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宋Ⅱ·权柄3

所属分类:玄幻/新武侠/魔幻/科幻  
出版时间:2008-05   出版时间:花山文艺出版社   作者:阿越   页数:342  
Tag标签:小说,穿越,历史,阿越,新宋,架空历史,网络小说,中国  

内容概要

北宋熙宁二年,公元纪年为1069年,著名的王安石变法开始。    这是中国历史上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全方位改革,从政治、军事,到农业、商贸,它触及了几乎所有的社会问题。与此同时,王安石、司马光、苏轼、曾布、吕惠卿……这些北宋的杰出之士因为变法而展开了明争暗斗。

作者简介

阿越,湖南人。1980年生,理工科毕业,后考入湖南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攻读中国古代史硕士研究生。2004年开始动笔撰写《新宋》,历经数载,完成《十字》、《权柄》、《燕云》三部。阿越的作品思想深刻,文风严谨,于真切翔实的历史氛围中创造出想象的多样性和丰富性,是新历史小说的代表作家。

书籍目录

第五章 安抚陕西第六章 哲夫成城第七章 国之不宁附录 新宋·攻战志

章节摘录

  第五章 安抚陕西  1  西京河南府,洛阳。
  因为遭遇了暴风雨,端明殿学士、陕西路安抚使石越的座船,行了整整两日,才到达西京洛阳。
石越到达洛阳的那一天,晴空万里。
  “公子,顺这条道前去不远,便是洛阳城了。
”在一个岔路前面,潘照临挥鞭指着正西的道路笑道,“富韩公已经知道公子这两日之内会经过洛阳。
到洛阳后,应当先去拜会一下他。
”  “本当如此。
”石越揽辔应道,一面观察四周的山川形胜,叹道:“洛阳居华夏之中,河山拱戴,难怪太祖皇帝欲迁都于此。
”  “洛阳东有虎牢关可以扼守,西有潼关为屏障,南有嵩山与伊阙为门户,北有太行与黄河为天险,兼之风景华美,山川明秀,自然是远胜于汴京。
然而汴京四通八达之地,本朝立都于汴京,原亦是利其漕运方便。
久而久之,根深蒂固,迁者之议,已近空谈。
”  众人听石越与潘照临说起此事,都不由感慨。
一行人谈笑正欢,忽见前方尘土高扬,马蹄轰鸣,众人不由相顾骇然。
一干家丁与护卫官兵,都取出了手中的弩机。
众人久闻洛阳地界有一大盗横行,官兵累剿不灭,因此不爱讲排场的石越,这次破天荒地带了近百人同行。
难道当真怕什么来什么,真在这洛阳城外,碰上了大盗?侍剑此时早已驱马上前,取弓在手,挡在石越马前。
一时间,空气仿佛凝固。
  几分钟后,那大队骑者终于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侍剑目不转睛地望着那数百骑奔驰而来,手心中不由冷汗直冒。
石越表面上虽然冷静,但是汗衫却也全湿了。
  惟有潘照临却轻轻松了口气,笑道:“他们有旗帜,不会是盗贼。
”  石越眺目望去,果然见队伍当中有四面旗帜高高举起,迎风飘扬,只是看不清楚写的什么字样。
但是那些人越来越近,却可以依稀看出是官兵装束。
石越不由松了口气,说道:“是禁军。
”  众人也早已看清,一齐松了口气。
正欲收起兵器,石越忽地心中一动,却举起手来,厉声说道:“暂莫松懈,待看实了再说。
”众人心中一凛,原已放下的弩机,又抬了起来。
潘照临意味深长地看了石越一眼,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须臾,那数百骑兵勒马停在离石越一行人约五六百米的地方,为首一人纵马出列,大声问道:“前面可是陕西路安抚使石学士?”  侍剑驱马上前几步,厉声回道:“正是石学士官驾在此,尔等又是何人?”  那人顿时喜笑颜开,翻身下马,小跑过来,行了一个军礼,朗声说道:“下官骁骑军第一营第三指挥指挥使史洪,奉令率部前来恭迎石学士大驾。
甲胄在身,不能全礼,还望恕罪。
”  潘照临见石越脸上有不解之色,忙低声说道:“骁骑军第一营至第三营驻扎西京附近,第四营和第五营驻扎在京师与西京之间。
