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如此多妖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出版时间:2012-3   出版时间:光明日报出版社   作者:谢小禾   页数:288  
Tag标签:小说,晋江  

前言

  初秋。黄昏。斜阳玄黄,映照得满室如金粉沉埋。 苏锦坐在窗前,面前的案几上置了酒,温得恰到好处的黄酒。她 静默看着,却没有饮,恍惚地想起当年那人爱喝的是绿蚁,青碧酒浆 盛在金色的杯子里,握在他指节修长的苍白手中,总有种不祥的华贵 和颓靡的璀璨。 而另一人呢,嗯,他几乎不饮酒,尤其不喜欢看到别人饮血一般 红的葡萄美酒,总觉得那样状如嗜血。他喜欢她亲手酿的优昙露,赞 曰清正甘甜,从小喝到大都不曾厌倦。 怎知到后来,绿蚁倾杯,琉璃成灰,而不愿见血甚至连血红美酒 都厌憎的人身负滔天杀孽……念及于此,苏锦的右手轻轻颤抖,那一 剑,那一刻—— 这时,一人缓步进来,伸手轻轻放在她的肩上,温言问:“酒都 置得凉了,在想什么?” 她没有回头,只抬手握住那放在她肩上的手,侧头以自己的面颊 静静相依。 身后的人眉目清华淡静,大手温柔地抚摸她的发丝,只是那目光, 说不出的邈远。 “静澜。”她低声唤夫君的名字。 “我在。”素静澜温和地应。 静了静,苏锦转过身来,面上漾着笑容道:“我只是在想,这么 香醇的黄酒应该有只好蟹相佐。” “已经让人蒸上了。来,我们下盘棋,蟹就该好了,待会儿重新 温了酒,我们去园子里那棵最大的桂花树下拆蟹饮酒,岂不是好。” 素静澜亦微笑,取来棋盒。 “好。”苏锦托腮,认真与素静澜对弈。素静澜的棋风如其人, 严谨细密,中正平和,善守不善攻。 而那人呢,她从来没见过棋风那么刁钻悍狠的人,每每出人意料 剑走偏锋,好多次在她稳操胜券扬扬得意时摆她一道,出手简直可说 是阴险。 苏锦一时走神,一子落下才发觉踏入了素静澜的陷阱,不由得笑 道:“你也学会骗人啦。” 素静澜也笑:“不要忘记我曾经是生意人,可是十多家钱庄的掌 柜。” “啊,素掌柜,失敬,失敬。”苏锦笑靥如花。 素静澜微笑,轻轻叹了口气:“素家并没有什么好名声。整个江 南的百姓都说,我谋财,而二弟,他害命。” 苏锦闻言笑容一僵。 素静澜手中的白子平和地落下,他望着苏锦,开口道:“有的人, 有的事,并不是不提就可以消弭,阿锦,我们又何必隐瞒自欺?” “静澜——”苏锦只觉喉头干涩,语不成声。 “三年了,阿锦,谢谢你给我这三载时光。”素静澜看着她,一 贯沉静的目光里有什么在渐渐地,凉下去。 “静澜,你想说什么?”苏锦已定住心神,平静地问。 素静澜眼中依然流露眷爱,苏锦跟了他三年,素服低髻,眉目温婉, 但她终究不是平常女子。如果说他沉得住气,那么,她比他更能隐忍。 素静澜的脸上恢复了那种邈远的神情,低低地道:“我曾经想, 或许,每个人真正需要的都是安稳丰裕的生活,只要你愿意要,我就 可以给,也许时日长久了,日子也就可以平和地过。我一直以为,没 有什么过不去,虽然再也回不去,但是……”他微微苦笑,“我想阿 锦你想要的终归还是那个‘回去’……” 他抬眸看向远山,静静地道:“其实,且不要说你忘不了,淡不去, 我自己,也何尝能做到。这三年来,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打探寻找,总 算是上天不负,素陵澜有消息了——他没有死。” 苏锦猛地站起身,带翻了棋盘。 刹那间,前尘旧事汹涌而来汇成旋涡,用尽了最大力气抑于平静 生活表象下的暗流顷刻间再次让人没顶。 素陵澜。 素陵澜。 他没有死。 他这个骗子! 从相识到现在,她就在他一个又一个的骗局里迷路,到现在,是 不是还是一个骗局? 只是,这最后一个骗局,她甘愿倾尽跪拜于三千神佛前的虔诚, 去信。 苏锦合上眼睛,泪水忍也忍不住地簌簌落下,耳边仍清楚地听到 当初他握着酒杯,凉薄地笑,笑着说:“原来你竟然当真了。” 原来,你竟然——当真了。 这句话在他说来真是风流豪迈驾轻就熟,当年让她愤恨欲狂,而 今却卑微入尘地想能再听一次。 是,她当真了。

