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针记

所属分类:玄幻/新武侠/魔幻/科幻  
出版时间:2008   出版时间:新星出版社   作者:西川   页数:297   字数:260000  
Tag标签:小说,已购,未下书籍  

内容概要

内家功夫快灭绝的现代社会,李成由于他的大周天体质,在狱中被师傅看上,修习黄庭养气功和针灸。一次意外救人,使李成发现他服用中药后,能体验到《神农本草经》中记载的“药气行脉”的现象。于是李成受到启发,学神农尝百草,并将内功和针灸以及“药气行脉”组合起来,研发出无数中成药制品,当然李成也因此获得了无数的荣誉和钱财。  但是,这也引来了各方势力的觊觎和敌视,顿时各路人马汇集,都市异能修炼者,甚至连隐居的炼丹派一脉人士都纷纷出现,上演了一场现代都市商战及中医、丹鼎、异能、修行者、黑社会之间的生死撼斗。

作者简介

西川,目前居住于杭州一带,其余资料如年龄、职业、性别等,一概不详。

书籍目录

第一卷
名动东州 第一章
出狱 第二章
其实我会针灸 第三章
听针 第四章
刘泰阳的腰子 第五章
现实的动物 第六章
不看广告看疗效 第七章
你好师姐 第八章
知识就是钞票 第九章
未来CEO——刘奇 第十章
养子不是养婆子 第十一章
意外发现 第十二章
王小薇的发财梦 第十三章
东州首富 第十四章
头号富婆 第十五章
夜东州 第十六章
北京来客 第十七章
走火 第十八章
失明 第十九章
潜心第二卷
云泥 第二十章
方小山 第二十一章
点天灯(上) 第二十二章
点天灯(下) 第二十三章
王法是哪部法? 第二十四章
断肢再植 第二十五章
希言自然 第二十六章
虚室生白 第二十七章
一杯合头酒(上) 第二十八章
一杯合头酒(中) 第二十九章
一杯合头酒(下) 第三十章
武山一夜 第三十一章
北京 第三十二章
意外出诊 第三十三章
论道(上) 第三十四章
论道(中) 第三十五章
论道(下) 第三十六章
人生只如初见 第三十七章
One
Night
In
Beijing 第三十八章
野百合也有春天 第三十九章
邪祟 第四十章
南行夜快车(上) 第四十一章
南行夜快车(下) 第四十二章
垂涎(上) 第四十三章
垂涎(下) 第四十四章
师傅(上) 第四十五章
师傅(下) 第四十六章
按摩(上) 第四十七章
按摩(下) 第四十八章
不宰白不宰(上) 第四十九章
不宰白不宰(中) 第五十章
不宰白不宰(下) 第五十一章
伟大的起点(上) 第五十二章
伟大的起点(中) 第五十三章
伟大的起点(下) 第五十四章
安忍不动如大地 第五十五章
八号荡铺 第五十六章
三阳开泰 第五十七章
新药 第五十八章
善哉斯药(上) 第五十九章
善哉斯药(下) 第六十章
女子爱财 第六十一章
暗流 第六十二章
药引 第六十三章
外丹(上) 第六十四章
外丹(中) 第六十五章
外丹(下)