他们是最早整编完毕的禁军之一。
”  石越点点头,驱马上前几步,高声问道:“你既是禁军将领,如何敢擅离职守?我不过路过洛阳,本朝无此远迎之礼。
”  “回学士话,最近西京地面不太平,我们第一营各指挥奉命分遣各路巡逻,绥靖地方。
下官所部并不曾离开防区半步,学士所行路线,正好是我们第一营第三指挥的防区。
这是下官的福气。
”  “福气?”便是连潘照临,都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请学士前行,下官与儿郎们为学士护道。
”  潘照临见石越犹疑,笑道:“客随主便,只要不曾乱了规矩便行。
御史们若要弹劾,姑且由他们一回。
”  石越知道洛阳官员借口盗贼横行,摆出偌大排场来迎接自己,必定有富弼的授意——须知道河南府的现任长官,大部分是石越特意安排的富弼的故吏与亲戚。
大宋朝任何人的面子他都可以不买,但是富弼的面子,他却不能不买。
当下微微颔首,朝史洪说道:“如此有劳诸位了。
”  “不敢。
”史洪立时退回阵中,眨眼的工夫,他属下的三百骑兵便分成三路,一都在前,一都在后,一都在两旁梭巡,把石越一行人拥簇在中间,浩浩荡荡向洛阳城的东门走去。
  “啊,那是什么?”走了约二三十分钟左右,当洛阳城高大的城墙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时,一向沉稳的侍剑忽地发出惊呼之声。
石越与潘照临、陈良,以及所有一行近百人,都被眼前所见惊呆了。
  数以万计的人,拥簇在洛阳城的东门前,翘首望着石越一行的到来。
这是石越从未想象过的壮观场面,他忍不住小声地问道:“他们在做什么?”  “似乎是在欢迎公子。
”潘照临微笑道。
  “我不过是路过洛阳……”  “也许正因为这样才让他们如此热情。
”  “会不会太张扬了一点?”石越想起了自己目前的处境。
  “这似乎不是公子所能控制得了的。
”  仿佛是为了印证潘照临的话,忽然,便听到史洪用他那特有的大嗓门高声喊道:“石学士来了!”  顿时,平静的现场沸腾起来。
城楼上鞭炮声响起,人们争先恐后地踮起双脚,努力看着骑着一匹白马进城的石越,一面还大声地议论着自己的观感。
不知是谁最先拿起绣球抛向石越,顿时便有无数的手帕、香囊抛向石越,猝不及防的石越被这些东西弄得好不尴尬,却还不好躲避,只能一直保持笑容硬生生地忍受着这些飞来的“暗器”。
好在史洪的骑兵很快发现了这个状况,立即排成密集的队形挡在了石越的两旁。
  “韩国公?!”  当看见竟然连富弼也出现在这场合之时,连潘照临都不由耸然动容。
须知富弼自从退隐西京后,别人若想见他一面,都是千难万难,不料他竟然会亲自到东门迎接石越。
  “子明光临洛邑,竟让西京出现前所未有的盛况,真让老夫大开眼界。
昔日王相公过洛,洛阳万人空巷,但是他亦不曾受过这许多绣球与手帕。
”富弼亲热地挽着石越的手,迎他入城,一面不忘调侃着石越。
  石越赧颜笑道:“劳动韩国公大驾,越心中难安。
本当在下上府请安  “你远来是客——来,子明,这位是……”富弼一面给石越介绍洛阳的主要官员与名流,包括嵩阳书院的山长、《西京评论》的社长等等。
  入到城中,却见城中街道早已清道,但是两旁观看的民众却一点也不曾减少。
还有不少商家,主动在门口焚起了香案,以示欢迎……石越知道自从王安石变法以来,西京洛阳聚集了一大批郁郁不得志的旧党大臣。
因此,西京洛阳,在某种意义上,是旧党的老巢。
自己和旧党关系一向良好,和富弼更有特殊的交情,而且以自己在百姓心目中的形象,受到百姓的欢迎也并不奇怪。
但是如此大张旗鼓的欢迎,却让自知受到皇家疑忌的石越有点忐忑不安起来,这不是更加增添了皇家猜忌自己的理由吗?他看了一眼和自己显得亲密无间的富弼,却见富弼满脸的笑容,不断地在马上向百姓点头致意,似乎全然没有想到过这一点,石越心中不由奇怪起来——富弼难道会不知道自己出任陕西路安抚使的真正原因?  当天晚上。
韩国公府。
  小客厅中只有石越、富弼、潘照临三人。
