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舒赋

所属分类:爱情/情感  
出版时间:2008-06   出版时间:朝华出版社   作者:醉颖琉璃   页数:379  
Tag标签:穿越,小说,言情,古代,架空历史,宫廷,架空  

内容概要

  她,不过是和亲公主的侍女  却背负着刺杀敌国皇帝的使命  她,极力在深宫之中隐藏自己  却仍旧惹来了皇帝的注意和将军的垂青  她,本以为自己是北魏的孤儿  却发现,真相并不像自己一直坚信的那样……  尔虞我诈的后宫争斗,进退两难的爱恨纠葛  她将如何面对这一切宿怨纷争?

作者简介

  醉颖琉璃,金牛座的散漫性格,唯对写作情有独钟。喜爱文字,在各式各样小说的薰陶中成长。喜欢天马行空地写字,喜欢记下温温融融的感情……

书籍目录

第一章 命数第二章 侍寝第三章 喜脉第四章 陷害第五章 长歌第六章 蓖麻第七章 刺杀第八章 生隙第九章 人情第十章 请求第十一章 蛇毒第十二章 解毒第十三章 埋恩怨第十四章 谁主使第十五章 芙箩舟第十六章 我等你第十七章 心事乱第十八章 狩猎谷第十九章 情愫生第二十章 判谋乱第二十一章 厌胜第二十二章 圣旨第二十三章 失踪第二十四章 重生第二十五章 阴谋第二十六章 身世第二十七章 打探第二十八章 叛乱第二十九章 回宫第三十章 除害第三十一章 认母第三十二章 离宫第三十三章 阳碍第三十四章 逃避第三十五章 同行第三十六章 还乡第三十七章 烽火重燃第三十八章 惊变第三十九章 失忆终章 佳偶终成

