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延年

所属分类:叛逆/成长  
出版时间:2008-02   出版时间:长江文艺出版社   作者:知名不具   页数:164  
Tag标签:小说,Pook,青春,柯艾,最小说  

内容概要

  蔡亭初慢慢弯下腰,捡起一朵凋落在地上的黄色花朵。软枝黄蝉。圆卵形的花瓣上还沾有一些昨夜的露水。亭初捏着花柄将花朵旋了一圈,水珠便破碎飞洒开来。溅落到白色的棉质衣面上,陡起的一个淡色的水斑,在布面上迅速地扩散并渗透了进去。  吸收得不落一丝痕迹。  亭初想象着那些水分子悄无声息地奔涌向四面八方,不断地将自己最小化,终至默默无言地隐没进纵横复杂的纤维中。  看起来就是这样。  没有痕迹。也没有声音。  真的是这样吗?  蔡亭初伸出手指,按住衣服上刚才溅到水珠的地方—虽然非常细微,但却是无比真实存在着的冰凉触感。那凉,仿佛瞬时就刺入皮肤般,扯出一丝极隐的疼痛感。  但还是被指尖捕捉到了。指节不自觉地缩了一下。  她想起那天,听到妈妈说婚礼的日期终于定了下来时,也是这样的反应。亭初当时坐在餐桌前,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连表情也没改变。只有握着筷子的右手食指,不自觉地屈动了一下。  没有表露,却真实存在着的感受。  存在在哪里呢?  “原来在这里啊。”  亭初回过头。蒋珞玮站在她身后,外套的帽子兜在头上,仿佛剪出来的一个深色身影,立在清淡的薄雾中。

