人的故事我又不是没听过,历来都有前太子网罗高手复辟上位,据我所知,本朝前太子是位俊雅好青年,大我三岁,与我正当最好年龄。
  欧阳公子笑如春风,对我连恐带吓:“连弑君纂位都说得出,这位姑娘怕是不懂祸从口出的道理罢?”  “哦。
”我慢吞吞地说,“天下人都知道,那是陈胜吴广说的,公子的书念得比我还少?”  他大言不惭,承认得好痛快:“在下从来不学无术,只爱看美人跳舞。
”  我摸了摸怀中鸽子蛋,今日收成不俗,心坎不禁一甜:“在下从来不学无术,只爱酿酒烹鱼。
”  这时,只听得空中一声清啸,一道蓝光飞旋而至,急停止住奔行,翩然掠到欧阳公子跟前:“主公,属下……”  是一个眉目伶俐的小厮,通身平淡无奇,但有双锋利锐目。
只一瞬即意识不妥,顿时止住话语,看了我一眼,转开头去。
  头没破大师和莲花公子一前一后走上前,似有话同小厮说,小厮却流露出全不把旁的人看在眼里的倨傲轻慢,但又像想到什么,收敛了傲气,只向大师道:“情况有变。
”  有豪门恩怨可听么?我亢奋地伸长了耳朵。
然而这小厮为人沉默,只说了四个字就紧紧地闭了嘴。
大师和莲花公子也没多问,一齐看向不动声色的欧阳公子,竟像是尚需要这浪荡少年拿主意。
  但浪荡少年是靠不住的,他拧着眉毛,目光落在遥远的彼端,努力作思索状,最终不了了之,牵牵嘴角:“别看我,我脸上无答案。
”  莲花公子也不是个正经人,绷不住,回头冲简裳姑娘浅笑撩人:“今日就不返航了,就在芦苇荡中随意东西,岂非快哉?”  头没破大师白着一张脸,莲花公子更开心了,看着我说:“我等的晚餐还有劳姑娘主理了。
”  “三十两银子。
”我瞅着他,他声如珠玉,眼波魅惑,传说中妖媚倾城的男子,就该长成这样。
但我不是怜香惜玉之辈,比起男人,我更爱钱。
就冲他们的行头,也深知这一记竹杠不算多,但还是得解释几句的,“我向来只做一人份的饭菜,你们人多,又很娇贵,我要多花心思。
”  “二十两。
”欧阳公子真愧对豪富之家的名头,竟跟我讨价还价,“我给你提供人手。
”  “三十两!”  “二十五两,就这样。
”欧阳公子从简裳手中抢过一粒葡萄吃了,漫不为意地看了看我,“百里绿湖,可供差遣的美人比比皆是。
”  “三十两。
”我转身就走。
  他猿臂一捞,抓住我,恶声恶气道:“我已作让步,你还想怎样?”  “阁下可用十两银子吃一顿,油水十足,物美价廉。
”欲擒故纵的道理我还是懂的,绿湖的渔娘是多,但大家对他避之不及,他若不想吃自家厨子的饭菜,就只得有求于我了。
情势我看得准,半分不含糊,往常也用这招打发悭吝的食客,“阁下是想花二两银子,骂声晦气,败兴而归;还是想用三两银子,买个闲适晚膳?”  食客们往往就妥协了,不肯妥协的人就会油腔滑调:“我再加二两,顺便再买个花好月圆?”  他若用强,我那几招炉火纯青的功夫不是白瞎的。
我只会它们,但勤加练习,对付一帮市井之徒绰绰有余。
我不擅逢迎,要在绿湖上活得周全,只得靠粗野行事了,这是我能想出的惟一办法。
  当然也有狡诈之徒假意应承,几杯桂花酿下肚就来动手动脚,那也好办,美人予你销魂夜,小明赠你蒙汗药,都能达到一夜好觉的目的,异曲同工。
我本性善良,最爱替人着想。
  “算啦,欧阳,不如成人之美。
”莲花公子打圆场。
我看他的眼神不由多了几分怜爱,妖孽外表,正派内心,真叫我有点小欢喜。
  那股懒洋洋的笑意又浮上欧阳公子的唇畔了,他盯着我,语气颇不友善:“我最恨人以奇货自居。
”  “那你就恨着吧,我得修船去了,告辞。
”我得了一颗夜明珠已心满意足,性情乖戾的人最难伺候,他的钱不赚也罢。