内容概要

  执棋敛来暗作澜,他是传说中权倾朝野的特务统领,世人只知道他嗜血暴戾,喜怒无常,专事刺探、暗杀与无间,是皇上最狡猾锋锐的鹰犬爪牙。无论朝堂之上还是江湖之远,人人可惧可憎。殊不知他也心怀“清平盛世,两人一马”的柔情美梦。
旧时人凤今作锦,她是身世翻覆的小小郡主,却绝不是养在深闺的金枝玉叶,与前朝太子隐匿多年集训义军,只为还江山清平。一次萍水相逢,她结识了最危险的敌人……而权谋暗战也从那一刻拉开序幕。
乱世之中,最危险的游戏开始了。他可以阴谋潜伏,可以柔情入髓。她可以静默策反,可以暧昧撩人。可终归尘归尘,土归土,及尽繁华,不过一掬细沙。

书籍目录

第一章 此恨不关
第二章 雪霜心事
第三章 杯酒之盟
第四章 云胡不喜
第五章 兵戈声起
第六章 素衣破阵
第七章 归梦难成
第八章 中有碧血
第九章 人间烟火
第十章 月到天心
第十一章 红处成灰

章节摘录

  那是大烨十一年的冬天,那一年的江南,居然罕见地下了雪。
一场
大雪纷纷扬扬,千树万树,恰如梨花盛开。
她与檀阳去素家的钱庄,借款。
招兵买马、扩充实力、共襄义举,这些轰轰烈烈的大事最需要的其
实不是热血,甚至忠义,而是银子。
檀阳是不理钱财的,义军的收支进项全部由她打理。
檀阳时常在她
埋头算账的时候从她身后拥她入怀,一遍遍地说:“等将来事成,你就
再也不必理这些琐碎事务。

她总是笑,笑着看他,不说话。
苏檀阳的姿容据说是宫中最隐晦而
传奇的秘密,听说宫中的人常常喜欢偷偷谈论前朝太子如何容华绝世风
仪醉人。
在那些寒冷的夜晚,夜明珠清澈的光辉下,她带笑看他,任由
他将自己拥在怀中,手中的笔尚未放下,他的吻已印上额角,那般俊秀
面孔,耳鬓厮磨时也不减清贵。
苏檀阳不仅是她的堂兄,也是她关于盛世明君的所有想象。
在想象的光晕里,一切,都是彰显他不理凡尘的尊贵——包括他对
钱银的无知。
至于这些烦冗俗事,就让她来好了。
那一日,他们拜访统领江南诸多钱庄的素家。
掌管钱庄的素家大公子素静澜不在,见他们的是不常露面的二公子
素陵澜。
会客的厢房里温暖异常,热得她额角微微冒汗,但素陵澜仍着重裘,
面容消瘦,殊无血色,而且尚属清晨,他已在饮酒。
金粉熠熠的杯,碧青浓烈的酒。
苏檀阳看着下人亦为他们置酒,不禁微微敛眉,似觉不快。
苏锦侧
头对他安抚地一笑,似乎在说,如果对方是个醉鬼,那么谈起生意来岂
不方便?苏檀阳终于展眉。
而素陵澜也确实真的不如传说中的素家大公子那么精于算计,借款
的事谈得很顺利,简直可以说是很随意。
正当苏锦放下一颗心时,素陵澜却往椅背上一靠,大大方方地说:
“还有一事说与二位知晓,素某是皇上的人。