章节摘录

  第一章  1  蔡亭初慢慢弯下腰,捡起一朵凋落在地上的黄色花朵。
  软枝黄蝉。
  圆卵形的花瓣上还沾有一些昨夜的露水。
亭初捏着花柄将花朵旋了一圈,水珠便破碎飞洒开来。
溅落到白色的棉质衣面上,陡起的一个淡色的水斑,在布面上迅速地扩散并渗透了进去。
  吸收得不落一丝痕迹。
亭初想象着那些水分子悄无声息地奔涌向四面八方,不断地将自己最小化,终至默默无言地隐没进纵横复杂的纤维中。
  看起来就是这样。
  没有痕迹。
也没有声音。
  真的是这样吗?  蔡亭初伸出手指,按住衣服上刚才溅到水珠的地方——虽然非常细微,但却是无比真实存在着的冰凉触感。
那凉,仿佛瞬时就刺入皮肤般,扯出一丝极隐的疼痛感。
  但还是被指尖捕捉到了。
指节不自觉地缩了一下。
  她想起那天,听到妈妈说婚礼的日期终于定了下来时,也是这样的反应。
亭初当时坐在餐桌前,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连表情也没改变。
只有握着筷子的右手食指,不自觉地屈动了一下。
  没有表露,却真实存在着的感受。
  存在在哪里呢?  “原来在这里啊。
”  亭初回过头。
蒋珞玮站在她身后,外套的帽子兜在头上,仿佛剪出来的—个深任身影,立在清淡的薄雾中。
  是来找自己回去的吧,她看着不远处的男生,心里想着说点什么话好呢,可是能说点什么才算好呢?  之前总共才见过两次面。
  今天不过是第三次罢了。
  2  李元膺的词里说,一年春好处,不在浓芳,小艳疏香最娇软。
  在这早春的天气里,什么都是轻冷薄寒,淡红浅绿般的,笼着模糊无概念的影子,万物都被绵绵的烟雨稀释着。
叶长得疏淡,花开得含蓄,街道的线条都长了绒绒的边。
  选择这个时间举行婚礼,好像并不是多么合时宜。
微凉的四月天里,不能穿露肩的礼服裙,不方便在室外花园开热闹的派对,连那些祝贺的人群,送上的鲜花——好像都被这空气中若有似无的雨水味浸得软蔫蔫的。
  这就是蔡亭初对妈妈今天办婚礼的看法。
  这些看法当然不会对妈妈说。
  酒店的大堂喧闹而明亮。
人头攒动,觥筹交错。
妈妈穿着水红的套裙,蒋叔叔穿着深色的西装,两个人端着酒杯巡梭在二桌桌酒席间,胸前那一簇金字襟花映着水晶吊顶灯,闪闪的耀着。
  大红绸底。
烫金描字。
  新郎。
新娘。
  蔡亭初的眼睛一路跟着那一对新人转,看得累了,把目光收回来,眼睑这么一垂一抬间,就撞上了桌对面的蒋珞玮。
  —个才见过三次面的人,过了今天,就变成一家人了。
  天天在一起的,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蔡亭初始终觉得有些莫名。
好像春天遭遇的一场雪,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就算可以探究出那些纷纷扬扬的来源起因,但那又如何,比起这些,更应该做的是接受慢慢被覆盖填满的事实吧。
  比起蒋叔叔,比起妈妈的再婚,比起这场宏大的婚礼一更应该去接受的,好像是以后需要朝夕相处的这个多出来的一个“哥哥”吧。
  蔡亭初站起身,端起面前的酒杯,学着妈妈的样子,对着满桌的客人,对着蒋珞玮,微笑着谛——  “我敬大家—怀。
”  韶光共追游,但莫管春寒,醉红自暖。
  3  酒店里的喧闹声,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听起来,像是隐秘的潮水在拍打岸边。
  浅浅的,绵密的波动,浮在这个僻静的小花园之外。
  “我还不想进去。
”  蔡亭初干脆顺势在花坛边蹲下来,侧头望着蒋珞玮: “我想在外面多杲一会儿。
”  男生也在原地蹲了下来,并拂掉了兜在头上的帽子。
厚质衣料发出一阵簌簌的摩擦声。
  亭初低着头,拿这花朵去拨弄地上的积水,时而侧头看看一边的蒋珞玮。
心里想着,一次看清楚一个部位,最先是眉毛,然后是眼睛——这样依序往下,把这个人的样子记一遍,然后在低头的时候又在水里描画温习—遍——  左边一道,右边一道,没有特别飞扬的弧线,普通的眉毛;微凹的眼眶,墨色的瞳孔,也是很普通的眼睛。
  就这么一低一侧来回了几次,等描画到嘴巴的时候,男生突然张开了口——  “嗳,我们回去吧。
”  蔡亭初抬起头,男生已然站起身,把手习惯地插进外套口袋里,望着她:“我是说——我们回家里去吧。
”  亭初扶着腿慢慢站起来,软枝黄蝉的花朵掉在了脚边。
  “你不是不想再回筵席么?开始又喝了那么多酒,不如回去睡觉算了。
”蒋珞玮神色平静。
  觉得喉咙发涩的是蔡亭初,不知道是因为之前喝了酒的缘故,还是现在莫名的紧张感,头顶胀晕晕的,只来得及反应出—个单音节的“噢”字,身体就跟着男生的动作踏出了脚步。
  一起回家。
  回程的路还是要经过酒店,真切地听着那嘲杂声渐次清晰,蔡亭初觉得自己和蒋珞玮好像两条向岸边泅渡的鱼。