还是莲花公子出手大方,我最爱慕的就是这种投桃报李的美德了,难得他还长得一表人才,简直是男色中的奇葩。
  念及此,我迅速地倒戈相向:“莲花公子,简姑娘,他日江湖重逢,必以佳酿相迎。
”说罢不再看欧阳公子,拾起渡我过河的那支断裂的桅杆,想撑向岸边。
  我的武功不好用,但话说得太绝,不走就太没面子了。
我手持桅杆,心中没底,暗暗叹声苦也,再低头一看,这才后知后觉,难能可贵地红了脸——小明号破身之时,我坠落湖水,衣衫湿透。
也就是说,我保持这副形象叉着腰和这些男人言语厮杀多时,浑然不觉单衣薄卦下的曲线已暴露无疑。
  曲线,倘若我有。
  怪不得头没破大师和蓝衣小厮都不大正视于我,怪不得两大公子的眼中都充满调侃,怪不得简裳姑娘……我这才窘了,顾不得多想,抡起桅杆就往水中戳,随即纵身、跳跃,斜掠,一气呵成——  在我跌落深水的同时,那道蓝色身影从天而降,捞起我在半空中飞掠,我只觉风声入耳,顷刻间就被带至青青岸边。
  落草为寇,入土为安。
踏实的感觉真美好,我谢过蓝衣小厮,他不屑跟我搭话,抱着手臂杵在那里,一脸瞧不起我的神色。
  我只有一点小积蓄,外加一笔横财夜明珠,但都舍不得给他,这声谢谢确实挺虚伪。
我和他面面相觑,船头传来那人不怀好意的谑笑声:“娘娘万金之躯,在下特意派人护你一程。
”  欧阳公子有张可恶的坏嘴巴,但不晓得为什么,我不恼他。
他立于船头,莲花公子和简姑娘双双站在他身侧,三人衣袂飘然,直如画中人。
我无端地想起某位秀才送与我的诗书里,我最爱的那句——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头没破大师站得稍远,中气十足地冲我喊道:“爱惜芳心莫轻吐,姑娘可要记紧了!”  大师的口吻和我娘真像,我娘青姑在她难得的清醒时分会告诫我:“笑得好看的男人有毒,你千万不要招惹。
”  我猜我爹是个美男子,反问她:“那么,不笑也好看的男人呢?”  我娘气得脱鞋子拍我的脸,我在屋子里跳来跳去地躲她,连连告饶:“别打我脸!打在看不见的地方!”  事实上,我这张脸不具备可观性,从小到大,没少被我娘打。
次次都是祸从口出,有一天,她在择桂花,我坐在一旁搓酒曲,无意一瞥,竟发现她鬓已星星。
我心头一酸,放下手中活计,凑到她跟前想替她拔,但白发太多,竟已无从拔起。
  我娘自己也知道,长叹道:“你这孩子不省心,我愁白了头发。
”  我认为她在冤枉我,认认真真地说了句大实话:“娘,没有我,你的头发早晚也得白。
”  我娘大怒,把一篮子桂花全扣在我头上,我在馥郁的香气里心疼得直抽气:“娘!钱!”  桂花能酿酒,酿酒换成钱,钱带我们去找爹爹,我用心良苦为她铺就了前程,她却总不能体会我的心思。
多数时候,我夜宿小舟,在难眠的夜晚想起我娘,我想一定是哪里出了错,只会惹她生气,然后损人一千,自损八百,把自己搞得也很懊丧。
  有话不好好说,这就是我和我娘。
眼下又冒出一位欧阳公子,五两银子的事,都要和我争个高下,我诚恳地向他进言:“公子为区区银两伤了和气,实在有损欧阳世家声誉。
”  那人剑眉一折,语声带笑:“据说在绿湖,五两银子能同时邀约两位姑娘荡舟芦苇丛?”  “你!”我被噎得说不出话。
  蓝衣小厮突地开口:“斧头和锤子。
”  “什么?”  他不耐烦,重复道:“斧头和锤子。
”  我还没反应过来,小厮已腾身而起,执剑劈向苍穹。
只听得一阵沉郁轰鸣声,那柄乌金剑翩若游龙,火星四散,我看得眼花缭乱。
待剑光收敛,才发现岸边几棵高达数丈的杨树已被他的剑削成几块厚实的木板,三米见方,约莫有十余块,堆成一垒。