  石越注目那幅旌鹤降庭图良久,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富公,今日之事。
会不会太过于张扬?在下现在身处嫌疑之地……”  富弼似乎早已知道石越必有此问,不待他说完,已经笑着摆了摆手,转目注视潘照临,笑道:“先生可知道老夫何以如此大加张扬,唯恐天下人不知道子明深得百姓之爱戴,元老之器重?”  潘照临略略欠身,回道:“在下亦觉疑惑,富公如此安排,必有道理……”  富弼得意地捋了捋胡须,笑道:“朝廷之事,老夫大体已是知道。
皇上让子明安抚陕西,为的是三个字——不放心。
”  石越黯然点头,叹了口气。
  “但子明也要看到,皇上却是一片成全之心。
”  “在下已经知道,司马君实在在下离京之时,写了一封书信,已点明此意。
”  “朝中暗潮涌动,有人妄想身居九五,若子明在朝中,则子明是必争之人,皇上是聪明之君,皇上既怕子明你立场不坚定,又怕你立场过于坚定。
因此迫不得已,才把子明你放到陕西来。
”  “这……”石越与潘照临面面相觑,皇帝怕他立场不坚定倒也罢了,怕他立场过于坚定,却未免有点匪夷所思。
  “依老夫的猜测,宫中必有人向皇上进言,猜忌子明你。
大抵之言,无非你过于自爱,矫情近伪;又或者万一有不测,主少国疑,而子明又过于年轻之类。
子明平素谨慎,必然于内侍宗室,皆不敢得罪。
若皇上知道此事,必然会怀疑这些猜忌之语,终会传到子明你的耳中。
因此,即便皇上本来无疑你之意,此时却也不得不疑你。
皇上担心的,是怕你听到有人进言,因此立场不稳,铸成大错。
但这些话,皇上却不能向你明言。
古往今来,有多少人本无二心,因为被猜忌,反生出二心。
老夫料来,这才是皇上所不放心你的。
”  石越与潘照临听到富弼的这番分析,不由暗自叹服。
  “因此,若子明你处处小心谨慎,提防这,提防那,你越怕惹疑忌,皇上就越是要疑你。
因为皇上就是在怀疑你认为皇上在疑你。
自古以来,君臣之间,最难善始善终。
因为每个皇帝有不同的才华与性格,你若以为韬晦便能让皇上信任你,那你便是大错了。
大丈夫要审时度势,对不同的情况,采取不同的对策。
所以,老夫才不惮御史弹劾,大张旗鼓迎你入城。
一来让朝廷知道你的声望,二来释皇上之疑。
至于那些猜忌你子明太年轻太能干的人,不管他是谁,子明你都管不了,也不用管。
这种猜忌你怎么样都躲不掉的。
你只要让皇上放心你就行了,只要皇上在一日,皇上就不会怕你能干,不会怕你年轻,皇上就怕你不能干不年轻!”富弼若有所感地叹道。
“这个道理,老夫用了近十年时间才明白过来。
”  石越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向富弼行了一礼,谢道:“石越谨受教。
”  富弼微笑受了这一礼,又道:“但所谓过犹不及。
子明你亦不必刻意张扬。
老夫替你张扬,与你无关,你受了便是。
若是你自己,谨慎惯了的,如今要反其道而行之,也不可以太过了。
凡事皆须适度,这个就要由你自己去把握。
”  “是。
在下理会得。
”石越自从回到宋朝以来,还从未对人如此恭敬过。
连潘照临都正襟危坐,认认真真地聆听富弼的建议。
  “方才我又说皇上又怕你立场过于坚定,子明可知道是为什么?”  “还请富公赐教。
”  “原因亦很简单,皇上怕你步王介甫的后尘。
”  “这……从何说起?”  “子明你若立场过于坚定,两官太后,子明你敢保证你不会至少得罪一位?”富弼含笑问道。
  “这……”石越与潘照临已经明白了八九分了。
  “皇上日后还要倚重你改革图强,王介甫为两官太后所不喜,于是反对者更加坚定。
前车之鉴,皇上岂可不防?这种争权夺位的漩涡,但凡沾上了。
要不树强敌,除非是强敌全死了。
但是偏偏皇上要做仁爱之君,这些人没那么容易死绝。
若子明立场过于坚定,到时就会招人嫉恨,于改革图强之大业,颇有妨碍。
这是皇上一生志向所寄,皇上一定会要保全你。
”  “听公一席话。
胜读十年书。
在下可谓茅塞顿开。
”  “老夫宦海沉浮几十年间,做过三朝皇帝的臣子,至今也不是很懂帝王的心思。
不过此次身在局外,反倒看得格外清晰。