空气里满是水的味道。
  经过酒店门口的时候,蒋珞玮忽然顺手从堆叠的花篮里抽出一枝纯色百合,递给旁边的蔡亭初。
  “喏,送给你。
”  亭初执着这百合,愣愣地看着男生的微笑。
  ……“哥哥”么。
  第二章  1  蔡亭初醒在满满一床细碎的粉色花瓣里。
  一只淡黄的蝶。
一只浅紫的蝶。
在眼睛一眨一闭的模糊视线间,好像翩动了翅膀,轻轻停驻在蕊间。
  淡粉色的墙壁,嵌着一盏桃心状的壁灯——蔡亭初杲了一下,转转眼珠,看到靠墙的书桌,刷着淡淡的粉色珠光漆,一只巨型的Kitty坐在上面低望着她,眼神比宿醉后的她还要呆滞。
  亭初坐起身,环视了一下四周——完全清醒了过来。
  ——这就是我的新房间?!谁给我弄的满屋子的粉红色啊!?  蔡亭初倒提着那只Kitty的后腿,冲出房间站在过道口就喊:“妈一”  客厅一片寂寂的回声。
  “醒了?”  蔡亭初吓一跳,回过头去看到交叉抱着胳膊靠在门边的蒋珞玮。
  “他们两个去上班了——”男生解释一下没人回应的缘由,然后又用眼光示意指指蔡亭初提着的Kitty公仔猫, “怎么,不喜欢?”  不待女生反应,蒋珞玮就跨过两步,走到对面的房间门口,探头看了看,啧了一声:“还真是满版的粉红色啊——”然后转过身,看着还杵在过道口搞不清楚状况的女生,微笑着说,“都是特地为你准备的啊。
”  特地?为我?准备的?  蔡亭初仰起脸,愣愣地对着眼前这张微笑的面容看了半天,在脑袋里拼命把这些问号的断句连成能够理解的整体,指着自己房间的门口问道:“你——这些都是你准备的?”  整个下午的时间都只有蔡亭初一个人杲在家里。
  这个完完全全的新家,昨天还是完成装修后的第一次入住。
从酒店回来后睡意浓重,连灯也没开就摸黑扑进了被子里。
  蔡亭初抬头看了看客厅墙上的挂钟——两点四十分。
睡得够久的。
  现在睡是睡饱了。
气也气饱了。
  ——“反应挺快的嘛。
还以为宿醉后的脑子会变迷糊了呢。
”  ——“都是我特意安排装修成粉红色的,全部都是Pink噢。
”  ——“见你经常穿一身白的,就猜想你肯定讨厌粉红色。
呵,Kitty猫倒是不确定——不过看来是赌赢了。
”  以上都是蒋珞玮临走前撂下的话。
  这算是开战宣言了吧。
蔡亭初对着洗漱室墙面的镜子,咬着牙刷忿忿的想。
  2  其实工程比想象中要来得轻松。
  在厨房找到一个空的纸箱,把男生房间的原木书桌台面上和抽屉里的小物件收纳进箱子;再将柜子里的衣服抱出,通通堆到那张粉底碎花的被面上;杂志和篮球依样搬到这边的粉红色房间墙角堆好——最后,亭初拍拍Kitty的大头,对它说:“请跟随买你回来的那个主人吧!”然后就跨着大步跨进对面的房间。
  还好在主卧室的衣柜里找到了新的被套,迅速地更换完后,蔡亭初倒在新铺好的床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首战告捷。
  原早就知道这套新的居房是交由蒋叔叔那边装修。
怕麻烦的妈妈向来就不爱管这些事。
先前妈妈问自己对房间有什么需求的时候,亭初心里还存着个模糊的隔,就说“随便,普通就好”。
但想来也知道蒋叔叔这边不会真的随便处置——可这弄得也太不普通了点吧!  蔡亭初望着天花板闷闷地想。
  是蒋珞玮的主意么。
  那个总共才见过几次面,老是穿着一套深色的阿迪达斯的男生,像个轮廓不清的影子,遥遥地存在于远处。
可是,婚宴那天的笑容,和今天扬起嘴角的样子,真的是同一个人么?  可是,那毕竟是亭初长这么大第一次收到的——男生送的花。
现在那枝百合就搁在旁边的床头柜上。
  亭初看了一眼那花,翻了个身把脸埋进被子里。
  腹腔里发出一阵叽里咕噜的闷哼。
  ——肚子饿了。
  3  蒋叔叔是个非常——呃,有个性的人。
  “酒仙,昨儿没敬你,今天补三杯啊。
”蒋叔叔说着,真的提起酒瓶准备斟。
  蔡亭初慌不迭地伸手挡——开什么国际玩笑! “白酒哎!”  “昨儿你不是轻轻松松就摆平了一两瓶啤酒了么,几杯白酒算得了什么。
”蒋叔叔挑起一边眉毛。
  蔡亭初瞄了一眼旁边不做声的妈妈,低下头,脸颊有点发热。
  “女孩子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啊。
”蒋叔叔放下酒瓶,语气轻描淡写,目光意味深长。
  蒋叔叔是个非常“个性”的人——  蔡亭初想了半天,才想到这么一个形容词。
  这事算告一段落了吧。
  亭初想到昨日的婚礼,记忆的场景还笼浸在一片烟雨迷蒙里,而眼前踏踏实实暖黄的灯光,真真切切弥漫的饭菜香,还有沉实花纹的木制餐桌四面,坐得满满当当的四个人,再没有一寸多剩的空隙,被横置的天顶和矗立的墙壁包围成一个完整的空间。
  这个空间,是不是就被定义为“家”呢。
  不习惯多少还是有的吧。
  餐桌对面的人还是妈妈。
左边的是蒋叔叔。
右边是蒋珞玮。
原本那里没有人,空气透明没有质体。