章节摘录

  第一章 出狱  三年后。
  东州火车站。
  日头正毒,从闽南开来的绿皮车缓缓停靠在灰色站台,看起来像条长长的毛毛虫。
虽然不是五一,也不是春节这样的节假日,却反常的拥挤。
  绿皮火车已经越来越少了,速度也越来越慢,因为要给新上线的高速列车让道。
但是坐的人反而越来越多,毕竟论票价,这种没有空调的车最便宜。
随着CRH专列越来越多,绿皮车显得越发拥挤,老百姓怨声载道,甚至有人把CRH调侃地称为耻辱号。
  好一会功夫,乘客渐渐散光了。
一个年轻人最后才从火车上下来,悠哉悠哉的样子。
穿花格子衬衣加厚棉裤子,衣服虽有些褪色,却干净整洁,这大热天的,头上竟然一丝汗迹也没。
衣领扣的整齐,文质彬彬的,看起来就像是农村来的大学生。
  在太阳的照耀下,年轻人的头皮幽幽地闪着青光,那是种常年理光头才会有的颜色。
站台上的小偷地痞们眼毒的很,一看就知道这人刚从号子里出来,招惹不得。
  这人叫李成,至于身上穿的不合时节的衣服,是入狱前的。
总不能披个囚服回家吧,再说想穿囚服出狱,还得问狱警同不同意呢。
  李成本是个农民,祖父是个秀才,从小也念得四书五经。
但后来父亲得胃癌死了,便辍了学,到东州做个民工,就在工地上干些翻砂浆贴瓷砖之类的活。
因一次舍不得买矿泉水,在销金湖摘荷叶舀水喝,跟保安冲突起来,被弄进派出所,本来也不算什么大事,可他流年不利,在拘留室里跟人打架,把一个混混错手杀死了,被判过失杀人5年。
  古人说的好,祸兮福所依,幸运的是在监狱里被一个怪老头看上,说李成资质好,传了他针灸和一门黄庭养气功。
怪老头是世传的中医针灸大家,犯人们包括狱警都敬称他为林医生,不知得罪了什么人被弄进来。
  林医生说这门家传功夫是为了针灸而练,针灸可不是拿根针扎扎就能治病的,没有内家功夫,扎的再好也是白搭。
这门功夫,专门开发人体潜能,锤炼经脉内气。
因为针灸讲究眼快手稳劲准,这门功夫,强调的是心意身三合。
李成炼到后来,发觉自己五感越发灵敏,眼手身协调性极强,竟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监狱里打架是家常便饭,一次一个叫刘扬的散打冠军也打不过他,而李成可是从没练过武术的,这令李成隐隐觉得这门功夫不是那么简单,也因此爱上了武术,和刘扬成了好朋友。
  在号子里,杀人犯算得上是地位高的,李成又跟林医生学了针灸,里面缺医少药,一众犯人都不愿意得罪两人。
因此虽没有自由,李成的日子过的也算是滋润。
  林医生是有大本事的人,名声在外,狱长经常请他到外头出诊,作为徒弟的李成也跟着见识了不少病例,到得后来李成真气大成,经验也足够了,林医生不太乐意动,便基本由李成代劳了。
  李成判的是五年刑期,在监狱的表现也算不得优秀,更没钱来打点关系。
至于他减刑两年的原因,还是出来时狱长告诉他,他才知道。
  有一次出诊,李成曾治好了一个老头的偏瘫。
当时李成施了两次针,效果很好,老头开心的很。
封了个红包给李成,李成推托说号子里要钱没用,没有收下。
  现在回想起来,估计是那老头不愿欠他的人情了。
李成只知道老头姓田,其它的狱长不愿多说,便也没问。
  摸了摸口袋,身上只有五百块钱了,李成摇头苦笑。
田老头是一番好心,可李成也不急着出狱,号子里只要做工勤快,饭就管饱。
再说李成还想跟林医生继续学习针灸呢。
  可监狱不是旅馆,要你进来你必须进来,要你走你一天也不能多呆。
  铁锅里蒸汽腾腾,浓白的汤水翻滚,好像经年没有换过。
通风不好的面馆里氤氲着煤气味道,食客们越发的憋闷,每个人都急急的吃,急急的走,一如东州的节奏。
  桌子油渣渣的,凳子油渣渣的,李成青亮的头皮也油渣渣的。
下火车到现在,他转了六个工地,没一个工头肯收他。
包工头们一见他的光头就直摇头,推口说人够了。
李成也能理解,工地上是非本就多,非亲非故的谁愿意雇有前科的人。
  小碗拉面四块钱,李成抹了抹嘴,意犹未尽。
他舍不得吃6块的大碗,这点钱要省着花。
  从面馆出来,已是天黑了,好在东州的桥洞他当年睡过不少,熟门熟路的能省下一大笔住宿费,五百块钱还能顶些日子。
  丁桥,四年前,李成在东州的第一夜,就是这里。
桥洞还和四年前一样,不同的是河水腥臭了许多。
稍作收拾,李成开始了针灸练习,拿了把针往自个脑袋上扎得不亦乐乎。
  行行都有道,要针人,先针己,这是针灸师傅的职业道德所在。
拿自己做实验,一是更能练手法,因为针自己要难些;二是施针在自己身上,更能体会针的劲道,强弱,深浅,以此提高技术。
刚开始的时候李成扎的是手三阳足三阳,到后来这门黄庭养气功越发深厚,手足经脉全通,便开始扎头部,头部乃是浑身百脉汇聚之所,凶险无比,历来是针家大忌。
李成小周天老早通了,因此无妨,只是拓展一些络脉。
  不一会李成头上已经密麻麻插了一排针了。
真气上行,逆冲经脉,如此大约半个时刻,李成觉得有点累了,睁开眼来,只觉得夜晚明亮了许多,这是真气刺激松果体的功效,李成到也不以为意,练习结束正打算起针的时候,李成听的桥顶一阵尖利的刹车声音。