章节摘录

  第一章
命数  运河上,数十条系着红绸的大船,慢慢地驶近越国都城,会稽。
  云舒站在船舱里,透过小小的窗子,看外面的景象。
已经临近港口,人顿时变得多起来,密密麻麻地围在四周,想来都在猜测这位从北魏前来大越和亲的公主到达时究竟会是怎样的场面。
  她幽幽叹息,回过头来看了看冰尘。
  冰尘是北魏国的三公主,连年的战争,越国的咄咄逼人,使得他们无可奈何地做出了退让——和亲。
  冰尘穿一袭广袖红装,长裙拖地,上面用薄如蝉翼的轻纱点缀,微抬手臂时,整个袖子便滑下来,露出凝脂般的玉臂。
腕上一对龙凤镯,金灿灿的;雪白的脖子上戴着金色琉璃璎络,她梳飞凤髻,髻后一轮弯月金饰,下面垂了密密的流苏。
额前一粒深红色的宝石,闪闪发光。
  她此时显得有些无助,一直绞着裙角,云舒安抚她道:“公主,不要怕,很快就到了。
”  “嗯。
”她幽幽地回答。
等待她们的,也不知道会是什么!  不久,船慢慢靠岸了。
一顶带红色鸾凤图案的轿子就停在舱内,这时北魏跟来的喜娘进来道:“公主,请戴凤冠披霞帔,上轿了。
”  冰尘越发紧张起来。
云舒利落地帮她整理好凤冠霞帔,然后牵她上轿。
  公主今日真美!云舒自心底赞叹。
这般好样貌,到了宫里,不知道要成为多少人的眼中钉了。
她下意识地看了看铜镜,确认自己并无出彩之处,方才放了心。
  在宫中,长得太漂亮的宫女终究是“风流灵巧招人怨”,想攀高枝,却多半会落得悲惨下场。
所以像她这样在脸上抹了些许石黛,易了容,装束得平平淡淡倒好。
  此时她扶着轿子,喜娘一声“起”,几名小太监便抬起轿子,往大越皇宫的方向去了。
  云舒悄悄地打量着四周。
  密密麻麻的人群围在四周看着他们,她脸颊微红起来,好在,队伍里有那样多的人,光是公主陪嫁过来的宫女,就有八十人。
虽说这些人终究不能全数服侍公主,但也是为了给她撑面子。
她们到了宫中,除了云舒等少数几人,其他将要编入越国的后宫之中。
  云舒打量着会稽的建筑。
这里与北魏并无太大不同,人们的衣衫服饰,也无太大出入。
她轻轻叹口气,唯一不同的,只是她们不在自己的国土而已。
  不久,轿子便到宫门了,十丈高的宫墙,下面两扇巨大的红色大门。
云舒此时忍不住伤感起来,从另一个皇宫到这一个,越过这道红色大门,过的还是一样钩心斗角的日子!  有太监宫女迎出来,脸上并不热络,不咸不淡地宣旨道:“皇上有旨,封冰尘为侍御,赐住晨霞宫瑞雪阁  。
  说着有人领他们往瑞雪阁去。
瑞雪阁没有特殊装饰,没有一点新房的样子。
  云舒扶着冰尘进了屋子,帮她把凤冠霞帔取了下来。
在皇宫之中,除了皇后大婚时会这样隆重地穿戴之外,别的妃嫔,皆是侍寝之后,就封位份了。
冰尘身份比较特殊,虽然是和亲,但仍旧是一位公主,这些礼仪免不得的。
  冰尘看着云舒忙忙碌碌地开始为她铺床,“刚刚那公公说封为侍御,那是什么位份?”  云舒愣了一下,半晌才说:“奴婢说了公主别伤心,侍御是越国后宫最低等的妃嫔。
”  冰尘很明显地颤了颤。
她抬起头来,“一个公主,只能得到这样的位份吗?”  “公主,小声点儿。
”云舒小声道,“这里,不是我们北魏。
既然是和亲来的,难免在身份上面要比她们低些。
”  冰尘不语了。
好久她方道:“那他,想必今日也不会来吧?”她说的时候有些紧张,脸甚至涨红了。
  “奴婢不知。
”云舒低头说道。
“他”,分明就是越国皇帝韩霁。
  冰尘拉过她的手,“舒儿,你还记得吗?你曾经说过,让我性格圆滑一点,要八面玲珑,要善于拉拢人心。
那时我不屑,而你说:‘万一嫁入皇宫呢?’现在想来,你好像是个先知,仿佛已经知道了我会嫁到越国来。
”  云舒笑着摇了摇头,“公主,若是舒儿真有那般能耐,早就扭转历史了,又怎么会让你嫁到皇宫这样的地方来!”  冰尘笑得凄然,“看来你也对皇宫深恶痛绝。
”  “嗯。
”  冰尘伸展了一下腰肢,“连日赶路,真是累了!我们准备下歇息吧,反正皇上今晚也不会来。
”  “嫁妆,当真有十里那么长呢。
带来的宫女也多。
”  锦绣宫里,青衣一边帮躺在美人椅上的华昭仪捶腿,一边道。
  华昭仪睡眼惺忪,懒散地说:“什么嫁妆,那是进贡给我们越国的。
”  “是。
”青衣垂下头,“刚刚奴婢跑过去远远地看了几眼,真是长得像仙人一样——”突地,她被人推到了地上,顿觉失言,忙对华昭仪叩头道,“娘娘恕罪,奴婢嘴拙……”  华昭仪冷哼了哼,“这么喜欢,不如你去服侍她啊!”  青衣忙叩头不已,“奴婢不敢!奴婢知错!”  “凭她有多美,也只封得了一个侍御!这辈子估计见皇上一次面的机会也没有的。
