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赌妃Ⅰ

所属分类:爱情/情感  
出版时间:2007-11   出版时间:江苏文艺出版社   作者:晚歌清雅   页数:248  
Tag标签:穿越,小说,言情,晚歌清雅,网络小说,爱情  

内容概要

  我开赌坊小赚一把了呀,那我就多开几个弄个连锁店怎么样?  好不容易傍个大款那只有好好爱喽,干吗又若即若离的?  主人公温雅遭遇了绑架、误会、追杀、坐牢……平静的赌坊生活被搅扰、打乱。从歧国流落到望国,她被阴差阳错地冠上了两个王朝的王妃称号。是离开,还是留下?是非恩怨,爱恨情仇,最终将她和心上人逼至悬崖尽头……  21世纪超级美少女温雅一个不小心穿越回了东望国,不懂历史,不懂政法,不会画画的她只会打游戏,玩扑克。又一个不小心撞上身世显赫的四个超级大帅哥,一个是貌似单纯的望国王子,一个是冷俊神秘的“赌坊老板”, 两个“风流倜傥”的名门之后,个个非王则贵,且个个为之神魂颠倒。国师预言,古灵精怪的温雅居然是夺得王权的关键,于是,拉开了一场王位、美女的争夺战。面对权术之争,她心中那座天平会倾向谁?四个情深义长的男人,她到底爱谁?最终,她又将归向哪里……

书籍目录

卷7
穿越之我的古代老公——在阴谋策动的日子里卷8
穿越之我的双面人生——左边是歧,右边是望卷9
穿越之我的宫廷生涯——红尘寸寸泥中血卷10
穿越之我的如梦人生——无为有处有还无卷11
穿越之我的今生今世——冷暖相随,悲欢同泪卷12
穿越之穿越又见穿越——时空无法隔绝的思念