  “车祸?”李成打算翻上去瞧瞧,头刚抬起来看见一个女的跌撞在栏杆上,看样子在被人推打。
那女人一边哭一边骂,却被人煽了一耳光,推搡中女人的项链掉下桥来,李成眼尖,一手抄住。
  “妈的臭婊子,给你脸不要脸!老子花了十几万买花篮,你当你镶了金边啊……”噼里啪啦又是一顿耳光声传来。
  “王总,别打我了,钱我还给你好嘛……”女人呜咽道。
  “嗨!”李成实在是听不下去,吼了一嗓子:“上面的哥们,打女人可不地道啊!”  “少你妈管闲事,个臭要饭的!”中年男人大着舌头骂骂咧咧,明显是喝高了。
不过很快他的表情变成目瞪口呆。
  这里已经是郊区了,人烟稀少,路灯昏黄,中年男人看见桥边翻上来一个青皮,这没什么奇怪的,可那光头上居然插了十多根针。
  李成开始拔针,拔了没几根,半边脸的肌肉突然松弛下来,就像中风一样。
李成笑了笑,可只有半边脸的笑容把两人吓的够呛。
  女子口中的王总以为撞鬼了,一激灵酒也醒了,跌跌撞撞的冲上车,留下一地尾气。
  女人揉揉肿起的脸,刚回过神来,就看见李成在起针,长长的针从头皮里钻出来,在昏暗的灯光下幽幽发亮,女人只觉得脊背发凉,扭头就跑。
  李成大叫:“嗨!你的项链……”  李成挥了挥手中的项链,女人却越来越远,晚风中高跟鞋踢踢踏踏,仅余了些香水味道,李成怅然若失。
  赵若安是东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大内科主任,曾经是。
  作为医生而言,只有55岁的赵若安虽不算年轻,却也远未到退休年龄。
突然内退,跑出来开诊所是意料外事,院里众多同仁却认为是情理之中。
早先竞聘院长那会,他和外科主任钱德明是热门人选,两人间的斗争也趋向白热化。
后来钱德明胜出,卫生局党委给出的理由是钱德明学术水平在赵若安之上,国际上发表了若干篇SCI论文,而且启用年富力强的钱德明显然更迎合党政干部年轻化的潮流等等。
  总之赵若安没竞上院长。
虽然他的职位还是大内科主任,钱德明见了他也一如既往的叫赵老师,人前人后均是如此。
可赵若安总觉得钱德明的声音表情透着一股子假劲,就像王熙凤的热情一样。
  赵若安很是郁闷,熬了这许多年,眼见着能成婆婆了,却碰上了人事制度改革。
这光景,光靠资格老已经不管用了,干部讲究年轻化,学历讲究博士化,要跟国际接轨嘛。
可怜的赵若安连英语都没学过,那时候大学生学的都是俄语,他们这代人就像苏联一样,前面加了个“前”字,都他妈成过去式了,还接个球的轨。
  “真是时也运也命也”,崇拜曾国藩的他内心以此自我安慰,然而成王败寇的惯性思维已然成了他的心理阴影,心下郁郁的他告病内退。
钱德明假模假式的挽留了一番便在申请上签了字。
  没过多久赵若安就开了个诊所,尽管医术不怎么样,开了几十年太平方的他在东州还是具备相当的群众基础,况且到诊所看病比去医院要便宜的多,于是一些老病号都跟了过来,生意热闹非凡。
  开诊所的起因是太闲了坐不住,开了之后却又发现太累了受不了。
在医院的时候什么琐碎事情都有护士打理,在诊所一切都必须亲力亲为,这让赵若安很不适应。
于是他寻思着招一个帮工,打电话跟老婆商量了下,老婆大人的指示简洁明了:只准招男的。
赵若安放下电话苦笑。
  李成戴了顶帽子,像个伤风病人一样坐在赵若安对面。
这是他花二十元巨款在跳蚤市场买的,号称是正宗的高尔夫球帽,李成并不懂这些,这只是他找的能最大限度地遮住一头青皮的帽子。
  “天太热,就剃了光头。
”李成讪讪笑道,他注意到了赵若安的眼神。
  “以前干什么的?  “老板,我以前是工地上干活的。
”  “叫赵老师,不要叫老板。
怎么不干了哪?”赵若安低头前倾,视线越过老花镜片的上方盯着李成,他一直觉得这样更能给人以压迫感。
  “干活砸了腿,好了以后使不上力,干不来力气活了。
”李成随口撒了个谎,神情泰然自若。
  “喔!认字算数行嘛?”  李成楞了一下,老头还真把他当农民工看了,尽管他本来就是,可还是有点被轻视的感觉。
“老板,哦不,赵老师!我学过针灸。
”  “针灸?!是不是还会拔火罐啊?”赵若安哈哈大笑,“学针灸应该去英国发展嘛,西方人信这个啊。
不过这里行不通。
”他认为这个年轻人顶多也就是在乡下跟人学了点推拿火罐的土办法,没放在心上,摆了摆手,止住想说话的李成,“具体工作就是收拾打扫,帮人拿药,收钱找零。
还有出诊的时候帮我拎拎东西……”  “一个月一千,不管住,午饭晚饭和我一块吃,我老婆每天会带饭过来。
怎么样?”  “好。
”李成瘪了瘪嘴应了声,牢饭没得吃了。
此时此刻,赵若安才是他的衣食父母。
  第二章 其实我会针灸  每个城市都有城中村,村容特点就是脏、乱、差,人口特征就是小偷、性工作者,还有流窜作案的逃犯。
这些对李成来说都无所谓,虽然他也不喜欢这里,可这里房租便宜。