”  “是,是,”青衣惊惶的脸上挤出笑意来,“她纵然美,也不及娘娘丝毫。
尤其娘娘现在圣眷在身,往后恩宠也会更加隆盛。
这些是其他妃嫔们怎样羡慕也得不来的呢。
”  昭仪又躺回美人椅,懒得理会她不知修饰的奉承。
青衣见她不气了,便接着捶腿,再也不敢吭声了。
过了一会儿,华月珊说道:“明日,恰巧有个烟花会,到时你去请冰侍御来一趟。
本宫倒要看看她有多美。
”说着哼了一声。
  青衣点头道是。
  这样静静捶了一会儿,华昭仪手抬了抬,示意她出去,她便退下了。
走出锦绣宫,见四周没人,她方才揉了揉膝盖,低声道:“痛死了。
”  “姐姐好。
”  突地,清脆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差点把青衣吓得魂飞魄散。
她顺着声音望去,不远处,一个穿着淡紫宫衫,与她打扮相似的女子正在对她笑。
  青衣拍了拍胸口,“吓死了。
你是新来的宫女?”  “算是吧。
”她眼睛在黑暗中闪着晶亮的光。
  青衣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会儿,瞪大眼睛问道:“你不会是北魏来的那个公——不对,是冰侍御的侍女吧?”  “是啊,妹妹初来乍到,还望姐姐日后多多指教才是呢。
”云舒对青衣福了一福。
  青衣淡淡的,“都这么晚了,你来这儿做什么?”  “在海上行了数十日,到现在人还在飘呢,所以四处走走。
”云舒不好意思地说,“是不是我到了不该来的地方了?”  “那倒也没有,只是夜里在宫里随意乱走是不合规矩的。
”  “哦,”云舒忙拍了拍胸口,“好在姐姐教诲,不然我闯了什么祸还不知道呢。
”她一边说,一边从腰间的荷包里拿出一对样式新颖的耳坠来,“这是从北魏带来的,姐姐不嫌弃的话,这个送给你。
”  青衣看那耳坠子在月光下散发着柔和光泽,又是不要白不要的东西,顺手就接了过来,嘴里说道:“那就谢谢妹妹了。
夜深了,回去吧。
”  云舒点点头正欲走,青衣又叫住她,“妹妹等一下,明天有烟花大会,叫你们主子也来参加吧。
就在鸣翠坞。
”刚巧云舒在这边,她就干脆传达了刚刚华月珊的指示,省得明天自己还要特意跑一趟。
  “多谢。
”云舒福了一福,转身往瑞雪阁走去。
  夜深的皇宫,显得那么静谧深远,宽大的石板路上,只有她一个人的影子孤单地映在地上,拉得长长的。
  她深吸一口气,打量着四周,然后拐进晨霞宫。
这里静悄悄的,新选的秀女也住在这个宫中,被分派到不同的院落。
小小的院落,统共只有三四个房间,其中两间是宫女太监们住,一应用具,却是全的。
  这一夜,云舒草草睡了,第二日早上替冰尘梳洗,却发现她眼睛红红,有些微肿,似是一夜未眠的样子。
  看似豁达,她其实还是很在意的吧?在北魏,她是娇贵的公主,她嫁的这个人,不但是越国的皇帝,也是她的驸马啊!又有哪个公主像她一样,新婚之夜,连驸马长什么样都没见到呢。
  云舒帮她梳了个反绾髻,左右两边各插一支淡雅的珠钗。
  “公主,往后这样的日子还很多,你要多保重才好。
”云舒梳理着髻下一束乌亮的黑发。
  冰尘望着铜镜里自己的绝世容颜,“你是说,他……很有可能永远都不会来吗?”  “后宫三千佳丽,六宫粉黛,一辈子深锁宫中从未见过皇帝的又岂止三四人。
”  冰尘的身子顿时变得冰冷。
如果他真的一辈子都不来,那她怎么办?就这么默默过完这一生吗?  想到这里,她不禁黯然。
她是个公主啊!她的命运本不该是这样……  云舒心想,不来也罢,至少你可以清清净净地过下去。
一旦获宠,虽说风光荣耀,但是接踵而来的,是无尽的后宫战争。
  冰尘望着她,眼神是谦卑的,“那我们,就一直这样下去吗?直到红颜泯灭,人老珠黄,在这深宫里寂静地死去?”  “如果是我,也许会更愿意这般吧。
”  冰尘红艳艳的唇边升起一抹笑意,眼中倒映出云舒的模样来,“但是既然我嫁过来了,就不想默默无闻,连自己夫君都没见一面就老去。
”她叹了口气,“我们虽同年,为什么你却比我超脱那么多呢?”  云舒只说:“公主在百般呵护下长大嘛,我们小户人家出身的,受的苦、经过的磨炼,自然要比你们多。
”  冰尘笑了,“有那么凄惨吗?你是云将军的义女啊。
”  “可是师父对我很严格呢,”云知树是北魏最骁勇善战的将军,在一年正月上山打猎时捡到了尚在襁褓中的云舒,看她小脸冻得通红,方圆数里内都无人烟,只好将她带回家中抚养。
虽说是义女,却与他徒弟无异,二人也以师徒相称,“我小时候经常挨打的。
