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闪耀(第2辑)

所属分类:玄幻/新武侠/魔幻/科幻  
出版时间:2008-3   出版时间:明天出版社   作者:叶沧浪、今何在、飞花、王晋康等   页数:199  
Tag标签:奇幻,今何在,轻小说,青春,科幻,杂志  

内容概要

  主打篇目《龙神少女奇谈》,知性女写手叶沧浪向读者娓娓讲叙一个背负着诅咒出生的女孩以及其守护龙神的故事,晋江文学网、榕树下联合推荐;飞花的《大漠流华记》,则讲叙了一段跨越千年,横亘两世的凄婉爱情绝恋。有厚重的历史感、天马行空的幻想,还有撕心裂肺的情感纠葛;今何在最新青春幻想轻小说《轻狂之战》,平凡的都市少年和从天而降的异能变身卡……精彩仍在继续,故事已至高潮;王晋康,中国科幻文学巨擘,特奉上最新创作的科幻作品《我证》,结构精巧的故事、不拘一格的科学幻想、峰回路转的转折,读完必将令你回味无穷;另有超人气青春幻想作家冥灵继续讲叙十二宫性格特征的爱情与人生,《双鱼座》是一个有关穿越、寻找真爱的温馨故事。

书籍目录

正文 东方夜谈 神龙少女奇谈之龙神的约定 经典之卷 大漠流华记(上) 幻海情天 皇道十二宫之双鱼座 科幻海洋 我证 非常都市 轻狂之战 世界传说 象的晚年副刊 卷首 2008幻想娱乐大搜索 闪耀星天地 叶沧浪访谈 FF-部落格 流年偷换中的风花雪月 FF-部落格 十二宫絮语 奇想商城 动漫天下 天岚石语(上篇) 特别策划 穿越时空的传奇  一起闪耀吧