一语既出,举座皆惊。
苏檀阳力持的镇定更在素陵澜扔出一块令牌时布满冰纹。
那块令牌上有“龙隐”二字。
大烨王朝无人不知龙隐司,它由当今圣上亲自组建,是皇上最狡猾
锋锐的鹰犬爪牙。
专事刺探、暗杀与离问,只听命于皇上一人,除了皇
上,谁也差遣不动。
也不要指望他们给谁面子,历年来可说是血债累累。
无论朝堂之上还是江湖之远,人人恐惧憎恨。
苏檀阳曾经对苏锦感慨过,要说义军最大的敌人,其实不是兵部的
大军,而是龙隐司。
空气顿时凝滞。
而眼前的素陵澜薄唇一扬,笑意寒凉,淡淡地道:“素某不才,统
领龙隐司。

苏锦额角青筋一跳,人已飞快地挡到了苏檀阳的身前,素手一翻就
要发令——他们深入素家,也并非没有准备。
素陵澜一抬手:“苏姑娘,你请坐。
”他笑一笑,“如果素某真有
心剑拔弩张,何必在这儿与你和苏公子把酒言欢,还谈成了一笔不大不
小的生意呢?”
苏檀阳拉住苏锦的手,让她在自己身侧坐下,自己缓缓站起身:“意
欲何为?”
素陵澜并不起身,只是放下手中杯盏看着苏檀阳道:“素某是想请
二位给素某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苏檀阳沉声问。
素陵澜坐直了身子,目光凝定,清楚地道“给素某一个机会相信——
这世间还有清平盛世。

苏檀阳一怔,眼神复杂,对素陵澜凝目而视。
眼前这围着重裘的男
人,双目深黑清湛,带着种奇异的不甘的坚清,“清平盛世”,他说到
清平盛世,他——可以相信他吗?
纵有如此霜雪洗过般的坚清目光,但他毕竟是龙隐司的统领,是全
天下最狡诈危险的敌人!几年来,手下的斥候组织花费无数心血得来的
关于他的评鉴只有四个字——刻薄寡情。
这样的一个人,他如何能信?
素陵澜当然明白他的犹疑,铺开一卷地图,示意他们:“不妨看看。

苏檀阳与苏锦一看,心里俱是一沉,那是整个中原的地图,上面做
了特殊标记的一个个都是义军的驻地和联络路线。
苏锦略略紧张地看了一眼苏檀阳,苏檀阳握了握她的手,轻轻摇头,
对素陵澜牵出一抹笑容:“先借款以示恩,再出示我们的机密以施压,
素大人也真是花了心思。
可是……”他话音一转,变为端庄严峻,“为
求清平盛世,苏某甘愿以身代薪,却是不能与虎谋皮。

苏檀阳话音刚落,静默中立时听得一声神兵利器的龙吟之声,苏锦
暗暗扣住袖中的暗器,站到了苏檀阳身边。
素陵澜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黑衣人,寒芒一闪兵戈之声
立止。
苏檀阳俊秀至极的面孔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拱手道:“素大人,告
辞了。
”说罢携了苏锦的手往外走去。
“恕不远送。
”那是素陵澜略略喑哑清淡的声音,并听不出丝毫怒
气,甚至,还有那么几分怅然与遗憾。
一路无语,直到回到自己的澄心园,苏锦才松了一口气,不由自主
地抬袖擦擦额头。
苏檀阳失笑,拿出手帕为她擦汗,道:“紧张成这样?大冷的天冒
这么一额头的汗。

“别提了,开始是热的,后来是吓的。
”苏锦拍拍胸口,追着苏檀
阳问,“你怎么知道素陵澜不会为难我们?居然敢说得那么直接。
虽然
我们自有布置,但素陵澜身为龙隐司的统领,他若发难我们也难有胜算,
恐怕没命回来了。

苏檀阳笑吟吟地看着她,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笑道:“那我们同
生共死也是不错啊。

“喂,你不要胡说八道,一点身份都不顾。
”苏锦面色一红。
“可不就是顾着我身为苏小锦檀阳哥哥的身份,才说与你同生共死
倒也不错嘛。
”苏檀阳悠然负手,笑容如春风拂面,显见心情甚好。
苏锦急了,面色绯红:“你别再生啊死啊的,别挂在嘴上说。