而现在有了真实的人存在——亭初分不清那种胸口沉突突的感觉是稳妥还是隔碍。
  “酒仙。
”蒋叔叔又招呼她一声。
蔡亭初涨红着脸,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新房间还凑合不?我让蒋珞玮都按你们女孩子的喜好装修的。
”  蔡亭初停下筷子,看看左边,又转过眼睛看了看右边。
  新进的两个存在——  不讨厌蒋叔叔这个人。
  可是,却想不通蒋珞玮这个人。
  第三章  1  第二天早上起来上学,蔡亭初犹豫地拉着门把,想到底要不要锁门。
  谁敢保证对面房间的人不会趁她不在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
  蔡亭初想起那粉红色的珠光油漆桌面和没嘴的Kittv猫的呆脸,脖子后面立即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还是锁上为妙。
  “咯哒”一声对面的房门开了。
  男生蓬着头发打着呵欠走出来,看见站在对门的蔡亭初,慢慢拢起涣散的视线。
  女生收紧胳膊摆出防卫的姿态。
  蒋珞玮和蔡亭初对视半晌。
男生忽然微微一笑。
  蔡亭初感觉脖子后面又立即泛过一阵鸡皮疙瘩。
  还是先闪为妙。
  主卧的门还关着。
妈妈和蒋叔叔都是九点上班不需这么早起。
  洗漱室配置的是双人间。
两个人各占一隅,快速收拾自己。
还要赶七点的早自习,蔡亭初额角的鬓发还沾着匆忙间没抹干的水珠,冲到门口后一只手扶住门框,弯下腰用另一只手去钩皮鞋的搭绊扣,准备出门。
  蒋珞玮斜挂着挎包也走过来,忽然俯下背,将鼻尖凑近亭初的头顶——“唔,是这个香味没错。
”女生惊吓得转头猛然直起身,后面的男生也同时反应飞快地抬起下巴,站直脊背,回复到垂下视线的姿态。
  “被子睡过一晚的。
”蒋珞玮穿上球鞋,抓住把手旋开门,侧过头对愣在那里的蔡亭初微笑,“——有体香。
”等亭初反应过来蒋珞玮话里的意思——比起两边脸颊辣辣的热度,其实整个背部爬满的鸡皮疙瘩更加难忍。
  果然不能大意。
蔡亭初一路都在懊恼怎么忘了把原来那个被套也一并换掉,结果现在让蒋珞玮抓住这点,扳平一局。
  2  妙妙妙。
我想大声叫。
整个世界都听见我的心在跳。
  课问休息的校园广播里,在放徐怀钰的老歌。
  几个男生或趴或靠聚在栏杆边上,一边愤愤抱怨着:“校园广播就是OUT!”一边又自我排解道:“能放两首流行歌曲已经是不错了。
”  “我靠,上次还放那啥的民歌呢,尾音拖得跟京剧似的——”其中一个男生跳到击漕r,卷起红格子衬衫的衣袖把胳膊夸张地抡成—个长长的弧。
  弧线的另一头落在蔡亭初的头上。
  先是遇上了一个鼻子,再是承接了一个拳头。
我的头真的有这么受欢迎么?  “你帮我看看这里,是不是长了金红色或者金绿色的毛?”蔡亭初面无表情地指指自己的头顶。
  “啥?”项紫翻翻lata,“你是冰岛人哦!?”  “冰岛人长金红色的头发么?”蔡亭初睁大眼睛望着对面的项紫,“还是金绿色?  “……我随便说个莫明其妙的国家而已。
”项紫摊摊手,“你到底想干吗?”  亭初叹口气,重新又软绵绵地趴回桌面上。
  还在想早上的事情。
  之前在课间,经过走道的时候也是这样。
本来是可以避开那个拳头的。
虽然走路的过程中也一直处于半放空的神游状态,可是也被男生们的喧哗声扯回大半思绪,刚一抬眼看到人群里蒋珞玮的脸,停怔了一下。
就刚好切合到那个男生抡起的抛物线的速度与降落点。
  广播还在哇哇地放着:路人不重要,小狗汪汪叫。
噜啦啦啦噜噜啦啦。
  噜啦啦啦噜噜啦啦。
  真是一场完美的出糗表演。
  3  所以蔡亭初才想研究下自己是不是最近被老天关照过度。
像是类似于在她头顶插了几根醒目的怪色毛发,提醒各路衰神:“看准哦,好好陪她玩。
”  郁闷就是头顶周围聚集的厚湿厚湿的雨云。
  一团黑影从前方覆上头顶。
真有乌云啊?——蔡亭初莫名的抬起头。
  是—张陌生的男生脸孔。
  又觉得哪里有些眼熟起来——蔡亭初仰着脸,和男生互相对视着。
  “你来这里干吗?”项紫举起厚厚的资料书毫不客气地照着那个男生的头砸过去。
  “师太!下手轻点噢!”男生抱着头嗷嗷叫着。
  项紫瞪圆眼作势要再打,蒋珞玮从后面走过来,先一步对男生屁股踢了一脚。
  哦,想起来了——是之前在走道上比划弧线的那个红格子衬衣男生。
  蔡亭初颇为无言地看着眼前这三人揪打成一团。
滚滚狼烟。
  旁边的同学一边看着热闹,一边感叹: “这仨儿分班了还是感情好啊。
”“可不是,瞧这纠缠的亲热劲儿。
”  原来蒋珞玮和项紫跟这个男生都是很熟的朋友么。
蔡亭初想。
  “好了好了,我正事还没办呢——要跟人家新同学道歉的啦!”男生把红格子衬衣的衣领角从项紫手里拽回来,拍拍平整,对蔡亭初嘻嘻笑着说, “之前的事实在不好意思啊——你的头没事吧?”