章节摘录

  神龙少女怪奇谈之龙神的约定  从有记忆起,便有一只黑猫伴我左右。
直到九岁那年,我才在一场意外中知晓,那只猫其实是一条神龙。
  继承了家族特殊的能力,我从小就能听到异世界的声音,看到异世界的东西。
与生俱来的,还有肩上奇怪的胎记,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个将为我带来无数灾劫的印记。
正是因为这个印记,那条神龙才会来到我的身边,作为我的守护者而存在。
  一切源自于一个约定,那是人类和神灵之间的契约。
  1.雨之夜  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
我心烦地望着窗外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的木兰花树,连叹气的力气也没有。
两个月后就是全国联考,高中三年级的学生们念书念得快疯了。
我捏捏自己的脸,木木的。
  第三节课是外语课。
雨越下越大,电闪雷鸣,把一切喧嚣都压了下去,老师讲课的声音也被淹没了。
试了几次,老师终于意识到这节课是讲不下去了,发下一份试卷给我们,殷切地交待:“同学们,这份卷子很重要,今天晚上必须做完,明天要交上来。
”  一直到放学,雨势仍然没一点要变小的样子。
早上起床的时候明明是艳阳天,我当然没有带伞,抱着书包站在教室门口的走廊里等了将近十分钟,还不见夜川云来接我。
  这家伙,一定又变回龙跑天上疯玩去了。
  我有那么多作业要回家写,还要背外文单词,它就不能体谅我一下,把我接回家它再跑天上玩吗?等得越久,我的脸拉得越长。
  我叫夜辟邪,是花溪夜家的女儿,从小和爷爷一起住。
我的父母和外祖父一家住在青塘,在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和外公外婆死于一场车祸。
那时我刚满两岁,爷爷就把我带回花溪来住了。
  和我们一起住的,还有一个叫夜川云的家伙。
我之所以说它是“家伙”,而不说是“人”是有原因的。
夜川云其实是一条黑龙,这个秘密是我在九岁的时候发现的。
在那之前,它一直以一只猫的形态存在于我的生活中。
  从我有记忆起,总有一只懒得出奇却爱干净的猫跟在我左右。
无论我在哪儿,只要转动脑袋四处找,总能找到它。
  这是花溪的奇闻,大家都知道夜家的孙女养了一只猫,吃饭睡觉上学都要带在身边。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我九岁那年的暑假--  那个夏天热得出奇,我和几个小伙伴约好偷偷去郊外玩水。
当然,大人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我们都瞒着家里人。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和小伙伴们走散了。
天越来越暗,四面八方都是比我身体还要高的荒草。
我大声呼唤着伙伴的名字,却没有任何声音回答我,荒野里只有我的声音在回荡。
后来我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那个声音,那不是真实世界的声音,而是直接由某个“东西”传进我脑海里的波音。
  她一声声地呼唤着:“来吧!来吧!乖孩子快来吧!”  我跟着那声音走到一个小水塘边。
水塘不大,顶多不会超过五平方米。
突然,我看见一张苍白的半透明的脸出现在水面之下。
她睁着两只大大的空茫的眼睛,浓黑的水藻般的头发在水中飘荡。
她没有眼珠,但我却清晰地感觉到她在瞪着我--用一种痛恨而渴望的眼神瞪着我。
  我被她的样子吓坏了,跳起来转身就跑。
她伸出一只白骨嶙峋的手,闪电般抓住我的脚踝,把我拖进了水塘。
我拼命挣扎,身子却一直往水底沉,脖子被丝带一样的东西紧紧勒住,腥臭的水从嘴里和鼻子里灌进来,我被呛得咳嗽起来,肺部像火烧一样疼。
  就在这时,天上突然打了一个炸雷,一条全身漆黑的巨龙出现在昏暗的天空。
它比图书中的金龙或者白龙要漂亮一千倍一万倍,黑色的鳞片像黑色的水晶一样闪着幽幽的光泽,张开的爪子巨大而锐利,头顶枝状的长角桀骜地伸展向天空,身姿妖娆雄壮,神态威武庄严,它沉静地盘踞在那里,犹如天神降临。
  我被这条巨龙的威仪彻底征服了。
  脑海中突然传来恐惧的尖锐叫声,勒在我脖子上的丝带松开了,抓着我脚踝的手也放脱了,我像一根水草似的浮出水面,喘息着,仰头望着天空中的巨龙。
  巨龙慢慢下降,停在我的面前,我伸手摸它唇上的长须。
它似乎想甩头躲开我的手,却终究没有那样做,我也放弃了摸它的长须,而是张开手臂紧紧抱住了它巨大的脑袋。
我放声大哭起来,它只是默默垂着头陪在我身边。
  直到现在,我也很难想明白自己当时的心情,只是觉得那个威严的庞然大物一点也不可怕,甚至十分亲切。
当它变回猫的模样时,可以想象我是如何地吃惊。
它变回那种懒洋洋的模样,我在它的身上再也找不到一丁点黑龙王者般的摄人威仪,以至有好长一段时间我怀疑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
  直到有一天晚上下起了雨,懒猫突然开口道:“喂,丫头,呆在家里哪儿都不要去,我出去一会儿。
不要把我出去的事情告诉夜秋白。
”  夜秋白是爷爷的名字。
  我呆呆地点头,它就变成一条黑龙飞上天,消失在漆黑的雨幕中。
我惊得合不上嘴巴。