“好,不说。
”苏檀阳揽了苏锦的肩,悠悠地说,“我不过是下了
一注,与龙隐司的素大人赌了一局。

“赌的是什么?”
“赌的是——素陵澜的野心。
”苏檀阳一笑,“是,当场格杀你我
并非难事,但是我若不在了,固然义军群龙无首必将四分五裂,瓦解消
融。
但数十万义军流散开来终究是个隐患,那不会是素陵澜想得到的结
果,他要的,一定是斩草除根一网打尽,绝对不愿遗留后患。

“那你怎么确定他不可信?”苏锦想起方才素陵澜说到“清平盛世”
时清湛坚定的目光和最后声音里藏不住的遗憾,心里忽然想,会不会,
他们错过了最有力的盟友?
“素陵澜这个人太过神秘,我们对他的了解实在不足,我不知道他
是否可信,我只知道,龙隐司的统领,绝不可信。
”苏檀阳浓丽的双眉
一蹙。
苏锦不愿见他蹙眉,故意扬起笑容:“不管怎么说,你赌的这一局,
我们——完胜?”
苏檀阳展眉颔首,眉眼间流露出尊贵倨傲:“素陵澜未免也太看不
起义军了,就凭那张地图上的几笔勾画,他还差得远。
”  ……

编辑推荐

  两番情意,一段传奇。 他阴谋潜伏、柔情入髓,她静默策反,暧昧撩人;掀起最摄人心魂的妖孽系视觉大戏! 诛心、谋心、噬心、攻心——皇家美男的特工潜伏史! 美人、美颜、美计、美色——金枝玉叶的复国策反记!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小说,晋江


    江湖如此多妖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8条)

 
 

  •     (美人美颜美计美色,一段皇家美男的特工潜伏史)
  •     《花火》和某本小说封底上都有这本书的推荐,不过貌似也是悲剧。(为什么是‘也’)最后似乎男主和女主没有在一起呢……还没有看,但素…光是看简介里那句“可终归尘归尘,土归土,极尽繁华,不过一掬细沙。”
  •     不经意中沉沦,在一步步的精心计算中觅得他深藏的爱~~~~~
  •     美人美颜美计美色,一段皇家美男的特工潜伏史)
  •     超好看的言情~有点点虐~心机颇深啊~
  •     看了简介和试读、挺不错的、买来读读、期待是个好故事~ 封面超美的说 、、ps:评论截止快到了、先给个评、读书慢的孩纸伤不起啊、抹泪默默爬走了、、
  •     依傍
  •        虽然结局不是大喜,但是还是很值得一看的,因为,这就是生活,生活因为残缺而美丽,无论对方如何,只要再一起就很满足,这就是爱情。
       大家都很渴望想得到,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任凭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我相信一定会有一个人因为你只取一瓢饮的,如果他不能,那说明他不是你的Mr right。
       春天,爱情来临的季节,好好耐心的等待吧,爱情一定会降临的。
  •     值得期待,他到底喜欢谁啊?是云香么?还是小谢呢。
  •     应当比较适合初中女生看吧。,匪我的书还是像以前那样感人
  •     对比起其他公子系列来说,九爷的
  •     富娃宝贝的感言和我一样,意犹未尽
  •     真的喜欢。,不同于金庸/古龙
  •     挺搞笑的!,真正爱一个人
  •     故事情节很好。方非的持久痴情才是打动女主的最好方式。,很喜欢的风格
  •     结局很温馨。,书运来时保存的很好
  •     全部都得不到幸福,最后很美
  •     挺看的书,但从简介就会怦然心动
  •     幸好,情节太揪心了
  •     原来我只是忘记和你说再见,总有一款是你中意的。若是有缘请珍惜!
  •     速度还蛮快的,个人很喜欢
  •     评价超高的一本书,特别特别的好看
  •     但是内容不是很喜欢·····没有让人看一眼就忘不了的···,买本来收藏
  •     花不弃很有意义的名字,网上看过了
  •     小母鸡和狐狸的组合`,看一次不够
  •     故事紧凑很吸引人,很喜欢的一篇文
  •     挺好看的,只要是作者的作品都属于收藏系列
  •     喜欢死了,算是慢节奏的把
 

青春文学类PDF/TXT下载,古代言情PDF/TXT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