”  “真的吗?”冰尘很意外的样子,“我以为他没有儿女,对你应该格外疼爱呢。
”  “师父除了逼我学功课时比较严厉之外,还是挺疼爱我的。
”想到师父师娘,一股温暖便打心底升起。
师父很严格,老是逼着她学功夫,自己无暇管教,还将她送到玉彬师父那里四年之久,害她严寒酷暑都要闻鸡起舞。
  这玉彬师父是北魏著名的武士,两袖清风,世事不与他相干。
若不是出于对云舒的喜爱,他绝不会带她到山上,亲自授以武功及毕生的用毒功夫。
他为人爽朗,极好奇毒猛兽,经常捉剧毒的蛇回来,让其咬杀家畜,记下牙印形状,由此便可以通过咬痕来辨认毒蛇种类,因此而救了不少被毒蛇咬伤的人。
他又爱研究有毒的花草,云舒跟在身边,倒也学习见识了不少。
  “怪不得你刺绣了得,原来都是被人逼出来的。
”冰尘笑道。
  云舒淡笑,“对了主子,今晚有烟花大会呢。
”  “哦。
”冰尘不甚感兴趣,起身来到窗口,看了看外面。
  “主子没兴趣吗?”  “就算没兴趣,我也要去啊。
”冰尘望着她,“你不是跟我说在众妃嫔之间多走动走动对自己有好处吗?”  “那也要主子高兴。
”  “像你说的,后宫是个是非之地,想要自保,要有靠山才好。
”  傍晚时分,叫晓箩的宫女到瑞雪阁来,云舒请她吃茶,她却一副清高至极的样子,“我们娘娘请冰侍御到鸣翠坞欣赏烟火。
”  云舒一边请她坐一边明知故问地道,“不知姐姐是哪个宫里的……”  “我们主子是皇上现在最宠的妃子梁婕妤。
”晓箩说起主子来无比的骄傲,“消息传到,我先走了。
”  云舒送她出了瑞雪阁,才返回来。
看来主子的名气颇大,至少这些妃嫔们,争相一睹芳容。
  回到主屋内,冰尘正坐在窗下看书,她看了看天色,道,“舒儿,过来帮我梳妆一下,时间差不多了。
”  “是。
”  从瑞雪阁到鸣翠坞有点远,沿路有几个模样清秀,看不出是什么身份的女子,频频对她们投来目光。
  冰尘问道,“她们是谁呢,也是妃嫔吗?”  “是新选的秀女,还未册封呢。
”  “你才来不过一日,好像了解的还不少呢。
”冰尘笑道。
  “既然来了,多了解一些也是好的。
”  鸣翠坞面积仅次于御花园,这里有一条未经人工的外河,工匠便利用起来,在此建起了亭榭,种了各种景观植物,绿油油的草地上,摆了数十张桌子,上面放着满满的果品,桌旁已经稀稀疏疏地坐了几个人。
  更有几个看起来年轻貌美的姑娘在那儿放风筝,笑声如铃。
  冰尘风情万种地向那些已经坐了妃嫔的桌子走过去,对众人福了一福:“妹妹向各位姐姐请安。
”  那些正在叽叽喳喳说话的妃嫔并没有看见冰尘向她们走来,突然听到这样柔婉的声音,忙看向她。
  见她生得这般绝艳容貌,脸上顿时多了几分不自然,虞美人率先问道,“你是北魏来的公主吧?”  她旁边的狄才人提醒道,“到了越国,就是冰侍御了!”  “侍御啊!”一个长得不甚出色的女子说道,“今天侍御也受邀来观看烟火吗?”  “虽然位份是低了点,但是还是要来的。
就连未册封的秀女也来了。
喏,还在那儿放风筝呢。
”  冰尘见她们并不理会自己,还在那儿明嘲暗讽,从未遭过这样对待的她不禁脸庞刷白。
  明修容笑道,“既然来了,妹妹请坐吧。
”眼中却暗含愤怒。
果然长得好模样!这若是让皇上看见,魂儿还不被勾走半个?!  冰尘辞道:“妹妹卑微,不敢上座。
”  狄才人点头道:“你应当和秀女们坐一起才是。
喏,那边几桌便是了。
”  冰尘客气地道别,才往那儿走去。
转过身的瞬间,她脸上露出了浓重的失望与愤慨。
  在北魏她可是个公主啊!父皇的妃嫔里就算有不喜欢她的,也不敢这样跟她说话!可是在这里,她只是个侍御,身份低微,连和她们坐在一起都不配。
  冰尘在秀女那一桌坐下,与那些秀女们稍谈了几句,不过是互相奉承美貌之类。
其中一个叫肖灵儿的长得颇为秀丽,气质淡雅,在人群中,静静不语,好似烟花那般寂寞。
  夜幕低垂,鸣翠坞的妃嫔越来越多,一个个穿得华丽富贵,争奇斗艳。
云舒细细观察着,又抬头看看月色。
  轰的一声,墨黑的夜空中突然绽开了一朵五彩缤纷的菊花。
  妃嫔们看得兴致高昂,却静悄悄无一人喝彩。
云舒见冰尘有不耐烦的模样,便拉了拉她。
  前面黑压压坐了众妃嫔,冰尘看了一眼,又看了看与她同桌的秀女们。
众人只忙着看烟火,没人注意她们离开。
  冰尘看鸣翠坞中间那条小道,忙指着问道:“这里通向哪里?”  “不知呢。
”  “我们就去那里走走吧。
”  往前走了不久,突然前方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她抬起头来,只见月色下一个穿银色锦袍的男子大步地朝这个方向走来。
