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园少女事件簿

所属分类:悬疑/惊悚  
出版时间:2010-5   出版时间:珠海出版社   作者:吕慧芝   页数:240  

内容概要

肖家大宅恐怖之旅   所人都想履行诺言,所有人都在寻找唐绣。  等来的竟是唐绣命丧美国的噩耗。   之后,唐绣的影子屡屡惊现肖家大宅,这是冤魂不散,还是蓄意为之?   千万别走进肖家大宅,千万别招惹那些亡灵!   可这个警告已经太晚了,肖家历任舞蹈老师纷纷遭遇不测,顾苏苏不断探索真相反而掉进致命的险境,这并不是最后的审判,噩梦还在继续着……

作者简介

ABOUT•牟智平
笔名maybe紫。早年留学日本,担任校园电影《毕业那天我们一起失恋》编剧,创建人气网络论坛“媚若明花”。擅长创作青春爱情小说、悬疑惊悚小说,或催人泪下,或惊艳魅惑,著作出版畅销悬疑小说《高校女生诡秘事件》、《博客咒》,2009年获得“99杯新小说家大奖赛”特别奖。

书籍目录

第一章
宇宙毁灭之舞韩城舞蹈大赛的冠军安末离奇死亡了,身为亚军的顾苏苏不得不顶替她的位置,进入肖家做舞蹈老师。她终于可以实现自己和好友唐绣的约定了——成为韩城舞蹈大赛的冠军,然后出国深造。可是,唐绣却早已跟她失散了。第二章
肖家的邪恶天使顾苏苏怎么也没想到,茶卡会是一个右腿有残疾的女孩,而且,茶卡对她还有着深深的抗拒与敌意。面貌狰狞的黄管家,悲谦的芸姨,容忍的秋姨,温柔谦和的肖安锦……肖家的一切,都让苏苏感到极度的不安。第三章
致命线索二楼的其中一间卧室,被黄管家称之为“禁地”,顾苏苏隐隐觉得,那里藏着很多秘密。她住进了原来唐绣住的那间卧室,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按照唐绣留下的记号和梦境的指引,苏苏找到了一封被唐绣暗藏的信,而这,又将牵扯出多少让人难以置信的秘密……第四章
玫瑰门杀戮事件顾苏苏希望自己可以找到一些有关唐绣的消息,她意外地跟踪肖安锦来到山顶,看着他将火把扔向唐绣的尸体……后来她才知道,自己所看到的,不过是一尊唐绣的蜡像而已,可是自己却在情急之中误伤了肖安锦。第五章
双面血色X脸顾苏苏莫名收到了一封有着唐绣笔迹的信和她遗失的手帕,整个事情变得愈发复杂。沈流白也越来越担心顾苏苏在肖家的处境,力劝她离开肖家,顾苏苏左思右想,还是决定留下来。而在一次争吵中,茶卡拿着刀在凌茵的脸上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号。第六章
两个女人的死亡顾苏苏屡屡在生活中发现唐绣的影子,却如鬼魅般飘忽不定,可是她固执地认为,唐绣一定还活着,她决定去唐家,却意外得知,唐绣已在他国身亡,而唐父去认领女儿的尸体,至今未归。尽管苏苏已经极力阻止,茶卡已经沉睡了七年的植物人妈妈还是被凌茵杀害了。第七章
她的鬼魂来了茶卡和苏苏之间的关系有了缓和,失去妈妈的茶卡开始依赖她,在她身上寻找唐绣的影子。而对于肖安锦的爱恋,她却善意地拒绝了。苏苏见到了第一届韩城舞蹈大赛的冠军,意外得知了一些有关唐绣的新情况,而且她始终觉得,唐绣一直就在自己身边。这时,沈流白却变心了。第八章
真相的对峙顾苏苏想劝茶卡要为自己的理想而活,却差点被她误会。她眼见了茶卡对秋姨的刻薄与霸道,决定慢慢让她明白。苏苏发现自己开始真正地了解茶卡了。舞蹈交流会上,苏苏壮着胆当然肖父与萧玉君的面质问有关唐绣的情况,却意外让茶卡得知了唐绣的死讯,当意外来临,却又出现了一个与唐绣极像的女子救了茶卡。第九章