子明与潜光先生皆是不世的人杰,切不可当局者迷。
朝中之事,子明不妨暂且丢到一边,看看皇上怎么样运筹帷幄。
子明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样在陕西路做出政绩来,让关中这个天府之国,重现汉唐风采。
到京兆府后,子明就会知道,陕西路安抚使虽然位高权重,但是本朝最难治理的也就是陕西路了。
内政不修,边患频频,以范文正公之英才,成绩亦非常有限。
老夫希望子明能给大宋带来一个惊喜……”  同一天。
汴京。
  昌王府。
  王府中一片忙乱,自王妃以下,没有人想到,皇太后竟然会亲自前来“探病”。
  “你们不必乱了,我不过看看自己的儿子而已。
”高太后望着一脸惊慌地跪在自己面前的昌王妃,淡淡地吩咐道:“你带我去。
”  “这怎么敢?臣妾已经让人去唤大王了。
”昌王妃胆怯地垂下头来,不敢直视高太后。
  “怎么?你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吗?”  “臣妾不敢。
”  “那你前面带路。
”  “是。
”昌王妃心惊胆战地领着高太后,向赵颢的“病房”走去。
高太后一向宠爱赵颢,而且对于立长君似乎也抱着一种默许的态度,甚至还会不经意地放任赵颢去做一些事情。
但这次赵颢装病,却是高太后所“不知道”的。
而且高太后突然来“探病”,究竟打的什么主意,也让人大费思量。
昌王妃故意领着高太后在昌王府内多绕了几道弯,才到了赵颢所住的精舍。
赵颢早已由两个仆人搀扶着,跪在门口等候。
高太后见赵颢虽然脸色苍白,眼窝深陷,神情憔悴,但是一双眸子却依然炯炯有神,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她径自进屋,在一张椅子上坐了,柔声说道:“让昌王进来,我要和他说几句话。
”  “是。
”不多时,赵颢被扶了进来,病怏怏地说道:“母后。
”  高太后点点头。
向内侍、宫女与王府下人说道:“你们都出去吧。
”  “是。
”瞬间,所有的人都退出了精舍。
  高太后打量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赵颢,温声道:“你的病可以好了。
”  赵颢心中一震,不过他却并不害怕被自己的母亲识穿。
他膝行至高太后的膝头,泣道:“母后,孩儿是迫不得已。
”  “唉!”高太后长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并非孩儿敢有非分之想,实是此时孩儿不宜离京。
自古以来,主少臣强,社稷多危。
孩儿是不忍坐视太祖太宗皇帝的江山社稷,落入他人之手。
”  “你当真是如此想?”高太后的目光中,说不清是怀疑还是信任。
  “孩儿若有半句虚言,天地不容!”赵颢仰面望着高太后,赌咒发誓道,“孩儿亦盼着皇兄大好,也好少操这份心。
若为此事,让母子相疑。
兄弟生隙,孩儿纵是死了,也带着罪过。
”  “你能如此想,那还有可恕之处。
”高太后幽幽说道,“我最担心的,是你们兄弟阋墙,骨肉相残,为后世所讥,为天地不容。
”  “孩儿若有此心,叫天诛地灭。
”  “若说你与佣儿,一样是与我骨血相连的,一个是儿子,一个是孙子,我又岂敢厚此薄彼。
我这几日,半夜常常惊醒,担心你侄儿将来会如德昭一般,难得善终。
”高太后的语气黯然。
德昭是宋太祖的儿子,宋太宗即位后,本说要传位给他,最后却被逼死了。
此事是天水之朝皇室的一大忌讳。
  “孩儿绝不敢做这种事。
天幸皇兄无恙,自然更好。
若有万一,孩儿亦不过为了江山社稷,替侄儿守几年江山,待他成年,定然把皇位归还给他。
若有负此言,让孩儿死后不能归宗庙!”  他这一番话说得冠冕堂皇,但是高太后又如何相信?但是赵颢胸中的热切,她又岂能不知?高太后摇了摇头,道:“最好是你皇兄没事,都是一样的儿子……若有万一,我知道也阻不了你的心,但你能做到哪个地步,全看你的造化。
群臣拥戴你,我亦不阻你;只是若你要逼官夺位,我却也不能容你。
只是万一你事成,我也不为孙儿求什么皇位——那是害了他。