可能它觉得反正已经被我看到了真身,再多看几次也没有什么关系吧?从那之后,它变回龙的次数越来越多,遇到突然下雨或者下雪的天气,它会跑回家叼一把伞或一件厚大衣去学校接我下课。
如果碰巧路上没有人,它甚至变回龙的样子背我回家。
  忽然一个炸雷打下来,把我从回忆里拉了回来。
我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天哪,五点五十五分。
夜川云一向守时,像今天这样迟到将近半个小时可真是奇闻。
以四月的时令来说,到晚上将近七点钟天还是亮着的,但因为下雨,现在天已经快要彻底黑下来了。
  “辟邪,你还不走吗?再晚就没有公交车了。
”黄雅莉抱着书袋走出教室。
  我叹了口气,“我没有带伞。
”  “昨晚天气预报讲今天有雨的。
你从不看天气预报吗?咦,你家的猫咪今天怎么没有来送伞?”  “谁知道呢,我再等一等吧。
”  “那好吧,我先走了。
”  “嗯,拜拜。
”  我抱着肩膀又站了一会儿,眼看天越来越黑,忍不住想,也许夜川云今天不来接我了?毕竟它是从来不迟到的啊。
  坐公车的地方在学校大门口,从这里跑到学校大门口,速度快一点的话三分钟就差不多了。
  深吸了口气,我把塑胶的手提袋举在头顶冲进了雨里。
  冲到学校大门下的时候,刚好看到最后一班公车车尾的红灯消失在雨幕里。
  “混蛋!走那么快!”我失望地一脚踢在不锈钢大门上。
回头望望教学楼那边的灯光,我突然有点后悔。
要是夜川云去那边找我,不是就找不到我了吗?难道要再跑回去?我拉拉紧紧贴在身上的长袖衬衣,反正衣服已经完全淋湿了,就算这么跑回去,再淋上更多的雨水也没关系吧?  我正胡思乱想,一束灯光突然亮了起来。
我眯起眼睛,发现学校门前立着的石碑旁边停着一辆轿车。
  “小姑娘,这么晚了怎么不回家啊?”车窗摇下一半,一个面目慈祥的老妇人问我。
  我心里咯噔一下。
  又是她。
  “我家住在永信坊一带,我印象中你也是去那个方向的是不是?我可以载你一程。
”老妇人柔声说。
  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拒绝她。
近来常常无缘无故地遇到她,巧合太多了,使我感觉非常不好。
爷爷曾告诫过我: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如果有,最大的可能性是有人故意制造巧合的假象。
  我仔细打量她,依然没有任何破绽,我在她身上找不到一点属于异世界的气息。
  从小我就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能够看到异世界的生物,听到异世界的声音。
这种特殊的能力给我带来了无尽的麻烦,比如有时候我会把异世界的声音误认为人类世界的声音而应答,周围的人就会奇怪地看到我自言自语。
我曾经怀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爷爷才派夜川云来跟着我,保护我。
当我问爷爷这个问题,爷爷一向平淡高远的脸上却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不要着急,等你长大,就会明白一切。
”  “天黑了,一个人在路上走很不安全的。
”老妇人微微一笑,“怎么,怕婆婆是坏人啊?”  我转念一想,既然她不是“非人”,还能对我做什么坏事呢?看她年纪一大把,就算要绑架我,我也打得过她。
  “那就麻烦您了。
”我鞠了个躬,朝她的车跑去。
她连忙打开另一边车门,用手挡着车门上方。
  我感激地说:“不用了,我小心一点就好。
”  她看着我坐上车,帮我拉上车门,不满意地说:“你家里人不给你送伞吗?这么大的雨,让你在学校等了这么久。
”  “以往很准时来接我的,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迟到了。
”我漫不经心地解释。
只不过是个奇怪的陌生人,我没必要告诉她我爷爷身体不好,更没必要告诉她我家里有一只能变成黑龙的懒猫,这只懒猫本来应该回家叼一把雨伞来接我下课的,却没有来。
  汽车平缓地行驶在雨幕里。
雨实在是太大了,外面的能见度非常低,路灯只能照出一小片柔和的白晕,两米之外便是黑漆漆的一片。
春天的雨夜竟然有些冷,发现我在发抖,老妇人把暖气打开了。
  “不用。
”我不好意思地说。
  “学生要上课,还要考试,感冒了就不好啦。
”老妇人温和地笑了笑。
  “婆婆,您住在永信坊哪里啊?我一个同学住在那边,我经常去那边玩儿,怎么从来没见过您?”这句话纯粹是撒谎,我从小就被爷爷关在家里,朋友都很少交,更别提跑出去玩儿。
  “永信坊207号的苏家,我是新搬来花溪住的。
”  “嗯嗯。
怪不得没见过您。
您怎么会来花溪?这边是您的故居,所以晚年的时候回来居住吗?还是这边有亲戚?”  “算是亲戚吧。
”老妇人轻轻叹了口气,忽然微笑起来,热情地说:“小姑娘,有空可以去找婆婆玩儿啊。
婆婆家以前是做酥饼的,家里有很多玫瑰酥、月季酥、迎春花卷啊什么的……都很好吃的。
婆婆一个人很寂寞,你带同学来婆婆家吃饼好不好?”  我那种不好的感觉又来了。
我不知道我的这些感觉从哪里来,她明明不是“非人“嘛,也许是因为不习惯陌生人的热情?  车厢里的温度升上来,我有点昏昏欲睡。
  隐隐约约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喷到脸上。
我猛地睁开眼,看见一张缓缓靠近的布满皱纹的脸,喷到我脸上的是老妇人的呼吸,她直勾勾地瞪着我,眼中的神色诡异得要命。