章节摘录

  穿越之我的古代老公——在阴谋策动的日子里  出尔反尔死人妖  我来到门边,低头看着没有栓上的门栓,脑海里一片恍惚。
我居然不知道,刚才那一段路是怎么走过来的。
仿佛那一刹间,已经过了一千年。
  慢慢地,颤颤地,我的手扶上门栓,门就自动地“吱”的一声开了,风立刻像奔腾的江水一样奔涌了进来,吹得我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身后有双手适时地扶住我,我下意识地回过头,映入眼帘的是枫眠一张沉静而忧伤的脸。
  “枫眠。
”我在心里喃喃地念着。
  他温柔、沉静,体贴人又可以被我欺负,这分明就涵盖了我梦想中白马王子的所有特质。
但是,为什么当这样一个人真正地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心里喜欢上的,却是另一个呢?  转过目光看向门外的院子,那一道熟悉的身影就站在萧瑟的晚风中,看到我,他踯躇着脚步,想要向前,又退了回去。
  我低着头,缓步走下台阶,不敢靠近他,也不敢抬眼看他,只能任由沉默在我们两人之间蔓延。
  “你说。
”半晌,他开口了,声音低沉而和缓,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我……”要说的话如鲠在喉,哽咽了半天,才说出三个字,“你,走吧——”  在一刹那间,四周万籁俱寂,静得只有彼此之间的呼吸声。
  “这是你的决定?”他缓缓地开口问我。
  我低垂着头,点了点,眼泪却不由自主地从眼眶里簌然而下。
  他又沉默了一下,说:“那好,我走,你好好照顾自己。
”  听他这么说,我的脑海里又是一片空白。
只有一个念头反复地旋转着:他要走了,他真的要走了,是我叫他走的!  感知到他的身影从面前移开,我下意识朝他离开的方向冲上一步,想冲上去抓住他的衣袖,不让他走,但双腿却像灌了铅一样地,移动不了。
只是站在原地,茫然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院门的那一边,泪流满面。
心像是被掏空了一样,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
  “雅雅!”身后忽然传来枫眠的一声惊呼,接着是“啪啪”两声交手的声音,我眼前一花,天地开始旋转。
当我定睛回过神来,赫然惊觉我的身体居然已经悬在了半空。
再一侧头,就看到头顶上方的那张熟悉的脸庞——裴若暄?  他……他竟然抓了我,就这样飞檐走壁地从凤家出来了!  醒过神来,我挣扎起来:“裴若暄,你这个浑蛋!你这个出尔反尔的混账!”我握起拳头,在他的胸膛上如雨点般地砸着。
他微微蹙了蹙眉头,却硬是闭紧嘴巴,任我怎么打他、骂他都一声不吭。
  他又骗我!  明明说了无论我选择什么,他都会接受的!现在却又这样不由分说,抓了我就走!既然他要来硬的,刚才又何必假惺惺地让我自己决定!  我气死了,我讨厌他,讨厌死了!心里又是委屈又是气愤,转头张口就“啊呜”一口咬在他肩上。
本来只是发泄一下我心头的怒气,没想到一口咬下去,立马就有一股腥咸的味道流入我的嘴里,我愣了一下——是……是什么味道?我怔怔地抬起头,借着月光,骇然发现,我那一口咬下去,那块地方竟然殷红了一片。
  我一下子吓呆了。
不……不是吧?我的牙齿有这么厉害吗?一口咬下去,就流血了?!  我发怔的这一会儿,他的身体倏地一沉,带着我迅速地从一个窗口跃入,伸手按在我的背心将我往屋子里一推,他的身体就无力地往后一坐,摇晃着,顺着墙壁慢慢地坐在了地上。
左手在右肩上快速地点了几个穴道(大致就在刚才被我咬的那个地方的周围),右边的整片衣袖都已经鲜血淋淋了。
  我一下子吓傻了,那一片触目惊心的红在我眼前渐渐放大,看得我一阵晕眩:“你……你受伤了?我给你找药!”我茫然地回头,看着陌生的房间。
  “不用。
”身后传来裴若暄徐缓的声音,虽然跟往常没有多大区别,却也听得出来有些有气无力,看来他真是受伤了。
  “都流血了,怎么能不上药啊!”我急得快步来到他面前,却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他抬眼看看我,不冷不热地说:“被你咬的,就算上了药,也止不了血……”  他一语双关,说得我哑口无言。
我这才有些恍然过来,一心只惦记着不能对不起枫眠,不能伤害枫眠,却忽视了另一个总是以满满的自信出现在我面前的人。
如果那一切真的是误会,那么他为我在歧国东奔西走,而我却不顾他让我等他回来的话,直接跟枫眠和大色狼走了,又让请回圣旨的他,差点无法交代……这一切,他都原谅我了,回来找我,而我却又……  他看着我叹气:“我就知道你,一看到小白兔一副眼泪汪汪的样子,就完全没有了思考能力。
你以为你嫁给他,就只有自己一个人难过,别人都会高兴吗?别把兔子当傻瓜,你心里怎么想,谁都知道。
换成是你,让你嫁一个每天想着别人的丈夫,你会高兴吗?”  “我……”他这么一说,好像也没错。
  “会吗?”他盯着我,重复问了一遍,似乎非要问出我的答案不可。
  我迟疑着,说:“我……我不会嫁他的。
”  裴若暄终于像是松了口气,说:“终于正常了。
”说着,抬眼看看我:“现在的答案呢?”  我沉默了一会儿,问:“如果我现在还是想回去枫眠那里,你会送我回去吗?”  裴若暄看着我,淡淡地说:“会。
”过了一会儿,又说,“要去吗?”  我被他的目光逼视着,只能躲闪着,迟疑了好一会儿,说:“我再想想。
”  “你想,我去换衣服。
”裴若暄用手撑着墙面,艰难地站起身。
我立马过去想要扶他,不想,他的身体忽然摇晃了一下,就要往一边歪去。
