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天神记之空色勾玉

所属分类:玄幻/新武侠/魔幻/科幻  
出版时间:2008-1   出版时间:广西师大   作者:获原规子   页数:297   译者:辛如意  
Tag标签:奇幻,日本,小说,日本文学,奇幻小说,神话,文学  

前言

  “破天神记”三部曲唤起了我对留日生活的深切怀想,当时由于后期课业繁忙,每日在名古屋的小居里朝午夕勤向电脑问安,即使喜欢日本古代传奇的相关小说,也少有时间找到有缘的作品细细品味。最初“勾玉”这两字映入眼底时,只联想到古老传说中众神聚集的出云大社里,藏着墨绿色的兽牙勾玉,那份上古人尊崇自然力量的热情和活力,似乎也传递给我这个虚渺的现代人,因此断续开始了勾玉三作的奇幻旅程。  《空色勾玉》是我接触这系列的第一本书,即使此书的初版时代已相当长远,仍可感受到作者当时对创作的强烈意念。荻原规子于一九八八年发表此作初试啼声,甫问世即备受瞩目,也因此获得“日本文学者协会新人奖”的殊荣,不久本书也受到了美国出版界的青睐,有英译本(英译标题:Dragon Sword and Wind Child)的出版及介绍,在日本国内成为盛极一时的话题。《空色勾玉》的故事构思及呈现,可说是几经淘研琢磨,我在阅读时仿佛感受到澄澈的玉响起伏胸臆,为作者不时的神来之笔而深受感动,直呼是一部不可思议的作品。

内容概要

混沌未开之前,辉神和暗神是一对神仙爱侣,但在开天辟地时出现差错,暗神为火神毁容,锁入冥域。辉神爱妻心切,进入冥域搭救妻子,发现妻子美貌不再,仓皇逃避,从此夫妻结下宿怨。时日推移,辉神懊悔日无情,设计和妻子重燃旧爱,派出自己的孩子照日王、月代王和风少年稚羽矢姐弟三人来建立真幻邦,并统兵出击暗神建立的丰苇原,借此毁灭人世间,重归混沌,再让时光倒流,使辉神、暗神恩爱如旧。然而事件的发展没有按照神意进行,暗族美少女狭也本系水少女转世,一次偶然的机会为月代王看上,带进宫中,想立为妃子,但狭也很快就发现她无法改变月代王与照日王姐弟之恋的格局。在宫中,狭也遇到被兄姐关入空室的王子稚羽矢,二人合力得到火蛇剑的帮助,逃出王宫,回到率苇原,从而汇合暗族诸王与真幻邦决战。在战争的岁月里,一心向往辉族青春完美的狭也爱上了稚羽矢。她在身亡前把暗族的神器勾玉送给了稚羽矢。稚羽矢发现自己也爱上了狭也,便吞下勾玉,进入暗域搭救所爱,重缔空色传奇。  光与暗、生与死、伤痛与宽恕,一段超越生死的命运之恋。

作者简介

荻原规子,生于东京,早稻田大学教育学系国语国文学科毕业。日本奇幻文学名家,以《空色勾玉》出道。这本以古代日本为舞台背景的奇幻文学出版后立刻使话题沸腾,随即获得美国出版界的青睐,发行英译版得到高度评价,畅销连年,成为日本奇幻文学的经典代表作。荻原规子的作品情节想象奇特,人物命运回环跌宕,文笔瑰丽抒情,东瀛特殊之美聚于一身,作品多次获奖,《空色勾玉》获日本文学者协会新人赏,《薄红天女》获赤鸟文学赏,《风神秘抄》同时获日本文学者协会赏、产经青少年出版文化JR赏、小学馆青少年出版文化赏。