  在连续被偷了两辆自行车以后,李成就干脆走路上下班了,他的作息时间和三陪女邻居们刚好相反:他下班回家的时候,女人们花枝招展地去上班。
  李成一脚浅一脚深地跋涉着,雨后的巷子就像长征的沼泽地。
路灯全被打爆了,幸好路边很多房子亮着灯,几个女人在门口刷牙,显然是刚起床,纷纷跟李成打招呼。
李成也一一回应着,俗一点的叫小惠小芳,雅一点的叫小雨小莫之类,不过都一样,反正都是卖。
李成觉得自己也和她们一样,只不过他是卖力气,她们是卖身体,这两者实在没有什么高下之分。
李成也不觉得她们有什么丢人的,基于这个心态,李成在和她们接触的时候显得比较平和自然,因此颇招人待见。
  周晓兰也是“她们”中的一员,却显得异类:她穿的相当保守,再热的天都穿长袖,再加上浅妆和没染过的黑发,一身的气质简直比良家妇女还良家妇女。
周晓兰无论在相貌身材或是气质上,都是这群三陪女中的上上之选,过于出众的后果就是被群众脱离。
被三陪女们有意无意孤立的周晓兰,显得落落寡欢。
  李成是在城中村寻找电线杆子上的招租广告的时候碰上周晓兰的,两人在丁桥有过一面之缘,周晓兰本没有认出李成来,是李成把项链还给她才想起来这么回事。
再次相遇,周晓兰多少觉得这是缘分,也深感李成为人实诚,热心地把李成介绍给房东,正式成为了邻居。
  于是李成住了下来,和周晓兰共一个院子,是一间瓦面平房。
厕所是公用的,而所谓的洗漱台就是一个露天的水龙头,东州居,大不易,即便是这样一处所在,一个月房租也要400块钱。
  “阿成,回来拉。
”周晓兰正蹲在那刷牙,“晓兰姐,起来拉,”李成的牙刷就在窗户上,挤了点牙膏,他根周晓兰并排蹲在一起,瓦檐上滴滴答答的落下水来,雨后的空气清新,周晓白身上的香水味把李成薰的魂不思蜀。
  “阿成,我想问个事。
”周晓白欲言又止。
  “说吧,你跟我还客气啥?”  “你那药店,有奇迈特么?”  “奇迈特?那是中枢镇痛药,要红头处方才能开,我明天去问问老板看。
”李成觉得有些奇怪,又道:“你是哪不舒服么?我会点针灸,止痛比吃药来得快。
”  “哦不,我帮朋友问问,我自己没病,真的,我没病。
”周晓兰躲躲闪闪。
  气氛一下沉寂起来,无话可说的李成随口道:“还不去上班啊?”话刚出口李成就想抽自己个大耳刮子,有这么催人去坐台的么?  “今天周末,我赶晚场。
”刷完牙的周晓兰随意用自来水拍打着脸庞,几缕黑发被弄湿了,贴在眉毛上,周晓兰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灿灿的牙齿,“阿成,我在酒吧里唱歌,不出台的。
”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不想让李成认为她是坐台小姐。
  相处了这么久,李成还没见过周晓兰笑,这一笑真真是眉若远山黛,眼似秋水横。
迷失在周晓兰苍白脸颊里的李成听到这话咳嗽起来,喷了一口牙膏沫子。
“晓兰姐,我不是那意思,咳,我知道,你是个正经姑娘。
”李成突然觉得这么说话很苍白,转移话题道:“晓兰姐,你都会唱什么歌?我还没听你唱过呢?”  “基本都会吧,不然怎么挣钱啊,你想听什么歌?想听我唱给你听……哟,快到点了,下次有空我唱给你听。
”周晓兰急急忙忙的出门。
  若安堂很大,很高,赵若安这人好面子,干什么都务必要比人家大气。
药柜子占不了那么多地方,他就指挥李成搬来搬去,空了一小块地出来。
没有病人的时候,赵若安就在里面打太极拳。
他对李成非常满意,做事勤快,记性很强,几天功夫就记牢了所有的药品的摆放位置和价钱。
小伙子为人机灵,赵若安茶杯里的水永远都是热乎的,这让他找回了大内科主任的感觉。
  “奇迈特?这玩意儿学名叫盐酸曲马多,现在管的严了,还要造病历,很麻烦的。
怎么你有朋友要?”赵若安道,“这是毒品替代物,很多吸毒的开这个,你小子小心点,别交上那种朋友,要不然一辈子就完了。
”  “哪能啊赵老师,吸毒的都是有钱人,我那些朋友都是苦哈哈。
”李成笑道。
  “要多少?我到医院里去做处方,开个七天的量给你吧。
”一招如封似闭使完,赵若安长长的吐了口浊气。
  “麻烦您了赵老师。
”李成兴致勃勃地看赵若安打太极,这跟他在监狱里学的太极套路不太一样。
  才上午9点,没什么病人,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忽听得门口叫出诊。
赵若安出来一看,是市委的司机刘师傅。
赶紧叫上李成,两人麻利的拎了药箱锁了卷帘门,上车出发。
  顺带说句,作为大内科主任,赵若安也是东州市委书记的保健医生,这是卫生系统按惯例安排的。
  在车上刘师傅大概说了下情况,王书记前些日子中风,经过住院治疗好了些,在家修养,今天早晨起来头有些晕,感觉不太对劲,但还是坚持临帖练字。
给他泡普洱茶的刘师傅发现他握笔的手直哆嗦,墨汁掉在宣纸上一团团的。
虽然王书记不以为意,但作为市委书记的司机,刘师傅做事自然稳重周到,于是驱车来接赵若安。