“裴若暄!”我立马扶住他,但他倏地一下整个人都靠了过来,我猝不及防,就被他直接撞到了地上。
背撞上坚硬的石地,痛得快散架了,立马,他重重的身体又压了上来,把我肺里面的气一下子都压了出来。
  我好不容易喘过气来,急急地把他从身下翻下来,看着昏迷不醒的他,心里一下子慌了。
站起身,冲到房门口,大声喊:“司琴!司琴!”  我们的秘密  司琴果然在,我一喊,他就像幽灵一样快速地从门口闪了进来。
看到裴若暄昏迷在地,神情一慌,连忙过去将他扶上床,把了下他的脉,立马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来给他喂药。
  从他的神情中,我仿佛察觉出裴若暄伤势的沉重。
他起身时,我立马捉住他的袖子,急声问:“他怎么样了?严不严重?为什么会受伤?为什么会晕倒?”  “我们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伏击,公子一心赶着回来,不小心中了他们一剑。
草草上了药,就直接过去凤家了。
现在失血过多,又加上……”说着他略带着责难的神色瞥了我的一眼。
  这后面的话,不用他说,我也知道。
他受了重伤,我还气他,让他伤心,还不偏不倚地在他的伤口狠狠咬了一口……  “伏击?是谁?”比较起来,我当然知道“伏击”这件事情更严重。
想想,我和大色狼他们回望国的时候,也遇到了伏击,难道是同一批人吗?会是谁?  司琴的神色微微一变,说了声:“我不知道。
我出门了,你在这里好好照顾公子。
不要让他再出什么事情了。
”  我被他最后一句说得又是一惊,正要问他是什么意思,他就掠身从窗户出去了。
他这么行色匆匆,看来裴若暄的伤势真的很严重了!  我忧心忡忡地坐在床前,看着他昏迷不醒的脸,泛着让人担忧的苍白,肩上一片血红,触目惊心。
为了我的事,他匆匆放弃查了一半的线索,匆匆赶回来,连自己的伤都没顾上处理,就赶过去阻止了。
忽然觉得自己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孩……  我朝他的伤口伸出手,想掀开衣衫看看伤势,但手一触碰到衣服,他的眉头就蹙了蹙。
我倏地缩回手来,心疼得皱了起来:“很痛吧?”  “裴若暄?”我轻轻推推他的手臂,轻声唤他。
他的眉头蹙了蹙,缓缓地睁开眼睛,用虚弱而迷离的目光看着我,良久,低低地说出一句:“你还在……”像是在喃喃自语,听得我心里不由得一酸——他以为我会趁他昏迷的时候走掉吗?  看他似乎想要撑着手坐起来,我连忙按住他,说:“不要动,当心流血。
要什么,我帮你去拿。
”  他看看我,轻声说:“那帮我拿套衣服,一身血,看着不自在。
”  “嗯,放在哪儿?”以前看过一本武侠小说,主角是个杀手,他每次杀人后就会呕吐。
因为双手沾满了别人的鲜血,因而看到血,就会有些不良反应。
我想裴若暄大概也是这样吧。
  在他的指点下,我从柜子里拿了套干净的衣服过来。
他的右手完全动弹不了,只能用左手费力地解着衣衫。
或许是伤势过重,手指隐约发颤,屡屡从衣带上晃开。
  “我帮你。
”我不及多想,伸手解开他的衣带。
他也没吭声,直到小心翼翼地把衣衫从受伤的胳膊上褪下来,那白皙结实的胸膛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才蓦然回过神,脸腾地一下红到了耳根。
  他看我这样,就伸手按住我的手,轻笑着调侃说:“身体被你瞧去了,这下你可要负责了!”  我瞪了他一眼,低低骂了声:“无赖。
”亏他受这么重的伤,还有心情来调戏我!瞥眼看到他手臂上的伤口,血虽然止住了,但伤口附近血痕斑斑,异常恐怖。
我回身去端了盆水,用半湿的布,将伤口附近的血渍全部清洗干净,然后再给他套上衣服。
  我把脏水拿出去倒掉,回转的时候,问他:“要吃什么吗?”  他没有直接回答,缓缓往下移了移身体。
我见状,连忙倾身过去扶他躺下。
他却伸手一揽我的腰,把我揽到他怀里。
我挣扎起来,轻声说:“不要这样,讨厌啦!”  他忽然轻轻呻吟了一声,大概是扯到伤口了。
我连忙停止挣扎。
他揽着我的腰贴向他,下颔轻抵在我的头顶,低低地说:“只是抱着——怕你走。
”  我心里顿了一下,嘴上却带些嘲讽地说:“你也会害怕吗?我走了,你抓回来,不就是了?”真是的,我走得掉吗我!他这人刚相处的时候,会让人觉得他是个很好说话的人,提再过分的要求,他也会笑眯眯地回答说“好啊”。
可日子一久,就会发现他其实是个又霸道、又小气的讨厌鬼!这就是所谓的日久见人心吧!  “走得多了,心就飞走了。
人抓得回来,心要抓回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他轻轻感慨着。
我听在耳里,感慨在心里。
他也为我患得患失吗?害怕失去对方,这种心情,我们原来是一样吗?  我轻轻哼了一声,说:“你受伤了,快睡吧。
我在这里陪你好了。
”  他又没有回答,只是紧了紧抱着我的手臂。
沉默了好一会儿,就在我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他的声音又忽然徐徐地在耳侧响起:“我知道你一直气我有事情瞒着你,其实,你又何尝不是如此?在你心里,也是有事情瞒着我的吧?”  是啊,我没有告诉他,我是从哪里来的……  “每个人,总是或多或少地有些秘密,就算不知道,也不会妨碍彼此的感情。
你是个简单、单纯的人,有着一种不属于这片天地的天真。
所以,有些事情,我不想把你卷进来。
也只想让你看到一个好的、完美的我,不想让你看到黑暗、不好的一面——而那一切,我也正在试着摆脱。