诅咒应验了顾苏苏仔细思考了事情的前后,虽然还不能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她觉得,能做到这一切的人,只有肖父。萧玉君在酒店意外死亡,一切的线索都将嫌疑人指向茶卡……第十章
佣人的秘密深夜,林姨的灵堂前,芸姨的忏悔让顾苏苏震惊,无意中闯入原本林姨的卧室,照片中的林姨竟流下血泪,芸姨被赶出了肖家。这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夏小悦和沈流白也住进了肖家,顾苏苏觉得尴尬,也更加不安。她找到了所有的韩城舞蹈大赛冠军,最后,她决定上门去拜访修雨萌。第十一章
最后的报复一切事情都让人出乎意料,在芸姨留下的日记本里,顾苏苏发现了更多的秘密,修雨萌居然是芸姨的女儿!还牵扯到其他几位冠军得主。而苏苏一直谨记在心的,却是自己昏迷前听到的那个无比熟悉的声音。而另他们措手不及的,则是更多的杀戮。第十二章
等到暖爱已微凉大家都小心翼翼向茶卡隐瞒着肖安锦离世的消息,林薄年心疼着情绪渐渐好转的茶卡,为了避免她再度回到以前的颓废状态,他为她编造着美好的谎话,决定带她去异国他乡。就在出发前,大卡车碾过了林薄年的身体,这,终于迫使茶卡坚强了起来。而这时,一直苦苦隐藏的唐绣,也终于现身了。第十三章
末世时光尽散场远在美国的顾苏苏陆续接到茶卡的消息,直到,她杀了自己的继母。该失去的,已然失去了。该忏悔的,已然反醒了。尽管这一切都源于爱,最终,一切都将黑白。

章节摘录

  第一章
宇宙毁灭之舞  韩城舞蹈大赛的冠军安末离奇死亡了,身为亚军的顾苏苏不得不顶替她的位置,进入肖家做舞蹈老师。
她终于可以实现自己和好友唐绣的约定了——成为韩城舞蹈大赛的冠军,然后出国深造。
可是,唐绣却早已跟她失散了。
  1  时间还不到六点,韩城礼堂里,已是喧嚣不止了。
  离舞会颁奖仪式还有接近两个小时。
观众们的情绪昂然,似乎并没有被等待所烦扰,反而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别具一格的舞台。
  背景是浓重到伤眼的暗红色,黑色的线条如画笔般肆无忌惮地蔓延着,描绘出一个妖娆起舞的印度女人,神情里缠绕着刻骨铭心的诡异,每寸骨骼轮廓都勾勒得淋漓尽致。
微弱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仿佛点燃了那双深邃的眼神,如火一样撩动着不安的心灵。
  显然,这样的喧嚣是不属于顾苏苏的。
  是前所未有的失落感。
顾苏苏一脸忧伤,站在礼堂的最角落,舞台上的艳舞飞扬与她的白色流苏长裙格格不入,所以她便心知肚明,韩城舞蹈大赛的冠军不是她。
  眼泪黯然划过脸庞,在皮肤上溅起一片冰凉,顾苏苏突然害怕起来,这已经是她第三次参加比赛了,而时光对于舞蹈者来说,简直是致命的伤口。
  但是,顾苏苏还是心有不甘。
因为还没有到舞会的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冠军到底是谁,或许这只是舞台设计师开的一个不怀好意的玩笑呢?  于是,她竭力抑制住泪水,双手提着白色流苏长裙,宛如受尽了委屈,却还要保持倔强态度的孩子,向化妆间走去。
  出乎意料的是,一直走到化妆间的门口,都没有听到喧闹的声音。
  舞会颁奖仪式就快开始了,照理说无论是否能夺冠,所有的参赛者都应该全力以赴准备这最后的表演,不应该如此安静啊!  顾苏苏并没有想太多,轻轻地敲了敲门,微弱的声音在昏暗的灯光下飘离,发出如同呜咽的回音。
  还是没有人回应,顾苏苏显得浮躁不安起来,拨打了沈流白的电话。