编辑推荐

  都市中,行将灭绝的炼丹术,以内功行针灸,传说中的药气行脉,首部,现代都市,中医丹鼎术,人气,异能小说。起点签约作家。西川年度大作。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小说,已购,未下书籍


    神针记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5条)

 
 

  •     神针记1、2是连着读完的,希望尽快看到第3本出来。现在的中医针灸已经较少按照《子午流注》的原理施针了,更不用说以内功作配合了。大概是现在的医院都是八小时工作日,据说学校里也很少教了。作者的中医理论知识尚可,书写得不错,只是后边有些急于收尾的痕迹。
  •     终于从小白文中解脱出来了。风格有点像另一部小说《凤凰面具》。都是很精彩的写实文典。
  •     此书很好,有许多东西可以借鉴
  •     虽然本书说的是神针,但主要还是强调内家功夫的重要性,令人神往之。跟所有小说主人公一样一个坎坷的经历,离奇的遭遇,然后机会,美女,成功。虽然有些俗套,但是故事情节还是挺跌宕起伏的。我更喜欢作者对中医治疗的想法,结合天时地利,到达天人合一的终极目的。很值得一看。
  •     书好看,只可是没完。
  •     这么精良的连环画不好买了呀,我有意见。越是精致的东西越应注意包装。
  •     指导当下生活。,带有英文和精美的插图
  •     有活动价格合适买的,大师的画风和用线比较现代
  •     印刷质量很好,全书翻译依照原文
  •     从前零散看过几本。,很有意思
  •     书还未看,不好读
  •     这本书是国外经济类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指定教材,感觉看历史的角度总是让人耳目一新
  •     可了解国外不同的艺术风格。,又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看小人书时情景
  •     单纯是喜欢日本小说才买的,明理知性
  •     买了好几套这套是最好的,老画家绘制
  •     这个书挺详细的,这两天一直在看!
  •     伤痕文学的两个特征——纯,非常好的
  •     谢谢!,很经典……
  •     有很多都是过去时了。好可惜。,比正规书店卖的要便宜
  •     非常实用。,更好的认知世界
  •     内容是节选。总体来说不错。,总起来说
  •     送货挺快滴~~,书也画的不错
  •     过于简略,通过这本书我了解了很多有关红酒的知识
  •     值得一读的好书,读小人书
  •     很喜欢这画的风格,期待会有更多的小人书。如果每本都像童年时的大小就更有怀旧的感觉了。
 

青春文学类PDF/TXT下载,玄幻/新武侠/魔幻/科幻PDF/TXT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