书籍目录

译者序主要人物介绍第一章
水少女第二章
辉宫第三章
稚羽矢第四章
乱第五章
影第六章
土器改版后记

章节摘录

  1  梦里,狭也总是六岁。
  在漆黑的远方尽头正窜升着火舌,唯独那里可以看见炙灼的天空。
狭也在这世上真正能拥有、遇到挫折逃回来时,总是温柔接纳自己的所有东西,此时此刻都被火恶意燃烧着。
暖烘烘的炉畔……弥漫着火锅及家人体肤气息的狭窄房间……自己专用的木碗……衣裙稀疏的缝线底下透出柔软又温暖的膝盖……这一切的一切都在火海中恣意燃烧。
  于是,小女孩逃到离村很远的沼地,但却没有任何帮助她的人出现,眼看着已无处可去了,她只好蹲在干枯的芦苇丛里,任恐惧紧掐着喉头,连哭都不敢哭一声地瑟缩成一团。
  夜里的沼地弥漫着浓浊的泥味及死蛙的尸臭,让怯生生的小女孩吓得胆战心惊。
地面湿漉漉一片,久蹲的脚趾边土中开始渗出一塘浅洼来。
曾几何时屁股也被水沾湿,冷飕飕的真是狼狈透顶。
即使如此,她也根本无法离开这里,因为在芦苇叶穗的正前方,有好几只鬼四下徘徊搜寻着自己。
  狭也从叶穗底下借着死白的微光能看到牠们的长相,这才惊觉牠们是分散各处的五只高大妖怪。
虽然现在牠们还没发现自己,可或许下一刻就会突然拨开芦苇丛,嘶吼着逮到猎物了。
一想到这里,她便觉得了无生趣,与其忍受等待的心力交瘁,倒不如干脆让鬼找到自己还好过些。
  群鬼看似忽左忽右,永远徘徊不去。
流淌浓黑如墨的沼泽水中,映照着从鬼身上散发的青白幽光,就像寂寥的虫儿滑过水面一样。
  忽然间狭也惊觉到周遭情景倏地一变,这次是在一间宽敞的屋里,桧木建造的宏伟圆柱并排罗列,浮现鲜艳木纹的回廊一直朝里侧无限延伸。
廊上悬挂的铁灯笼中火炬辉煌闪烁,燃烧的火焰明快地映入眼底,将黑暗一扫而空。
到头来她不知怎地脱离了猛鬼的爪牙,逃进了这座广大的宫殿。
但,令人胆怯的是这里也同样没半个人影。
狭也仰望挑高的天井,再低头瞧瞧自己的赤脚,决心前往宫中深处一探究竟。
  狭也穿过数根圆柱时,发出声响的只有自己的脚步及爆裂的火炬,晃动的只有自己通过灯笼旁的身影。
然而就在终于走完回廊时,她看见尽头处出现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
这房间的壁上,如同祭坛般供着蓊郁的墨绿色杨桐枝,而在刺目白币帛作装饰的桧木祭坛前,端坐着一个身影。
  乍看一眼,狭也就认出那人身上的纯白衣裳是巫女身分的装束,虽然瞧不见那名女子的脸庞,却直觉认为她是位秀色美人。
雪白的裙缘如扇流散四处,纤细的背影,彷佛沉浸于光韵中;长长的乌丝黝润亮丽,在头与肩上散放光泽,像飞瀑般流泻至地。
然而,狭也却没来由地忐忑不安起来。
当她踌躇不决,慌忙回看自己的脚边,发现那道拉长的黑影时,剎那间对自己为何不安恍然大悟。
  这个巫女没有影子!  狭也惊觉自己是一只自投罗网的兔子,原本打算逃脱狐掌,却又继而掉入陷阱。
她想要嘶喊,却发觉喊不出声,这更让人恐惧到了极点。
  求求妳,别回头!  绝对不可看到巫女的面容,这是禁忌!如果看到的话,必会发生令人毛骨悚然的事,到时想阻止也来不及。
不能看她。
然而,狭也既无法闭上眼,亦不能转移目光。
  别回头,不然会被鬼吃了!  就在深陷绝望的狭也面前,前刻还像雕像般端坐如仪的巫女,此时正缓缓转过身。
浏海微微飘动着……开始看到一点侧脸……接着是眼眸……然后是目光……  我会被鬼吃了!  狭也蓦然惊醒,身上汗如雨下,一股寒气正摩挲着她的脸颊。
看样子,好像是被子将自己的头给蒙住了。