”  往事如烟灭  我趴在他怀里,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外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沉寂。
  “我一直很恨我的父亲,恨他的无能,更恨他明明那样无能,却还要把母亲从幸福的家里带出来,去面对疾风劲雨,自己却早早地亡故。
在遇到修的母亲之前,我们母子过的日子,我至今仍历历在目,深深刻在心里。
有朝一日,到黄泉见了他,一定要问他,他要带给他口口声声说爱着的女人的,就是那样一种苦难的生活吗?”  感受到他的身体隐隐颤抖起来,我连忙环手搂住他,急声说:“不是这样的,裴若暄。
只要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就算是受苦受难,心里也是高兴的!女人并不永远是受保护的一方,单方面的努力是不会幸福的!两个人的道路,应该是由两个人一起顶着风雨度过的!”  他的身体微微颤了颤,低下头,有些错愕地看着我,轻轻地唤:“雅雅?”  “就算上刀山、下火海、被人追杀,或者没钱、饿肚子,只要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抓在一起,那也是幸福的。
现在你却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一个人去做,又是受伤,又差点下狱,而我却在这边毫不知情地过着安逸的生活,还要错怪你、骂你、恨你,这样算什么啊!算什么!”我又气又委屈得哽声哭了出来,用手捶打他的胸膛。
  他一动不动任由着我打,半晌,才像是恍然顿悟一般地,从喉咙中叹出一声。
轻唤一声“雅雅”,捧起我的脸,俯首吻上我的脸庞,一点一点,温柔地把缀满脸颊的泪花悉数吻去,最后轻轻地吻上我的唇,温润的舌温柔地描绘着我的唇线,缠绵中又带着些悲怆。
  第一次放任自己,顺着自己的心,去回应他的热情,与灵舌交缠。
身体紧紧地贴合在一起,直到喘不过气来时,才在他胸前推了下,他很快就放开我。
互相拥抱着,轻轻地喘气。
  沉默半晌,他摸着我的脸,柔声说:“回歧国,做我的王妃,好吗?”  “回歧国?”我愣了一下。
回歧国——那是不是代表我要为了他,留在这个不属于我的世界?  我想要回家去的啊!  “望国这边的事情,我已经全部转给浅羽了。
我知道你不愿意被束缚,不过还是希望能再忍耐一段时间,只要修继了位,我就可以辞了这一切,陪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  “浅羽?你是说钟浅羽钟姑娘吗?”我愣了愣,忽然又想起那天去妓院的时候,看到裴若暄跟一个女人说话,“就是那天……”  “原来你看到了!浅羽就是为了这件事,专程从歧国过来的。
那天去挹红香院还有一个用意就是借花名会把她的身价捧上去。
青楼,总是最能接近贵族大臣的地方。
身价高了,办事也容易。
”  我同意地点点头。
古代贵族去青楼,尤其是那些比较高档的青楼,好像被认为是一种很风雅的事情。
  他拥着我,垂首在我耳侧,低低地说:“跟我回去,好吗?”  我心里一顿,又陷入矛盾之中。
我承认我是喜欢上他了,想要跟他在一起,但是我也想回家。
而且还有枫眠,我要是这样走了,枫眠怎么办?我之前的打算,难道要因为他的到来而全部推翻重来吗?  裴若暄低眉看着我:“你在想望月枫眠。
”他说得很肯定,语气里的不悦也比较淡。
  “我不能抛下枫眠,我答应过他会陪着他,直到他嫌我烦的时候,而且我们已经成婚了。
”  “我们的婚事,南歧的王也已经下了圣旨了。
”他打断我的话,缓声说。
  “汗,那我不是犯了重婚罪了?!”真是头大啊,怎么办哪?  “我没记错的话,凤镜夜上报朝廷的应该是端王及王妃遇袭坠崖身亡,也就是说,端王妃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了,你当然也不再是了。
”不等我开口说话,他又继续说,“不要总是觉得对不住望月枫眠,感情不是施舍,你勉强跟他在一起,只会让大家都更加痛苦而已。
我们可以换个角度,从另外的方面做些对他有益的事情,补偿他。
”  我一愣,立马问:“怎么补偿?”  “帮他摆脱这么多年来的尴尬身份。
”裴若暄说得很果断,“名正言顺的皇子,却一出生就遭囚禁,恐怕没有比还他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更重要的事情了。
”  我沉默了,在想要不要把我们的计划告诉他。
  裴若暄搂着我,用溺爱的语气说:“只要你能安心,我会全力帮助他的。
就算是要即位称帝,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  “裴若暄……”我终于忍不住了,当下就把我和天机子商量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他,包括我来自另外一个世界这件事。
说完,我有些忐忑地抬眼看他,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脸上的变化,不知道他会怎么样——是不相信,还是会觉得不可思议?  出乎我的意料,在我的注视下,他的唇角居然渐渐地抿起了一条优美的弧度,俯首在我唇上亲了一下,开心地说:“你终于说了。
”  不问不知道  我蓦然睁大眼睛瞪着他。
呃,什……什么意思?他知道?怎么可能?“你……你知道?”
  他微笑着表示默认,又低下头在我脸上亲了亲:“在你来之前,师父就告诉了我,有一个来自异世界的少女,将会改变这个世界的运势。