  疏狂如斯,惊艳了看客的眼睛,我这才明白他的用意:“有有有,我回家拿给你。
”  他是在帮我,重建小明号。
这人不赖,别看不苟言笑,比他的主子和蔼可亲多了,我这人吃软不吃硬,他替我省了钱,我恨不得扑过去对他猛摇尾巴:“大侠贵姓?”  他的声音很沉实,走冷酷路线:“我是卒。
”  “卒?”名儿真怪,好歹有个姓吧?  他不予理会,塞给我一个“你很烦我很忙”的眼神,窜到一边去劈木板了。
我讨了个没趣,拿人家的手软,心也软了,垂头丧气地冲大船道:“二十五两就二十五两吧,成交!”  莲花公子喜形于色,侧过头对简裳说:“桂花酿鲈鱼甚是肥美。
”晚风忽来,那低敞的衣领愈发低了,春色隐隐,妖魅风骨好似湖中红莲,我喉头一干,艰辛地咽下口水,目光转向欧阳公子。
  莲花公子太媚了,用我娘的话说,他有毒,我吃不消。
但欧阳公子更加不是省油的灯,头没破大师刚凑近他耳语了几句,他便手一挥:“启航!”  “啊?我都降价了,你还想怎样?”像我这么一个见钱眼开的角色,为他变卦根本就是百年难遇,他却拒绝我了,这下窘了,我抓抓头发,“二十两!不能再少了,再少我就……”  没等我哭完穷,大船已徐徐开动,甲板上一众人等衣带轻扬,似欲乘风归去。
我急了,拍打着卒的后背:“你家主子要走了,快,带我飞过去!”  卒很冷漠,不理我,留给我一个宽厚的背。
我推他,推不动,倒把自己弄了个趔趄,索性赖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大船远行。
  淡青色的薄雾里,欧阳公子的声音清朗朗地在风中回荡:“你得欠着我,惦着我。
”  那人临去前,看了我一眼。
  湖心深处,芦花漫天,春意蓬勃得很清淡。
我和我的小舟对你虚席以待,你却走了。
  我跌坐在草丛里,卒在拾掇着木板,我跟他说:“你的主子走了,你不跟了去?”他又不吭声,只慢条斯理地伸了伸长腿,继续干活。
我讨了个没趣,怔了一下,突然明白了他的用意,他是在说,腿长在我身上,我爱去哪去哪,他走他的,难不成我还能困死绿湖?  他是狠角色,我灭不动他,不和他斗,自讨苦吃。
我爬起来,拍拍衣裳,一溜烟跑回家拿斧头和锤子。
小明号是谋生工具,早点重见天日,我早点赚钱。
有了钱才好上路,也能高傲如卒,想去哪去哪,也造条气派大船,呼三喝四,鱼肉乡邻。
  青姑照例不在家,我在抽屉里找了半天,扛着锤子和斧头就出了家门。
我想清楚了,恃才才可放旷,设若我有卒的武功,我也胆敢眼高于顶,但这太难了,非我力所能及。
那就效仿欧阳公子吧,仗着臭钱抖威风,不可一世。
  比起身怀绝技,我更信赖腰缠万贯。
钱是个好东西,我一定好好爱它,深深爱,不顾一切地爱。
它比起爱,更能带给我好处,我是穷人,我很势利。
  刚走到村东头,我就望见我娘了。
穿黄衫,趿绿鞋,瘦骨伶仃地挂在桂花树上,像一条嫁接的黄瓜。
我很心酸,村人常骂脑子不开窍的人说:“你是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吗?”我娘就是如此,一个人,一段情,一辈子。
她从一而终,倒是尽兴,不晓得那位负心汉是否有妻如玉,有女如花,她们是否锦衣玉食,无需养家?  我翻过手背,慢慢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指,这双手虽然小,以后吃粥吃饭,可就靠它了。
我没打扰我娘,绕了路,跑去绿湖边找卒。
他还在忙着,我把工具一递,走到一边去捕鱼。