每次都是如此,一遇见困难和烦恼,她都会先找沈流白。
  周围依旧安静得出奇。
电话那头是焦灼的声音:“苏苏,你跑到哪里去了啊,我到处都找不到你,电话也一直打不通。
舞会化妆间临时换地方了,改在东面的化妆间,你快赶过来吧!”  挂断电话之后,顾苏苏才收到全时通的短信,上面提示沈流白刚刚打了她的电话二十八次。
  浮躁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或许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只有沈流白会如此呵护她。
于是,顾苏苏又释然了,即使不能获得韩城舞蹈大赛的冠军又如何呢,只要有沈流白的不离不弃,那么所有的东西都不重要了。
  想到这里,顾苏苏安心地笑了,向东面的化妆间赶去。
  可是,还没有走出几步,身后的化妆间的门却突然打开了!  模糊的空间里,那扇黑色的铁门前后摇晃着。
难道还有人不知道化妆间改地方了吗?  于是,顾苏苏又转身走了回去,阴冷的风刚好灌满了她的长裙,在双腿之间不断地萦绕盘旋,好像还钻入了她的五脏六腑,她整个身体都随之冰凉起来。
  进了房间之后,顾苏苏刚想说化妆间已经改地方了,却发现里面是一个陌生的背影。
  经历过海选、初赛、复赛、决赛,顾苏苏对每个选手的体型都非常熟悉,所以她一眼便认定,眼前的这个女人并不是参赛者。
  房门的对面是面占据着墙壁的镜子,中间有盏白炽灯,灯光投影,晃荡出一种孤独的明亮。
  寒风依旧在奔跑,似乎想要把顾苏苏的裙子掀开。
她的影子倒映在镜子里,如风中的稻草一样,在黑暗的空间里,前后左右地摇晃。
  那个女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安静地坐在镜子前的化妆台边,艳红色的和服遮盖了她的模样,裸露的后背异常光滑,蝴蝶骨似乎要飞起来一般,中央绣着一朵绽放的玫瑰。
  诧异之下,顾苏苏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请问,你是谁?”  这微弱的声音在空间里回响得可怕,似乎穿越到了镜子里的世界。
  紧接着,电话声响了起来,是那个女人的手机。
她优雅地拿出电话,声音阴沉而诡异:“你耐心等一会儿,我等会就去取你的命。
”  在女人低头的瞬间,顾苏苏终于看到了她的模样:  是象牙色的粉底,铺得极其厚重,以至于失去了脸部的真实轮廓。
口红颜色因此更显锐利,只涂出微妙的一块,如赫然浸在白墙上的鲜血,没有眼影和腮红,一张白脸和一张红嘴,像极了古时候的日本伶妓。
还有,那凛冽的锁骨之间亦绣着一朵玫瑰,绿色的藤蔓在旁边的锁骨上缠绕蔓延着,似乎要掐断她的脖子。
  你耐心等一会儿,我等会就去取你的命。
  这凉薄的话语,让顾苏苏不禁倒退了两步,连大气都不敢出。
却不料高跟鞋撞在了铁门上,发出了低沉的撞击声,如同婴儿最后的呜咽。
  2  那个女人终于注意到了顾苏苏的存在,机械地转过身体,一张煞白的脸,还有那凛冽而犀利的眼神,直射得人心痛。
  “对……对不起。
”顾苏苏的声音颤抖了起来,“我……我是来通知你,化妆间临时改地方了。
”  女人依旧面无表情,并没有回答顾苏苏,反而不动声色地笑了,向她缓缓地走了过去。
  此时的顾苏苏,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感觉双腿之下的风,已经愈来愈猛烈,几乎要将她割到血流不止。
  那张白色的脸庞越来越近,长长的头发在女人的锁骨前,和着绿色藤蔓的文身,凌乱地缠绕着。