他的身后跟着几个太监,打着灯笼。
  冰尘的心脏顿时狂跳!  他,他是……  后宫之中鲜少男人,他这般英挺俊逸,又有太监在后面侍候着,不是皇上是谁!  她几乎呆住了。
她还真的以为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见到他呢,没想到,机会来得如此之快!  云舒拉了拉她,冰尘在越国皇帝韩霁即将走近之时,躬下身子,道:“冰尘向皇上请安。
”  韩霁只顾走路,不想前面冒出两个女子来,脚步顿了一顿。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冰尘,不知道她是哪宫的妃嫔,“抬起头来让朕看一看。
”  冰尘依言抬起头来。
  那一刻,四目相接,他漆黑的眸,紧紧地锁着她的脸庞,她的呼吸,几乎停止!  鸣翠坞里,轰响震天。
  视角最好的中间那桌,坐着皇后、贵妃和妃。
大越宫中,贵妃三人,妃六位,贵嫔十二位,贵容、修仪、婉容、婕妤及以下位份无定数。
  今日她们也未尽数都来。
  观赏了一会儿烟花,皇后便问道,“冰侍御今天可有来?”  刘贵妃道,“听说是来了的。
不如召来一见?”  “也好。
”皇后点点头,吩咐侍女宝兰去请冰尘。
对于这位相传美貌无双的女子,她自然要见识见识。
皇后约莫二十三四岁年纪,身材修长,鹅蛋脸儿,长得雍容华贵,眉眼间悉是温柔,唇角边笑意隐约,倒有母仪天下的气势与态度。
  “看来冰侍御虽是小小侍御一名,却已经全宫皆知了呢。
”樊淑妃掩口轻笑。
  另一桌上的明修容,此时正窃窃地与青衣说些什么。
只见她面容微变,往皇后这一桌看了看。
  不久,宝兰回道,“冰侍御往鸣翠坞漱芳亭去了。
”  皇后的神色不易察觉地变了一变。
皇上来这里,多半走那条道,此时皇上将要来了,他们岂不是会遇上?众妃嫔脸上皆不好看,心下暗暗揣测。
  “既然今次无缘得见,那就下次吧。
”皇后浅笑依然。
  瑞雪阁正屋内,传出一阵隐隐的呜咽声。
  冰尘趴在桌上,一头乌发披散,她的身子抽动,如风中落叶,瑟瑟发抖。
云舒站在旁边,一脸的复杂神色。
  适才,韩霁与冰尘四目相对——  云舒偷偷打量着韩霁。
  他生得浓眉大眼,鼻如悬胆,嘴唇薄凉,脸形方正,乌发束冠,相当英俊挺拔。
  冰尘的心此时正狂跳着!今晚,说不定她的命运就会改写……  她被韩霁看得脸红,与他对视一眼之后,忙垂下头去。
  他,走近了。
  她的心怦怦直跳,云舒的心也跟着怦怦直跳!  韩霁走近了。
  他停在冰尘身边。
冰尘与云舒的心情更加激动起来,云舒甚至已经欢喜起来了,皇上见到公主这般美貌,一定会动心的!  正在她们欢喜不已的时候,他从冰尘身边大步走过,飞扬的衣角碰到了冰尘的胳膊。
冰尘的笑意僵在脸上,心跳仿佛也戛然而止。
  太监们跟着韩霁飞快地离去,整个世界仿佛失去了生机,一片死寂。
  冰尘双腿一软,跌坐到地上,两滴晶莹的泪从眼角滑落,然后,更多的眼泪接踵而至,直至形成汪洋大海。
  云舒看得心中不好受,将她扶了起来,“主子,快起来,这个模样若是让别人看见,岂不是要沦为她们的笑谈。
”  冰尘心中虽然伤感,却也及时站了起来,收了眼泪,跌跌撞撞地回瑞雪阁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皇上看到她,却视若无睹地离去了?她长得不美吗?她以为她的容貌,足够倾国倾城……是她太高估了自己吗?  她趴在梳妆台前,无声地哭泣。
云舒在一旁愣愣地站着。
是因为天色太暗了,皇上没有看清冰尘的模样吗?  也许,也许是这样吧。
云舒只能这么想了,她也是这么安慰冰尘的,可是她听不见,她哭得伤心欲绝。
云舒也可以理解,她的驸马竟然对她视若无睹,她能不伤心吗……  云舒悄悄地走到屋外,已是三更天了。
她坐在园子的门槛上,看着黑黑压压静悄悄的皇宫。
它此时显得如此深远,几声隐约的“天干物燥,小心火烛”,随着三下打更的声音,从好遥远好遥远的地方传进来。
  “云舒姐姐。
”一声细细的不太自然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她回头看看,原来是小太监刘安,“小安子,半夜不睡,打着灯笼在这儿做什么?”  “我见门口有人,所以过来看看。
姐姐又坐这儿干什么呢?”刘安一起坐了下来。
  “睡不着觉。
”她笑笑。
  刘安指了指尚点着灯的冰尘屋内,“主子怎么了?”  “没什么。