  网一撒,波光粼粼的水面一晃,清亮的水下,鱼儿仓皇逃窜。
我坐在岸边,回头望着卒,他是他的卒,他留下来陪我。
但他为什么要这样?我们本是萍水相逢,我的容貌平淡无奇,他大可不必。

媒体关注与评论

  古言里有比它曲折离奇的,但没有它如此独特的味道。有比它有味道的,却没有它的山回路转柳暗花明。这就是《公子最》,这就是沈七七,我想作者想要表达的其实是一种从古到今女子的理想生活:找个好伴侣,做对俏鸳鸯,去江湖流浪。这是适合在阳光温暖明媚的午后躺在草地上慢慢翻阅的一本小说,翻开它,你会记住它。

编辑推荐

  遇见他之前,她的江湖,只在碧波荡漾的绿湖里。  遇见他之后,才知江湖之大,朝堂之远,她愿随了他去。  惊涛骇浪里,瞥见命运的伏笔。  绿衣的渔娘,遇见白衣公子——  风和日丽,换了人间。  原汁原味,最柔软清丽的古言小说,女子的江湖,在爱人的怀抱里。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言情,小说,晋江,古言,古风,爱情


    公子最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64条)

 
 

  •     公子最(找个好伴侣,做对俏鸳鸯,去江湖流浪。原汁原味,最柔软清丽的古言小说,女子的江湖,在爱人的怀抱里。)
  •     看《公子最》,正如品一杯醇香的茶,茶水轻碧,入口时只有淡香,回味却隽永。
    开篇写绿湖风光,于清新淡雅中将女主的身世娓娓道来——父亲抛弃了母亲,而女主一人辛苦地撑起了一个家。至此我们也都可以猜到了——凡是这样的情况,多半后文会拿女主的身世做文章。说不定乍一看就是个贫困渔女的女主,事实上是个公主呢。
    而且这个身份一般还都背负着某种仇恨或是责任……当然,后来事实证明,女主的身世并没有那么夸张,若非当年的一些小意外,她这一生本该平平静静,一世不踏入纷争的。
    设定虽然不算新,但胜在女主性格讨喜,加上语言又轻快优美,能让人有继续读下去的欲望。
    到了第二章,男主角在一片波涛中破浪而来,给了读者一个十分惊艳的出场。正所谓“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相应的还有龙套若干以及另一位令人垂涎的美男子,和女主之间的初次交谈都显得风趣生动,于是楼主的邪恶因子瞬间引爆,开始猜测三个人之间会不会生出一段惊天动地的三角恋……
    文才刚开了个头,男主亮相完,情节就开始了大翻转,女主被追杀,身中毒箭,千里逃亡之路就此展开……
    再后来,陌上重逢,两人一起在塞外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以及被迫相离,互相思念……为了不过分剧透,我就不一一赘述了,不过结局是HE,这一点大家可以放心。
    女主由自卑所以不敢爱,发展为热切的爱却不敢去争取,再到最后的勇敢地为自己的爱的奋斗的心路历程,也描写得十分精彩。文中多处心理活动,都深得我心,引起了我强烈的共鸣。
    文中最令我难过的,就是炮灰男二号……此炮灰男二,十分有《云中歌》中刘弗陵带给人的那种无奈而心疼的感觉。他品貌无双,可惜绝艳易凋,连城易脆,深爱女主却无法言明,即便是言明了,也只能在知道女主心有所属后无奈地放弃。
    他最后的一句话,尤其让我神伤。
    “那年我和欧阳在春日的午后结交,我只觉人世待我不薄,但未想到有一天,是他来绝我一生幸福……石榴,这辈子不行了,下辈子请让我早一些遇着你。”