那朵耀眼的玫瑰,宛若要在黑暗里绽放了,花瓣都在疯狂地舞动了。
  顾苏苏的手指都要断了,在背后紧张地缠绕着,脑海里满是那阴冷而诡异的声音:你耐心等一会儿,我等会就去取你的命。
  当女人走到面前的时候,顾苏苏已经紧张得掌心都是冷汗,大脑里满是电影里杀人灭口的场景。
她几乎能听见女人游丝若离的呼吸声,还能闻到那浓重的胭脂味道,那凌乱的头发穿过女人的锁骨,在她的胸口反复摩擦着。
  一把锋利的匕首在空中高高地扬起来,在镜子中划出一道明晃晃的光芒。
  顾苏苏终于害怕得闭上眼睛,指甲在黑色的铁门上折成了两段。
就在她等待着未知的死亡时,耳边却传来恶作剧的笑声。
似乎在哪里听见过?  恍惚穿越了时光的场景,等顾苏苏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白脸女人的模样已经不再可怕了。
她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幸灾乐祸地笑道:“苏苏,你这个大傻瓜,我是小悦啊!”  这样一提醒,顾苏苏仔细地看了一下,真的是化妆师夏小悦。
  夏小悦是复赛时来的化妆师,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再加上她平时都不大化妆,顾苏苏一时自然认不出来。
  “真的是小悦啊!”顾苏苏悬着的心落了下来,却也不好意思责怪,只能故作平静道,“你怎么化妆成这个样子了啊?对了,化妆间临时改地方了,你赶紧去东面的化妆间吧。
比赛都要开始了,其他人肯定等得急呢。
”  夏小悦又回到镜子前,一边涂着腮红,一边回答道:“刚才安末已经通知我了。
所以我才过来拿化妆箱的,看时间还早就想化一下妆,毕竟等会我也要在舞台上亮一下相嘛。
对了,你帮我一下忙吧。
替安末到衣柜里拿一下演出服装吧。
”  涂了腮红之后,夏小悦的脸完全没有刚才的恐怖了。
  顾苏苏一边朝衣柜走去,一边好奇地问:“小悦,你刚才跟谁讲电话呢?怎么还说要去取她的命啊,可把我吓坏了!”  夏小悦“扑哧”一声笑了,恍然大悟地说:“我还以为你是被我的伶人妆吓坏了,结果原来是因为这句话啊!还不是安末那个女人,在电话里直嚷嚷着说,那演出服就是她的命,叫我赶紧给她送过去。
”  原来是这样啊!真是天大的误会!  顾苏苏的脸一下就红了,情不自禁地跟着笑了起来。
但是衣柜门似乎关得很紧,推了半天也无法打开,她只好苦着脸说:“小悦,你快来帮忙一下,这个柜门怎么都推不开呢!”  不出片刻的功夫,夏小悦已经盘好了头发,露出一张瓜子脸。
她拖着重重的和服走过来,试了一下,也没有打开。
里面反而传来小女孩的笑声,清脆得如同银铃一般,游荡在安静的化妆间里,显得极其空洞而诡异。
  顾苏苏和夏小悦都被
吓了一跳,几乎同时问了一句“你是谁?”,衣柜里的笑声却戛然而止了,化妆间再次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夏小悦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顾苏苏便站回了衣柜门的旁边。
两个人都把手放在了衣柜上,用尽力气地拉动着柜门,柜门终于打开了。
  与此同时,还伴随着一个凄厉的惨叫声,磅礴的鲜血向两个人的脸汹涌地扑了过来,浓烈的血腥瞬间蔓延了整个化妆间。
  恐慌中,顾苏苏抹去了眼前的血,赫然出现在衣柜里的人,居然是安末!她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死亡的到来,一张脸扭曲得完全走了形,一部手机从她的右手里悄然滑落下来,那纤细而白皙的脖子上,仍然汩汩地淌着鲜血。