我尖叫一声,拼命往后躲,脑袋重重撞到了玻璃上。
剧烈的疼痛感使我想起来自己是在老妇人的车上。
该死,我怎么睡着了。
  “你究竟是谁?你想干什么?”我抱着头愤怒地质问。
  汽车泊在路边,恰好在路灯下面,车前方大灯的光线和路灯的光线汇集在她的脸上,照出一张铁青衰老的脸,精心描画的淡褐色嘴唇正轻轻颤抖,灰暗的眼睛下挂着大大的眼袋。
  这个车厢里,我一秒钟也不想再呆下去。
  我用力推开车门,在雨中奔跑起来。
老妇人在后面大声喊话,雨声、雷声交织在一起,她喊的什么我一句也没听到。
我一边没命地跑,一边仓惶地回头张望。
老妇人也下了车,挥动手臂,脚步蹒跚地追我。
  我吓得魂飞魄散,跑得更快了。
  2.谜之宅  我一口气跑到家,一屁股坐到门口的台阶上,一动也不想动。
  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我尖叫着跳起来,一只肥猫直立在我身后,用一双分别为琥珀色和翠绿色的眼珠严肃地瞪着我。
  “吓死我了!”我长出了口气。
  “以后等不到我,不可以自己离开。
”  “是你晚了嘛!我都等了你半个小时了。
”我抗议。
  “你就一直等。
”  “不要!像个傻瓜似的。
”  “我每天等你下课,可从来没有抱怨过。
”  “你是猫,当然没关系了。
我可是人啊。
”我继续抗议。
  “我不是猫,我是龙。
”猫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微笑。
但这也许是我的错觉,好像没见过别的猫会笑啊。
  “龙大人啊,那就拜托你以后不要迟到。
我有三份卷子要……要……阿嚏……要做啊,写得快也要写到十一点钟,等了你……啊……阿嚏……这么久,大概要写到后半夜了。
”我欲哭无泪,“死了,好像要感冒了……唉,我非念书念得把命送掉不可!”  “又没有人逼你念书。
”懒猫不屑一顾。
  “别人都是这样念书的好不好?”我翻了它一个白眼。
龙哪里知道做人的烦恼。
  “你们人类做事情都是没有目的的,因为别人那样做才那样做吗?”  “嘁,你不懂啦……阿嚏……”我拽出脖子里挂的钥匙打开大门,等懒猫进来,把门反栓上,飞快地跑了进去。
  两点灯光分别从厨房和爷爷的工作室照射出来。
  换上拖鞋,先跑去爷爷的工作室,“爷爷,我回来了。
”  爷爷抬起头打量我,“淋这么湿啊?”  “因为雨很大啊,而且风也很大。
”我回答。
很早以前我就发现,夜川云很忌讳爷爷知道它没有紧紧跟在我身边。
虽然夜川云没有要我替它扯谎,但我还是帮它隐瞒了因为它的迟到致使我独自回家的事情。
我猜它一定也希望我这样讲,但因为它贪玩忘了接我下课,感觉不好意思,所以没脸要我帮它扯谎瞒过爷爷。
  “明天买件雨衣吧,盖到膝盖那种,再下雨就不怕了。
快去冲个热水澡,小心感冒。
换了衣服就快去吃饭,饭在厨房里。
”  我答应一声,回房间拿了件睡衣,去浴室冲热水澡。
脱衣服时,手指不小心碰到肩膀,我连忙把手指缩了回来。
从有记忆起,左肩便有一个黑色烙印一样的逆万字符印。
在它的外围,又有一个暗红的莲花形状的符印。
我讨厌它们,因为它们我不敢穿吊带的衣服,不敢和别的孩子一起游泳。
  爷爷说这是胎记,但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胎记。
  还有我的名字,辟邪,多么奇怪的名字啊。
明明是能看到异世界,一不小心会和异世界扯上关系的人,却偏偏叫辟邪。
  我洗完澡,换上睡衣去厨房时,懒猫已经不见了,桌子的一边是留给我的饭,另一边是爷爷给懒猫准备的新鲜排骨。
别人家的猫都是在地上吃饭的,我们家的猫却是坐在桌子上吃饭的,而且每餐必须有生肉,所以我从来不邀请朋友到家里来吃饭。
  我突然发现不对劲儿--排骨是完整的,懒猫根本没有动。
咦?怪不得它今天没有接我下课,看来是嘴馋了跑出去找野味吃去了。
  用过饭,收拾干净厨房,把懒猫没动的排骨放回冰箱,我打着喷嚏回房间准备写作业,这才发现我把装卷子和课本的手提袋忘在了那个老妇人的车上。
抬起手腕看看表,已经七点二十了。
  窗外风雨飘摇,实在是不宜出门的天气啊。
  我急得原地打转,懒猫趴在我的床上呼噜噜睡大觉。
  “永信坊207号的苏家。
”我喃喃念着,抽出笔筒里插着的圆子笔在台式印花日历上写下老妇人告诉我的地址。
  被老师念死算了,反正我现在绝对不会跑出去拿回卷子的。
  我赌气地想着,掀开被子躺下。
  第二天早上醒来,嗓子又干又疼,鼻子也堵了,头晕得抬都抬不起来。
闹钟响的时候,我头疼得像要裂开,蜷在被子里一动不动。
懒猫绕着我转了两圈,出去找爷爷。
  爷爷摸摸我的头,吃惊地说:“烧得这么厉害,请一天假吧。
”  我正发愁卷子的事情,连忙一口答应,心里盘算着上午睡上一觉,下午去永信坊索要装课本和卷子的书袋,晚上把卷子给做完。
  爷爷调了一副药给我,掺了蜜汁仍然苦得要命,但效果也好,窝在被子里睡了整个上午,发了一身的汗,感冒就好得差不多了。
我起床喝了点粥,接着便听见爷爷在外面喊我:“辟邪,你同学来看你了。
”  “等我一下。
”我喊了一声,趿上拖鞋跑出去一看,竟然是黄雅莉。
  玫瑰丛旁,爷爷随手剪下一枝娇黄的玫瑰递给黄雅莉,她高兴地接过去,猛然抬头望见我,眼睛一亮站了起来。
  “怎么会跑来看我?”我跑下台阶。
我和黄雅莉关系虽然不错,但还没有到发个烧就来探视的程度。
  “担心你啊,就来看看咯。
”  “发烧而已,吃过药已经好多了。
”  黄雅莉露出一丝疑虑的神情,似乎在考虑肚子里的话要不要说出来。
我困惑地看着她,感觉她今天不太常。