    我在想,爱情当真是最伤人的。可无论如何,这一生如果爱过,回头时,至少还欣慰曾经的欢笑。即便是泪水,也值得收藏铭记。
    当然男主也是灰常灰常不错的。性格吧,腹黑还谈不上,头脑却也绝顶聪明。风华气度吧,虽不算绝世,倒也是一等一的。要说他有什么最好,那就是他活得最恣意,能拼能闯,一生潇洒。
    总而言之,这是一篇绝对不可错过的好文。如此明媚时节,读这样一个故事,一定能让你的心情越发地好起来。
    沐阑强烈推荐。评分92分。
  •     终于让我买到了,喜欢这样的风格,江湖,爱情……哈哈
  •     相濡以沫,也就是如此吧.
    没有跌宕起伏的感情道路
    一切水到渠成...都是那么刚好
    公子不怕她年纪小没玩够,她只要她记得回来的路就好...
  •     一直等到降价才买。。。
    清丽的文字,缱绻的爱情。。。
    值得收藏的好书。。。
  •     与以往看到的小说不同,这本小说的风格很好,大赞!
  •     书很好,很好看,比网上那些不入流小说好多了,,,喜欢
  •     对古风文很感兴趣,写的也很有爱
  •     故事干干净净,人物可爱善良,各色男主都很个色,并且可爱,诙谐生动,很像1个女孩子在阳光下做的美梦,推荐一下!
  •     这是一本没有大起大落的书,整篇读下来却让人有一种很平淡的温馨,情节不是说没有跌宕起伏,但是作者一种淡然的笔锋把那些危险的事情都让人觉得有一种淡淡的温馨,很喜欢,看多了那些虐文,这种温馨淡然的文章更能给人一种触动心弦的幸福感觉
  •     比很好还好!
  •     还没开始看 不过包装不错
  •     相当不错的书~值得一看~
  •     看了好久,终于买了。
  •     这本书到现在倒是看完了,就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我喜欢的那种感觉,淡淡的感情。
  •     前世今生系列,很不错的一本书呢~
  •     看了点,还不错
  •     书的封面很喜欢。。
  •     文字不错,封面设计挺有感觉
  •     书的封面吸引了我 内容也很不错 很纯很美的爱恋
  •     打折时候买的,内容还行吧,看过就忘了
  •     外形上,除了女主,男人们都很出彩,不愧为公子最。当然女主的出彩在于其性格和大智若愚的处事之道。给4.5分的原因就是,前面花了好大篇幅写贴身侍卫如何将女主送去就医的情节,我一直就以为他是男主。。后来男主才姗姗来迟,却在读者感知上少了很多色彩。

    女主的一见钟情显得略微苍白,如果男猪的感情铺垫一开始就由背着女主跋山涉水去就医的情节开展开来(而不是由侍卫代劳),可能会多很多感动,也自然很多。
  •     冲着公子二字买的!买回来一看里面的内容原来我在网上看过的!有点失望!
  •     小说的情节其实极寻常,驾驭故事的功力也只是普通,好在文字清雅疏淡,品后余香,倒也另有一番意趣。
  •     给四星的原因是这本书是彩虹堂前世今生系列的,其实这本书故事一般,文字一般,淡得没有味道,随便看看也就算了。
  •     书籍的包装好过这本书的内容,性价比一般。
  •     轻松文,不错
  •     情节没有大虐、很温馨的文
  •     书不错,包书的那层硬皮纸被我做成书签了,超好看!!