四下仍一片幽暗,西侧小窗还残留着星屑。
睡在身旁的母亲翻身过来,含糊问着狭也到底怎么回事,父亲依旧不断轻轻打着小鼾。
  “没什么,我有点睡迷糊了。
”狭也小声说,庆幸自己没有发出尖叫,接着又拉起被子,在枕上以手支头。
  “又做了那个梦吗?”  “才不是呢。
”  狭也不禁反驳母亲。
从小,她就时常在嚎啕哭喊中惊醒,不过正好在最近,狭也与母亲谈到如今既然长大,梦魇也该不会再出现了。
其实,这不过是个谎言罢了。
愈成长,梦境中的细节就更加深刻鲜明,更加无情地蛊惑着她。
  凡事想得开的狭也,唯一的弱点就是会做这个恶梦。
她既非羽柴出身,年迈的双亲也不是亲生父母,这些迫于无奈的记忆总是三番两次折磨着她,即使明明不晓得曾在沼地旁有个家,即使她连亲生父母的脸孔也忘得一乾二净……  狭也烦躁地拨起一绺发丝,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想哭是出于她恼怒自己还一直做着这个梦。
  今年我已十五了,在这个村落生活的岁月,早远远超过在故乡度过的时光。
照理来说,我应该想不起在别处的生活才对。
狭也心有不甘地想道。
片刻前,那个在沼地里手足无措的傻丫头,究竟是何方神圣?那可不是我,绝不是我!孤伶伶的我可是死里逃生,像现在这样遇见了养父和养母呢。
  死里逃生这件事其实早就不复记忆,事情的始末也是狭也后来听人说起的,听说在她濒临饿死之际,刚巧碰上到山里来的乙彦等人,才挽回了一条小命。
在她持续高烧不退的几天里,大慈大悲的御神将小女孩遍尝的种种苦痛一手拂拭而净。
因此,狭也即使知道自己是遭东方血战逼迫才逃来此地,却几乎没有感同身受的痛苦。
  东方——战地已成为远乡——那里现在仍有原住民的氏族不屑朝拜高光辉大御神,与身为神子的照日王及月代王的征讨军大动干戈。
但那场战争对狭也而言毕竟事不关己。
羽柴乡早在上上代的族长在位时就接受真幻邦的统治,于镇守的森林中为其建造神社,祭祀高光辉大御神神灵所在的铜镜。
而神的回礼,就是让乡民丰穰及太平,得以日日安居乐业。
  只要在这里,我就能获得神镜的庇佑,谅那群鬼也不敢闯来。
不过,为什么梦里的女孩,无法来到这个安全地带呢?  顷刻间,狭也又对梦里的猛鬼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惧,魅影幢幢的异象在脑海中愈来愈鲜明。
她躲在被窝里浑身打颤,对自己此刻已从梦里醒来,觉得实在感谢。
这床被子、这间茅屋、还有在羽柴此地的狭也,才是真正的狭也。
她将在此处生活并长大成人,然后选个好归宿、照料双亲。
都十五岁了,这些事也离自己不远了……  然而,在狭也内心一隅,也微微察觉到一件事:只要梦中的女孩继续逃避着鬼,那么自己也将跟着逃避下去。
可是这该如何是好?是不是干脆让鬼给大口吞了一了百了?——这个梦究竟象征什么?对狭也而言,实在是个解也解不开的谜。
  川雾散尽,天气清朗如碧。
洒泻的阳光逗耍着河水,滟潋的水波粼粼展开金银色的纹彩,川原上温润的石块不经意地散放出锐利的石英光芒。
洗涤衣物的女孩们一大早聚集在一起彼此寒暄,七嘴八舌谈论着日照正高。
此时乡民穿的衣衫虽然还是蓝染的靛青或粟染的茶色冬衣,但对岸山崖上青叶嫩润,山杜鹃已遍染一片赭红。
夏天即将来临了。
伸手穿过新上身的白麻衣衫袖子,换季更衣的日子也近在咫尺了。
  “早安。
”  狭也抱着衣篮走下川原站定脚步时,姊妹淘们大概都到齐了。
  “早安,狭也,别独自烦恼了,告诉我们妳心痛的原因吧。
”  劈头就受到大家质问,让狭也一头雾水。