编辑推荐

  因父母再婚,蒋珞玮和蔡亭初再次见面,在住新家的第一天他们俩就打出了开战宣言,面对全新定义的家庭关系,两个人在共同成长过程中发生了一系列状况……  是“POOK”系列第二波,该书将带给你全新的口袋书体验!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小说,Pook,青春,柯艾,最小说


    梦延年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0条)

 
 

  •     一直很喜感的,也值得一看!
  •     就很开心的书,这次东西质量没问题的
  •     但是不否认书还是蛮精致的。,支持一下国内的漫画~~~~~~~
  •     若坚信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图文结合更形象地让读者融入到故事中了
  •     我其实在以身试法,但真的是一本好书
  •     搞笑有趣,很不错
  •     人性的扭曲。,凑单买的
  •     小时代神马的,觉得应该会很好看的。但是后面买了才觉得失望
  •     不错的哦,喜欢贾徵景(*^__^*) 嘻嘻……
  •     不是吧,2009-10-03 21:59:17 悲哀的回忆:
    小小说
  •     是朋友介绍的,超喜欢这书的
  •     里面的其它人的小说完全是充数,慢慢唤醒沉睡的心灵
  •     价格和厚度越发成反比,小时代是我最喜欢的系列
  •     上帝,和原来不大一样~
  •     这本书啊,包装还可以
  •     感慨时光的飞逝。。。
    爱、离我们远去,我最喜欢的小说杂志是《萌芽》
  •     都是很好的啦!!!!!!!,一共买了一套。
  •     最映刻,孩子喜欢
  •     但还是买齐了。,她很喜欢。
  •     我也觉得我脱节了,终于出书了
 

青春文学类PDF/TXT下载,叛逆/成长PDF/TXT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