  夏小悦显然也被吓坏了,跌跌撞撞地转身而去,却不慎撞在了镜子上。
那张白皙的脸已经被鲜血沾染,在光滑的镜子上划出一片,倒影里有一双急剧扩张的瞳孔。
  顾苏苏已经完全不敢面对衣柜里的安末,背过身体失声地叫喊着,却在镜子里看到安末的手依旧在不断地挣扎着,似乎是在向她求救!  直到哭喊的声音殆尽,顾苏苏才慌忙摸出手机,颤抖着按下了“110”三个数字,惊恐地说:“是警察局吗?韩城礼堂出事了……”  3  安末的死状简直不堪入目,尽管,她生前的容颜是那般千娇百媚。
  命案现场已经被警方封锁了,所有人都聚集在化妆间的外面,讨论着凶手狡猾与残忍的同时,还为安末的死亡感觉到惋惜。
  原来,这届韩城舞蹈大赛的冠军,是安末。
  按照参赛合约规定,安末不仅可以获得丰厚的奖金,而且还将到比赛投资方肖家担任私人舞蹈老师。
肖家是韩城屈指可数的富商,每天只需要教肖家千金两个小时的舞蹈课,便可以获得月薪上万的酬劳。
不仅如此,肖家还在韩城舞蹈大赛中承诺,如果夺冠者能做满一年的工作,便会让其出国深造,专修舞蹈。
  直到事发之后,顾苏苏才注意到,那个暗红色的檀木衣柜,不知道什么时候,是谁用了纤细曼妙的笔法,用浓重的黑色笔墨,在柜门外描绘出了一个神情妖娆的印度女人。
  刺眼的灯光之下,安末宛如冬眠里的长蛇,安静得异乎寻常。
  一张苍白如纸的脸,美丽的眼睛里藏着死寂的黑暗,性感的嘴唇边挑起冷漠,妖娆的身体上留着艳红的胸衣。
似乎有双无形的手在安末的身体里温柔地撕扯着,那些红色的血液宛若纤细的伤口,在她的皮肤之上绽放出绚丽无比的色彩,从细长的脖颈蔓延过丰满的胸部,一直到达凹陷的骨盆,终于构造成一个印度女人的身段。
  更加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安末身体上所描绘的印度女人,和衣柜外面所描绘的印度女人,还有舞台背景上所描绘的印度女人,居然一模一样!  她们似乎是在跳一段静止的舞蹈。
左脚如生命顽强的植物,紧紧贴放于冰冷的地面,右手五指紧握住右脚脚踝,在身后高高地上扬着,左手拇指和食指轻轻扣住,以智慧手印的姿势指向天空。
精妙之处都在于眼神之间,迷离的美丽在眉宇间缭绕着,似乎要将人带入另外一个世界。
  而安末的致命伤口,便是“印度女人的智慧手印”。
一把尖锐锋利的匕首,倒插在衣柜上“印度女人的智慧手印”上,滑动柜门后刚好与安末身体上“印度女人的智慧手印”相重合。
而“印度女人的智慧手印”,便是安末的脖颈位置。
  所以,当顾苏苏和夏小悦滑动柜门之后,那把匕首刚好抹过安末的脖子,头颅和身体之间出现一道致命的裂痕。
那些殷红的血液,如同被画笔附身一样,在安末的身体上绘下了诡秘的印度女人。
  顾苏苏的双眼瞳孔急剧扩张,十指紧紧地扣住沈流白的手臂,上半身都恐惧地倚靠在沈流白身上,想从那厚实的胸膛里找回温暖。
这是她第一次亲眼面临死亡场面,而且,还是她和夏小悦间接害死了安末!  安末真的没有预料到自己的死亡,容颜慌乱。
更让顾苏苏感觉到恐惧的是,安末白皙的脖子里,将留下永不磨灭的血痕。
那对于容颜来说,是一种致命的摧毁。
  夏小悦显然亦无法从恐惧的噩梦中逃离出来。
甚至在警察面前无力跪了下来,哭泣着说:“真的不关我们的事!我和苏苏根本不知道,安末会躲在衣柜里,她明明还在前一刻给我打电话呢。
而且我们也不知道,衣柜里会有匕首。
早知道,我们就不推开柜门了,不推开了……”  “是宇宙毁灭之舞!”舞台设计师突然大声喊了一句。
  顿时所有人都回想起来,那印度女人所跳的,真的是宇宙毁灭之舞。