少女们在灿烂的阳光返照中,从早就像年幼的香鱼般活力充沛,竞相寻找逗乐子的饵食。
  “什么事呀?”  “妳再隐瞒也没用,瞧妳今早走路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让妳心神不宁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名字说来给大家听听吧。
”狭也听完不禁为之语塞,但即使这样也足以让大家笑得乐不可支了。
  “不是啦,我只是做了恶梦而已。
”  “做梦?那好那好,我来替妳祈个福、消个灾就会没事。
所谓『徒梦枉然』,可别钻牛角尖喔。
愈是往坏处想,坏事愈缠着妳哟。
”  “什么样的梦呢?我可以占卜帮妳把恶梦变好,就说说看嘛。
”  “不——行。
”狭也从衣篮里取出衣物浸在河水中清洗起来,并不搭理她们的追问。
唯有这个梦,狭也不想让它沦为大家嚼舌根的话柄。
  “真没想到狭也口风这么紧。
”邻家的女孩说。
“在我们当中还不知道对唱山歌的对象是谁的,就只剩狭也了。
”  “对啊对啊,所以我们才发誓要一齐找出狭也的心上人嘛。
”  下次的满月之夜即将举行山歌盛会一事,已成为少女们每次相聚时的必谈话题,这原本也是无可厚非。
盛会当天除了老人小孩以外,乡里的村民们会纷纷登上近郊的最高峰——井筑山,在山腰上的原野彻夜焚起篝火,然后发上配戴花饰的民众将在那载歌载舞。
男子们怀里将暗藏小小的献礼——发梳、饰玉、小盒子等等,目的是为了送给对唱答歌的女子。
这是一桩仪式,也是一种鼓舞人心的开放式祭典。
尤其对情窦初开的男女而言,这项活动也是情感交融最重要的关键。
在山歌庆典会上交换情歌,实际上就是互许终身的前奏。
  “你们竟然不知道我的心上人?大家也未免太少根筋了吧。
”狭也说。
“那就从我的眼神举止来猜猜看如何?”  少女们兴致高昂起来,一下子就蹦出十几个可能人选的名字。
  “可惜,全错了。
”狭也笑了起来,又恢复到平日的促狭性格,她内心盘算着要将这群年轻女伴们掀起的活泼气氛,一古脑儿赶得烟消云散才够意思。
于是狭也掩着口,悄声说:“是月代王。
”立刻就有几只手伸出来打狭也好几下。
  “狭也好贼喔。
”  “会遭天谴的。
”  “不管怎么说,月代王是不可能来参加山歌会的嘛。
”  狭也护着被东拉西扯的头发,边说:“我不知道啦,不是有人说神明会降临观赏山歌之誓吗?说不定神子也会现身大会呢。
”  “月代王要是参加所有丰苇原中之国举行的山歌会,岂不会分身乏术吗?”  “何况月代王现在正在指挥作战呢。
”  “而且还身穿一袭银盔甲。
”狭也梦呓般说道。
“就算能见一眼也好,我真想亲睹月代王的风采。
神子之美不是犹胜满月吗?如果月代王真的亲临这片土地,那岂不是再好不过了?”  “狭也说的倒像是巫女说的话。
难道妳想为辉神守节,一辈子不嫁?”  “我们都不过是一群村姑而已,才不会为了神镜里的神灵牺牲奉献呢。
”  狭也笑起来。
“对呀,怎么可能,我是独生女,不找个丈夫可不行。
”  “就是啊,梦终归是梦。
”  然而,明明心想要认清现实,狭也却压根没把挑选丈夫这件事认真思考过。
虽然少年郎有一箩筐,但能做自己夫婿的人选,在脑海里却连一个都想不起。
这在姊妹淘中简直被视为天方夜谭,狭也为此突然难为情起来。
  “如果找不到丈夫,到时就请求巫女收留我当个婢女使唤好了。
”狭也话才出口,周围的友人们又一口咬定:  “果然狭也今早有点反常喔,是失恋对吧?一定没错……”  就在大家又开始瞎起哄时,下游处传来一阵怒斥声。