编辑推荐

  一次意外,她回到了八岁,历史重演,她仍然逃不掉命运的安排,她深入敌国后宫,辅助她的主子获宠得幸,她两袖清风却肩负国家使命,能够么?她一个弱小女子……后宫之中,竟然引发出她的身世之谜,她难道会是这个所谓敌国的一份子吗?前路漫漫扑朔迷离,且看她如何主使沉浮……  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际云卷云舒,起点网·女频红五朋重磅推荐,新唯美宫廷小说灿烂登场。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穿越,小说,言情,古代,架空历史,宫廷,架空


    云舒赋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1条)

 
 

  •       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际云卷云舒。——题记   蹙眉凝脂,粉黛笑靥。精于毒枭,八面玲珑。冰雪聪明。却甘于人后,不想拥有荣华富贵,只愿与亲人一度共享天伦。   剑锋凉箫,披荆斩棘。功高盖主,冷峻无语。真我英雄。却舍剑封刀,甘为爱人细水长流,做个文人真屈才。   如果,我是她,我愿继续缎絮飞扬;如果,我是他,我会依旧剑拔弩张。她,才华横溢。他,沉稳睿智。如果,没有国籍的蒂疥,这无疑是民族的希望;如果,没有战争,他们定会艳慕群芳。   她,选择了自由;他,放弃了前途。赏竹品茗,研墨刺绣。可惜了这一世才华,为有叹一声,不过云卷云舒。
  •     这类小说感觉差不多哈,故事写得挺精彩
  •     想象力很丰富。,真不希望女主和那轩辕卿尘一起
  •     看了结局,故事也很好看~
  •     女主好倒霉啊,还没看就不评论了
  •     66的每一本书都很好看。,手阅到实体全收了
  •     太好看了!!而且不烂尾! 梦三生辛苦了!!,最近几个月来
  •     一直在找的一本书,不过验尸手法描写很好
  •     朋友还没给反馈,第一部衔接的很好。挺精彩的!会继续追下去的!
  •     无论是对卖家还是作者。。。,冲着峨眉买的
  •     桩桩语言能力真不是盖的,虐的稀里哗啦。买纸版的收藏。
  •     都看了5、6遍了,超级喜欢梦三生的作品!
  •     曾经看了一次。内容不错,即使可能里面有很多别的原因
  •     这本书真差劲,当当做活动很实惠就买来收藏了~
  •     看了一宿,我喜欢柳暗花溟的书
  •     其实讲的就是深蓝孩童,屯书来着
  •     和歸路很像啊,还没有来的及读
  •     值得珍藏。,呵呵。支持紫鱼儿。
  •     非常好看啊,看一次不够
  •     他挺喜欢的。快递不错,没有一点关于奇门遁甲的内容。。
  •     峰回路转,我和老公多挺喜欢
 

青春文学类PDF/TXT下载,爱情/情感PDF/TXT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