  这种舞蹈来源于古印度的湿婆神,他不仅是创造之神,而且还是毁灭之神。
每当行使毁灭的职责的时候,他都会在荒芜的生命上进行最后的舞蹈。
而在舞台背景上的印度女人,衣柜上的印度女人,还有安末身体上的印度女人,刚好是湿婆所创造的——宇宙毁灭之舞。
  绝对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案。
  表面上是安末在恶作剧,想要戏弄夏小悦,但是刚好有人知晓了这个恶作剧,而且对安末心怀恶意,便在衣柜上倒插了一把匕首,借他人的手完成了杀戮。
  顾苏苏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指甲抓破了沈流白的皮肤,露出轻微透明的血印。
她身体微微颤抖,声音亦起伏不定:“流白,真的是宇宙毁灭之舞。
安末……真的被我们……杀死了吗?”  沈流白紧紧地抱着顾苏苏的腰,竭力压制着内心的恐惧,一脸疼惜地望着她的眼睛,只能轻轻拍拍她的脸颊,连续不断地安慰着:“苏苏,不要害怕。
不关你的事,没事的……”  4  舞会颁奖仪式,就此搁浅了下来。
而安末的死亡,成了难以断定的悬案。
  舞蹈冠军的位置自然落了空,但是投资方肖家表示,还是希望能有人到他家去担任舞蹈老师。
所以无论是否有过死亡,韩城舞蹈大赛必须有冠军。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投向顾苏苏,因为,她是韩城舞蹈大赛的亚军。
  然而,顾苏苏并没有半分欢喜。
反而是安末的死相,让她又想起了唐绣。
  很多年以前,顾苏苏和唐绣便认识了。
她们住在同一所院子里,每天都结伴上学回家,整整七年都形影不离。
五岁的年龄差异,并没有妨碍到她们的友情。
更加欣喜的是,她们都深爱着舞蹈,甚至还约定过,以后都要成为韩城舞蹈大赛的冠军,到美国去完成最绚丽的舞蹈梦想。
  后来,唐绣果然参加了韩城的舞蹈大赛,还轻而易举地获得了冠军,她当时所跳的舞蹈就是宇宙毁灭之舞。
直到现在,顾苏苏都还清晰地记得那天的舞台。
  光华流离的旋转灯归隐成寂寞的光圈,明艳的舞台顿时静谧了下来。
轻曼的音乐里似乎含着幽怨的情丝,在明亮的光圈里蔓延出一条忧伤的河流,印度蔓纱背后的唐绣身若轻燕,在旋律的高潮中舞去了红色面纱,那张精致的桃花脸成为了顾苏苏一生的烙印。
  因为那次表演,是顾苏苏最后一次见到唐绣。
  荣获韩城舞蹈大赛的冠军后,唐绣为家庭带来了巨大的财富,而肖家的不菲待遇更成为她未来的砝码。
后来等到顾苏苏再次回家的时候,唐绣一家已经搬出了那个破落的小院子,只剩下一扇孤寂的木门,在空荡的时光里吱嘎作响。
  那个寂寞的响声,和着唐绣断断续续的信件,伴随了顾苏苏余下来的高中时光。
她总是逐字逐句地念着唐绣的文字,仿佛看到了肖家的繁华美景,还有文字背后的温柔男子。
  所以,顾苏苏是那么迫切地想要长大,长成如唐绣一般的美丽模样,可以参加韩城舞蹈大赛,成为韩城舞蹈大赛的冠军。
  此时此刻,顾苏苏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算不算韩城舞蹈大赛的冠军。
因为若不是安末的死亡,她不会得到冠军的殊荣,并且进入到肖家。
但是更让她心情复杂的是,如果真的到了肖家,还能再见到唐绣吗?  因为在三年前,唐绣写了最后一封信给她,里面说:苏苏,我离开了。
  仅仅六个字,让顾苏苏至今都无法忘怀。