那里是较年长的妇女聚集之处,其中一名妇人指着河面高声道:  “妳们不要只会闲聊,好好专心洗衣服!就是这么丢三落四的,看啊,东西不是被水冲走了吗?”  少女们同时回过头去,顺着妇女所指的浅滩上,只见一条萌黄色的柔细饰绳,正如灵蛇般蜿蜒滑向下游。
狭也连忙一跃而起。
  “糟糕,那是我的。
”  狭也毫不犹豫地将衣襬卷至大腿,丝毫不睬年长妇人们一副败给她了的表情,一下水后就大胆律动着双腿,径自追随细绳而去。
少女们目送她勇气可嘉的姿态,面面相觑,噗哧笑了出来。
  “瞧她的举动,光要在神社当差就很难了。
”  原以为立刻能拾起的黄饰绳,想不到竞完全不与岩石或水草纠结,滴溜溜地随波逐流,与紧追在后的狭也渐行渐远。
对村里的女孩而言,染色饰绳可是一项贵重的奢侈品,狭也绝不想失去它。
  水流虽然浅不及膝,河床上却乱石松动,稍不留神就会踏空。
然而身手灵活算是狭也的长处之一,因此她并不怕踩空跌倒,只是一个劲儿蹬着起舞般敏捷的脚步,飞溅着银水花横渡清流而去。
狭也的这种姿态,宛如野性奔放的幼兽。
扎成一束的及腰长发,像是快活的尾巴在背脊上跳跃。
  在情窦初开的少女中,狭也算是体型纤瘦,但从身上穿的靛青色庄稼服里伸出来的手脚,却显得健康结实,一副看起来吃苦耐劳的模样。
小巧的鹅蛋脸上闪动着情感丰富的明眸,她的容貌虽引人侧目,却又予人一种飘忽且捉摸不定的印象。
不过狭也看似爽朗奔放,其实却潜藏着处世伶俐的机警,这种特质若是心思细腻的人就会感觉出来。
她会拥有这样的个性,是源于身为养女的成长经验得来的智能。
她了解在长辈面前必须拘谨有礼,并且不要自以为是地大露锋芒。
  因此,也有大人相信狭也是个灵淑婉约的难得女孩,但另一方面,村里的调皮鬼至今仍津津乐道着狭也当孩子王时的惊人壮举。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都属于她,而且两种脸孔的后面都存在着一个不安定、容易寂寞、总是追求归属的狭也,这种心境也只有当事人才明白。
  河川边吟唱边绕过突张的岩石岸旁,蜿蜒流向嫩草茂盛的行船水路。
狭也穿过岩石暗处后,不禁为眼前所见光景惊讶得停下脚步。
原来她在专心追逐饰绳时,不知不觉来到了河川下游的渡河跳石。
而且有个人正在渡河的半途中弯下身子,想捡起那条黄色饰绳。
  这个人看来比狭也小了两三岁,是名矮个子少年。
然而狭也一时之间无法出声和少年打招呼,因为他那袭诡异的装扮,是在这个村落前所未见的。
  只瞧他全身上下是褪色且短得可以的黑衣,脚上是毛皮绑腿和皮履,背上还挂着菅草编的斗笠。
而且在看似穿旧了的粗衣上,配着一串完全不相称的赤石首饰。
狭也从未见过这名男孩。
  少年挺起弯下的身子,一手拈着湿漉漉的饰绳,直勾勾紧盯着狭也不放。
那一头像是从未梳理过的杂毛乱发底下,有着小狗般桀骜不驯的脸孔。
他像是发现什么罕见东西似的,凝视着以手按住卷起的衣摆、河水早已浸湿及膝的狭也,然后冲着她放肆笑道:  “这条饰绳是你的最想要的话就上来拿呀。
”  少年拿着水滴直淌的饰绳,从渡河跳石上飞跃而过,迅速跑向右手边的河堤上。
狭也一时火大起来,立刻大步跨过跳石紧迫而去。
  “还我,你拿它要做什么?”  狭也正伸手想逮住他的肩膀,黑衣少年却抢先回过头来,脸上带着有趣的表情,仿佛毫不在意狭也气鼓鼓的模样。
长期与顽皮鬼周旋的狭也,随即领悟到这个男孩非同小可,而且还正如她所料,几乎就在同时,她发现少年身后有三位紧随在旁的高大男性。
他们的存在,让狭也望之却步。