编辑推荐

  今何在:《轻狂之战》精彩仍在继续;王晋康:《我证》中国科幻巨擘最新作品;飞花:《大漠流华记》千年之恋,两世情殇;叶沧浪《神龙少女奇谈》闪耀新星,温馨幻想。  当阳光映入眼帘,梦想就在此刻迸发,前方飞扬的白鸽挥动翅膀,邀请我们一起飞翔。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奇幻,今何在,轻小说,青春,科幻,杂志


    少年闪耀(第2辑)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3条)

 
 

  •     望穿秋水等待中……
  •     又一本奇幻类杂志书,作者阵容强大,值得一看.........
  •     很好看,什么时候出下一期
  •     一直爱阿狸,一顾倾人城
  •     看了几遍,冬天应景、夏天祛暑。内容也比较生动
  •     故事大气,故事更好
  •     很值得一看。,虽然没有现在的文笔。却是很真诚
  •     不错的小说哦,这是中国人第一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者
  •     积分多多啊,没人看吗?哈
  •     这版本的封面,期待下一册
  •     但都很经典,难看死了。语言累赘
  •     巧妙,这本九州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他和九州志VOL.009在封面上的共鸣
  •     可是这怎么看都是2手的,很精彩
  •     必须是每本都买,老猪的书
  •     沧月的书肯定是值得一买的,太惭愧呢。
  •     有点后悔,搞笑与感动齐灰~
  •     但大致介绍的内容很吸引人,回忆。
  •     非常喜欢马丁的这部作品,斯布雷特果然是很赞的角色
  •     喜欢沧月的孩子们可以去读啊,非常惊艳的文字
  •     实在太好看了,不太精彩
  •     刚刚开始这个系列的第一本,梦幻
  •     一直大爱沧月,质量不错。喜欢九州的同学可以入手。
  •     我都翻了几遍了!,可惜没写完。
    天行健个人觉得其实很无感。
 

青春文学类PDF/TXT下载,玄幻/新武侠/魔幻/科幻PDF/TXT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