  唐绣的离开,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后来,顾苏苏不知给唐绣写过多少封信,都被无情地退了回来,她甚至还辗转打听到了唐绣的住所,却不料唐家一听到唐绣的名字,便怒气冲冲地责骂道:“这个不孝之女,被肖家安排到美国了。
只留下了一笔钱,说要跟我们断绝关系,以后跟我们再无任何血缘关系了。
”  顾苏苏始终都不明白,唐绣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决绝呢?后来,她总是不断地问着妈妈,关于唐绣的离开。
  妈妈想了很久,才若有所思地回答,唐绣已经被金钱掩埋,不再是当初那个总待在院子里,陪她玩泥巴过家家的女孩了,繁华诱惑唐绣摆脱曾经贫穷的标签,甚至不惜放弃了言行粗俗的父母。
  如今,顾苏苏也要去肖家了。
那个曾经被唐绣描绘得流光四射的地方,是否也会改变她的一生呢?  自然,还有人会产生忧患意识,还有卑微的心结。
  那就是沈流白。
他亦与顾苏苏生活在同一所院子里,只不过他搬来的时候,唐绣已经离开半年多了。
似乎是在唐绣失去音讯的那年,顾苏苏开始和沈流白谈恋爱。
他是内外兼修的男孩,在人际关系上做得很好,内在却有着温文尔雅的气质。
  身为韩城舞蹈大赛冠军的顾苏苏,自然已经今非昔比了。
光是那笔冠军奖金,都足以打败贫穷的沈流白,让他低到尘埃里去。
  后来,沈流白试探着问她:“苏苏,你真的要去肖家吗?”  顾苏苏知道,他是怕她经受不住繁华的诱惑,最终会离开他。
其实她也害怕,以后会跟唐绣一样,在金钱中迷失了自我。
但是此刻的她,却只能无奈地摊开双手,叹息着说:“流白,你知道的,我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
”  是的,顾苏苏必须得去肖家。
她的父亲为了让她读舞蹈学院,去年借钱买了一辆大货车跑运输,却不料在车祸中身亡。
整整三十万的外债,是工资低微的母亲难以偿还的,而如果她去了肖家的话,一切金钱的问题便解决了。
  沈流白终于不再言语了,只是低垂着头颅,安静地摁灭了一支未抽完的香烟。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四学生,生活条件亦处于艰难中,无力解决顾苏苏的问题。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沈流白才再开口:“苏苏,请记得,我会爱你到永远。
”  5  纵然有再美丽的过去,都抵不过死亡的摧残。
  似乎在安末死亡之后,没人再记起舞台上的她曾经是多么光彩!他们纷纷议论的,总是她死亡时的惨状,还有失去冠军的惋惜。
  在沈流白的悉心照顾下,顾苏苏逐渐忘记了那段恐惧的回忆,又能跳出美丽缤纷的舞蹈。
而且,按照参赛合约的规定,她即将前往肖家担任舞蹈老师了。
  韩城大学在城北郊外,而肖家别墅在城南郊外。
从韩城大学到肖家别墅,需要足足两个小时的车程。
  幸好已经是大四了,顾苏苏不必每天待在学校,况且肖家已经通知说会安排住宿。
而最为难过的人,应该是沈流白了吧。
他再也不能和以前一样,时刻陪伴在顾苏苏的身边,所以在送别的路上,他们大段大段地沉默着。
  顾苏苏刚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夏小悦正站在不远处,便上前欢喜地说:“小悦,好久没见过你了。
听说你爸爸准备给你投资,开一间美容院呢,真是羡慕你啊!”  夏小悦并没有回答,只是目不转睛地望着顾苏苏,里面有一种震慑人心的阴冷。
  大概过了三分钟时间,夏小悦的表情才有所变化,一字一顿地说:“苏苏,过了这么久,警察都还没有查清楚安末的案子。