编辑推荐

  世界奇幻文学的顶之作,风靡东洋、西洋。  神祇漫步的古老日本,光与影,生与死,伤痛与宽恕,一段超越生死的命运之恋。  “破天神记”系列是世界奇幻文学的圣典,共三种:《空色勾玉》《白鸟异传》《薄红天女》。作者是日本当代杰出的奇幻文学作家荻原规子。该作问世后风靡日本,影响极为巨大,欧美引进之后即高居各类畅销书榜首,公认为足奇幻文学的顶尖级作品,能与《哈里波特》比拼发行数的作品。该系列中文简体版权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重金购得,将陆续出版。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奇幻,日本,小说,日本文学,奇幻小说,神话,文学


    破天神记之空色勾玉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4条)

 
 

  •     雖然有人說喜歡十二國記的讀者應該會喜歡看這本,不過我覺得這句話只會讓人希望落空。它們的共通之處只是因為大家都是奇幻小說。比較十二國記,這本書偏向愛情方面發展,很美麗,亦很動人。
  •     还好估计日文版的会好一些
  •     虽然是五折买的,不过第二天就看到变为四折了,郁闷,另外一套三本书,只有一本新一点,另外两本,明显是旧的,还有点脏,心里不太舒服,如果是因为旧书打折至少应该说明一下
  •     磨皮的
  •     可以看到了解自我的一扇窗。,内容还没细看
  •     好像不太适合一点都不会的人。,让你学会做人
  •     他买的,他一向很喜欢东野圭吾
  •     我想每个宝宝都会喜欢一本藏猫猫的书,店铺的水准很低
  •     很恐怖,女儿听了好几遍
  •     为了培养孩子跟爸爸的感情买的,很美!终于到手了:)
  •     许多简短侦探小故事的集合,画风很好
  •     梦幻般的枯山水。,很有日本小说特有的那种味道
  •     我感觉挺有用的。,大前研一的书很不错
  •     不知道是天生对软件以及电脑知识的排斥还是真的没有看懂,对日本感兴趣的动漫党去看看
  •     里面花式很漂亮,不过太罗嗦了
  •     是一本了解京都不错的书。,书的质量都挺好的。
  •     看起来很诱人,介绍了很多方法
  •     很有异国风情的鬼怪书,有点可惜。
  •     这本书很详细的写了地铁是如何修的,看着很舒服。虽然刚开始的几年题的词汇有点超纲但是还是很有帮助的。
  •     详细介绍了日本旅游的种种,深入解读弹丸之地成为书之大国的奥秘
  •     有点粗制滥造的感觉,非常不值得一读。内容太少
  •     让宝宝知道每个人都会有他的优点。,在地铁里读的。
  •     一个字“顶”。,不过要很用心的去读呀!
  •     一如既往地引人入胜,一本充满童趣的书
 

青春文学类PDF/TXT下载,玄幻/新武侠/魔幻/科幻PDF/TXT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