  •     浅浅的,很清爽。故事不拖沓,只是男女主角之间好像没什么牵引就爱上了。
  •     比较文艺,写得没有笑点,反正我觉得很无聊
  •     这一本书中规中矩,没有大的起伏,也没有令人难忘的情节,总的来说是你一看了以后就不记得情节的小说,我们追求的是爱要猛烈的爱,恨要刻骨铭心的恨,但这本书全没有,什么都是淡淡的,所以会很快的忘记了内容了。以情色程度来评分的话,它是适合16岁以下的青少年看的。
  •     感觉像种田文,@_@
  •     内容值得期待。但是书本有损坏 一看就看出来了。
  •     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     第一章还可以,所以买了,但是越往后看越觉得突兀,也许是因为女主身份特殊所以才有一连串的故事,但是看了一半的我实在没有兴趣看下去,但是前台小妹妹觉得还挺好玩!
  •     故事最开始还可以,可结局似乎太突兀美好 反而让人不喜欢。许是被桐华唐七她们养叼了胃口,吃不惯如此伉俪美好的结局,还是算了吧。呜呼~
  •     我对文章的感觉就是如标题描述了
    尽管封面很好看
    但是!对于文章的内容作者的一些观点真的是不理解……
    反正个人情感吧 也不一定这书真的不好……
  •       这是一篇柔软清丽的小文,说是宫廷背景也可以说是江湖背景也可以,总之,它细细诉说了一位可爱渔娘的简单爱情(虽然这并不是我后来的真正看点):不求富贵不求权,只愿比翼天地间。
      文字似江南水流,清新凝练。活泼洒脱、心思玲珑的女主设定挺招人喜欢,还有三位或绝世出尘或妖孽无双或病弱情深的男子们总有一款适合你。
      其实,女主的感情由于一开始便被定下基调、且可能因为文章篇幅所限的缘故没能展开什么波澜,所以读罢对我的冲击并不深;反倒是文过一半后才开始重点着墨的那位莲花公子,因出其不意的写出了他那无法倾吐却又割舍不下的爱恋(好了腐女们大概都知道是个啥路子了吧),在不知不觉间将我小小的虐到了——以至于现在想起这篇文,会直接忽略了那位私以为性格描写不够深入的欧阳,而直将这位惊艳了天下、最终却只随着一叶轻舟一壶薄酒和一颗痴心远走天涯的莲花公子当做男主去心疼。
      
  •     我也爱这个角色
  •     大爱,还有小白
  •     阿白也好的很。
  •     小明,请不要假设我总不快乐。春花秋月夏雨冬雪,我为何不快乐? 莲花公子,你总是让我那么心疼。
  •     这个文,卒,白,莲,三个配角都比男主更有特色更出彩。
  •     希望以后自己能够开一家书店,买过垮掉的一代的代表人的作品
  •     感觉到这只狐狸很狡猾。连列娜的出生都介绍的很引人注目!,美式硬汉形象!
  •     而且字很小!,莉顿
  •     像我这样菜鸟级的,我在自己翻译
  •     最喜欢落落写的书,好!绝对推荐
  •     同事推荐了,喜欢本格的读者不应错过。
  •     文笔也很不错,值得用心去看!
  •     著名侦探小说,深入人心!
  •     大和风情,便宜是比较便宜
  •     纸质和内容都很好!,阅读这本书
  •     很值得一读的书,书本质量很好!无论纸张
  •     两种风格嘛,非常喜欢路遥的书
  •     内容还未来得及读呢,没有图全是字
  •     以小说的形式记录历史,表妹上初二
  •     比较纯的原版。,报着学习的心态看的
  •     跑啊跑啊跑啊,作者语言很幽默
  •     只为有她文字陪伴的那些青春岁月,星野没让茧美隐瞒劈腿啊
  •     很多名人作品,珍贵的礼物
  •     描写的很乏味···不建议大家购买,12本全了.200-80买的
  •     遇见是劫数,特意要我买了给孩子看。
 

青春文学类PDF/TXT下载,古代言情PDF/TXT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