但是我突然有一个想法,安末的死亡,应该对你最有好处吧。
所以根本是你,利用了我的手,帮你杀害了安末!”  那语气阴冷到斩钉截铁,令人几乎无从反驳。
  顾苏苏懵了,踉跄着连连后退。
  幸好沈流白反应迅速,紧紧揽住了顾苏苏的肩膀,走上前辩驳道:“夏小悦,如果你真的有这个想法,请你立刻告诉警察。
警察会查清楚一切事情的真相,不需要你到这里来当侦探专家!”  没有等夏小悦再说话,沈流白便拉着顾苏苏的手,头也不回地往车站站牌走去。
  然而,夏小悦仍旧心有不甘,声嘶竭力地喊道:“顾苏苏,你知道为什么肖家规定,每个舞蹈冠军只能在肖家待一年吗?因为,肖家根本是令人恐惧的地方。
那些舞蹈冠军,其实都已被折磨而死了!你会有报应的,你将会为你所做的杀戮,付出沉重的代价!”  这句话,刚好刺痛了顾苏苏的心。
她不禁仔细思考起来,唐绣真的是一个孝顺的孩子,从小她就说,如果以后赚了钱,会让父母住上楼房,过上富有的生活。
所以在成为韩城舞蹈大赛的冠军之后,她第一时间就把父母接到了新买的楼房里。
可是两年之后,她为什么只留下了大笔的钱,而狠心抛弃了父母呢?  难道夏小悦的话,都是真的吗?  那就是说,唐绣其实已经死了!  顾苏苏会如此怀疑,自然是有原因的。
  因为夏母是著名的化妆造型师,曾经一直担任韩城舞蹈大赛的化妆师,而夏小悦便是借着母亲的光,也成为了大赛的化妆师,那么她家肯定跟肖家有所来往。
  可是转念一想,肖家在韩城是有头有脸的家族,根本没理由将舞蹈冠军折磨而死啊,或许只是夏小悦的气话吧。
  沈流白很固执,坚持要送顾苏苏到肖家。
  顾苏苏知道沈流白对她的疼爱,可他正在市区的报社实习,正是将工作转正的奋斗阶段,不能因为自己耽误了工作。
她不惜以分手为要挟,让沈流白打消了念头。
  无奈之下,沈流白只好拍了拍她的脸颊,怜爱着说:“那算了吧。
不过肖家是韩城的富商,肯定有些自家的规矩。
如果你在那里受委屈待不下去了,就马上给我打电话,我一定会带你离开的。
”  顾苏苏甜蜜地笑了,虽然心里确实有些紧张,还是故作轻松地说:“流白,你以为我是‘小丫环进皇宫’吗?我可是去当肖家千金的舞蹈老师,怎么着也算是“公主”的老师,他们怎么可能让我受委屈啊?”  听了这句话,沈流白才安心地下了车。
  顾苏苏望着车窗外的他,挥舞着手臂说:“你快去报社吧,再晚就要迟到了!你放心吧,我会跟肖家说学校有事,不能够在那里住宿的。
那样,我还是可以每天回学校,我们还是能天天见面的。
”  直到公交车开远,沈流白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顾苏苏望着那片温暖的背影,眼泪都快掉落了下来。
但是在收回眼神的瞬间,她突然又看到,夏小悦正开着一辆Q版奇瑞车,缓缓行驶在她所在汽车的旁边。
  紧闭的黑色车窗里,顾苏苏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却清晰地感觉到,她脸庞里充满了阴冷的忧伤,嘴角扬起了悲凉的弧度。

图书封面


    学园少女事件簿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条)

 
 

  •     因为爱,展开了一场场杀戮。
    因为爱,造成了这场悲剧。
    因为爱,所有的人都没法放下包袱。
    这样爱的沉重,爱的扭曲,到底是对还是错?
  •     真的听挺好看的
 

青春文学类PDF/TXT下载,悬疑/惊悚PDF/TXT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