我在望国,挑风水、办赌坊,都是在等那一位少女的到来。
我等了一年,终于等到了你的出现。
我第一眼就看出了你身上那一股不同于这个世界的清灵之气。
”  我愕然地张大嘴巴看着他。
竟然会是这样!怪不得,我在他面前说新潮名词的时候,他都一点儿也不会觉得奇怪。
  靠啊,不问不知道,一问他居然瞒了我这么多事情,真TNND郁闷!  “浑蛋!你一直都瞒着我,气死我了!”我一把推开他,蹬着脚就要下床去。
身后忽而传来一声压抑的呻吟,我又忍不住回过头去。
  他紧锁着眉头,一副强忍着疼痛的样子,沉声说:“我只是想等你自己告诉我,那样才说明你对我的绝对信任,不是吗?”  我心里顿了一下,看着他,嘴里虽仍然抱怨着:“总之讨厌你,什么事都要瞒着我!”手却还是伸过去扶他,在他背上垫了个软枕,让他靠着。
  看我不跟他计较了,他又得寸进尺地搂过我,献媚地说:“那以后,有任何事情我都先写折子递到王妃这里,王妃准奏了我再去做。
”  我瞪了他一眼,嘟起嘴说:“谁是你王妃?”  我起初并没有觉察过来,还不大敢伸手去推他,怕牵扯到他的伤口,会痛、会流血。
后来猛地回过神来,盯着他的伤口看了看,然后抬头注视着他的眼睛,平静地问:“咦,裴若暄,你肩上的伤没事了?”  裴若暄却只是抿着笑笑,搂着我的腰:“有了王妃,再重的伤也没事。
”说着,低头又往我的脸上亲来。
  我靠,这个浑蛋,又诓我!气死我了!一巴掌拍飞。
当他又凑过来的时候,干脆就扑上去掐他的脖子,往死里掐!王八蛋,老骗我,老娘不发威,当我是萝莉啊!找死啊!  ……  打闹了一夜,第二天顶着个熊猫眼坐在镜子前郁闷。
司琴送早饭过来,裴若暄出门接了,回转身看到我正跟镜子里的自己大眼瞪小眼,莞尔笑道:“怎么了?”然后在我旁边坐下,一手拄在妆镜台上支起脸,侧过眼看我:“不饿吗?”  “不饿!”我瞪着他。
MD,同样是一夜没睡,他那俊美的脸上仍然光洁白皙得像是剥了壳的熟鸡蛋,完全找不到一丝熬夜的痕迹。
为什么,为什么我就多了这么大一双熊猫眼?!气死我了!  裴若暄像是明白过来似的,抿嘴微微一笑:“吃点儿东西,再去睡一觉。
”  “不要!我去找枫眠!”我扭过身赌气说,故意气他。
  “我陪你去。
”他却不生气,反而笑盈盈地毛遂自荐。
  “不要。
没你什么事,你去干什么!”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现在把事情都转给别人做了,闲得很。
你再不管我的话,我只能去挹红香院转转了。
”  “你敢!”我跳了起来。
王八蛋,去了一次青楼,还上瘾了?居然还想去!  裴若暄看着我抿嘴笑。
我知道,我又被威胁了。
我怒!平平声音:“好啊,你去啊——你去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裴若暄依然笑盈盈地道:“也不用这么生气,我只是去看看情况,不会做对不起夫人的事的。
”  我“嘁”了他一声。
想想算了,还是我退一步吧,他一下子把什么事情都转掉了,忽然闲下来是会无聊的。
而且就算我坚决地不许他去,他背后偷偷跟着,我也没辙:“算了,你来吧,不过不能这样子去。
”  “我化装成小丫鬟陪你去。
”他笑盈盈地提议。
  我靠!小丫鬟,亏他想得出来。
凭他那个头、那容貌,往我旁边一站,百分之两百的人都会认为我才是那小丫鬟!  “那化装成小书童?”  斜他一眼:“你见过哪个年轻貌美的优雅淑女会带个书童?”百分之一百的人都会认为有奸情,“你要真没事,就想办法把吉祥赌坊弄回来吧。
”还是挺怀念初到吉祥赌坊那时候的日子的。
  “好啊。
”他毫无异议,笑眯眯地答应了。
  吃过早饭,稍稍修饰了一下我的熊猫眼,就出门了。
裴若暄虽然被派去干别的了,却还是差了司琴跟着我。
出了门,才发现裴若暄那家伙不知道带我来了哪个角落,幸好有司琴在,不然在这片荒凉得连辆马车都找不到的地方,我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在司琴的带路下,走了大概半小时,终于到了比较繁华的地方。
找了辆马车,直奔凤家。
下车后,我熟门熟路地避开一道道哨岗,从后门摸回枫眠的那个院子。
  在书房的窗口迟疑了半天,有些话,想想容易,要是真要面对面地说出口的话,可是非常难以启齿的。
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枫眠。
  犹豫再三,将要说的话在心里重复了N遍,直到快会背了,才犹豫着探出头,绽出一个微笑准备打招呼——却发现,窗里的书桌前根本没有那一道熟悉的身影。
  咦,奇怪啊,一般这个时候,他都会在这里画画的呀。
他说清晨是万物最清灵的时候,会有一种特殊的气质。
  急急忙忙又跑去他的卧室看了看,还是没有人!  难道在我房里?  当我掉头从院子跑出去的时候,恰巧遇上凤镜夜从外面进来。
“大色狼!”我欣喜地喊了一声,马上快步跑过去,“枫眠呢?他去哪儿了?”  大色狼看着我,神情中稍微有些古怪:“你找他?”  我点点头:“我有点儿事情要跟他说。
”既然我现在已经决定要跟裴若暄在一起了,那么就必须要跟他说清楚了,并且为我之前那样自私的行为向他道歉,希望他能够原谅我。
  大色狼若有所思,沉默不语。
  在我再次追问之下,他才说:“枫眠出了点儿事情。
”  “什么事情?”我惊讶地问。
他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他被抓起来了,关进天牢了。
”  我蓦然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大色狼,结巴地重复着:“天……天牢?”  ……

编辑推荐

  暴走小魔女2008再度煽情爱情就是这么DIAO。  上次我用现代赌技嬴了古代大款,这回我拿幸运金星打动我的皇帝。  绑架、误会、追杀、坐牢……平静的赌坊生活被搅扰、打乱。从歧国流落到望国,她被阴差阳错地冠上了两个王朝的王妃称号。是离开,还是留下?是非恩怨,爱恨情仇,最终将她和心上人逼至悬崖尽头……  用现代赌技,傍古代大款,穿越千年送秋波,电倒宫廷大帅哥。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穿越,小说,言情,晚歌清雅,网络小说,爱情


    绝色赌妃Ⅰ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0条)

 
 

  •     这是最后一本,买了好多回来无聊时看看
  •     右右的新书,等完结时候一起看
  •     六年前头次看,值得看一下
  •     值得一看!室友买的,封面漂亮
  •     土豆小说就是有新意,写出了女人在婚恋中的定位。
  •     好看啊、,此书一出
  •     书本印刷很好,配送时间只有3天
  •     巨逗的,很值得收藏。
  •     好看,bang同学买的,作者看的文本真多啊。
  •     最好的穿越书,贴近生活
  •     小朋友们很可爱,天下有情人
  •     最爱后宫了。,她很喜欢秋夜雨寒的书....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书都有货~
  •     唐家三少写的真不错。。。继续追着看。好评。,非常喜欢这类型的
  •     描写感人,而是坚待.
  •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3呢,聪明、率真。
  •     现在孩子爱看的书,很失望
  •     至少能把它看完,十三先生
  •     爆笑 这本书非常好看,可是觉得内容平平
  •     但是还是想买到手来收藏!!大爱啊!!,像在潇湘里留言的某位读者说的;如果可以
  •     玄幻的文章,超期待
 

青春文学类PDF/TXT下载,爱情/情感PDF/TXT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