媒体关注与评论

  他将那个时代描写得如此真实,以致于我的确认真想了很久:历史是否真有可能那样发展?  ——《昆仑》、《沧海》作者 凤歌  我们站在已知历史的前面,可是作者却试图为我们描绘可能存在的历史的背面。  ——《诛仙》作者 萧鼎  小说将读者带到曾经繁华的宋朝,带领读者去探询历史上影响最深远的变革。  ——《中华再起》作者 中华杨

编辑推荐

  一万万人历时十年的仰望,跨越十字,一个新的起点!进攻西夏!第一届中国网络原创作家风云榜获作家!《明朝那些事儿》谢幕,《新宋》登场。今何在,燕垒生,中华杨,凤歌,萧鼎,树下野狐。重建一个崭新的宋朝!《十字》、《权柄》、《燕云》三部完整落成!网络原创作家最豪华阵营联袂推荐!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保守和激进的斗争,阴谋与智慧的较量,俊杰之士锋芒毕露的光彩,同一个目的——雄心勃勃地开疆拓土!  新宋Ⅱ·权柄  广泛的变革经过石越的改良而初见成效,大宋的权力中心开始汲汲于改革权的争夺。与此同时,改革成功带来的征服欲望开始膨胀,宋军开始把目标对准西夏……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小说,穿越,历史,阿越,新宋,架空历史,网络小说,中国


    新宋Ⅱ·权柄3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56条)

 
 

  •     从新宋十字1开始一直到现在,每买到一本新书,我就一口气读完。在回味当中盼望着下一本书赶紧出版发行。
  •     喜欢里面的地图~我是一次把权柄一套五本都买了,每一本都有单独的塑封包装,质量很好
  •     新宋是我读过的最好的穿越类小说
  •     真的很喜欢新宋,真是好书!
  •     期待《燕云》
  •     订单号为1502806270。下单日期为5月2日,取消日期为5月3日,写此封邮件的日期为5月30日。其中¥441.47当时是用国外信用卡在线支付的,因为当时系统提示支付失败,所以后来把这张订单取消了。但是经过信用卡公司查询,¥441.47又确实被当当取走了。因为是当当的老客户了,在当当消费近万元了,除了这次外也只在05年遇到过一次这样类似的情况,所以一开始也没以为当当是在故意拖延,想要拒绝退款。后来无数次的电话查询,不得不说每一次当当的客服人员态度都很好,又不得不说每一次他们都是在说着空话。每一次都信誓旦旦的承诺会在两个工作日给答复,却每一次每一次的落空。最近几次客服开始说,这比款已经退了,而我没收到,我还是相信大概只是工作上的失误。可几次下来,发现每一次每一个不同的客服,给的退款日期都不相同,实在是让人震惊……又回想起05年的那张单子,国外平邮两个半月了还没到于是打电话查询,客服让我再多等一个月,我等了,还是没到。我又打电话查询,让我再等一个月,我询问邮寄号,当当说:您放心吧,两个工作日会把邮寄号给你。可是结果呢,到三年后的今天那个邮寄号也不知道是什么。当然一个月后,包裹还是没到。一直到实在失去耐心了,要求当当退款的时候,当当是这样说的:对不起,先生,您的订单已经过了可查询日期,我们无法帮助你了。05年的这张单子号是120373321,当当可以查询一下看我说的有没有一句谎话。所以你们如今所说的,绝对会把帐搞清楚实在是无法让人相信,因为三年前你们也是这么说的,而结果是当时被你们黑了这¥394.85。我当时想,算了,只不过400人民币而已,只要没有下次就好了。于是之后每一次跟你们客服通话我都要把时间,客服号码,重要内容纪录下来。可偏偏三年后你们又要搞这么一次欺诈。是以为平均三年一次客户不会在乎?还是以为都买了上万元不会去计较几百元?是以为我傻?还是以为赚美元的人不在乎人民币?以为身在国外无法控告?我今天又拨通了客服电话,客服声称这比款已经在5月15日退了,我说那为什么之前告诉我5月6日已经退了?你没有答案。我又问你如果是15日退了那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到我帐上?反而是我在14日下的另一张订单的付款已经被你们取走了?你还没有答案。我问你什么时候可以把款真正的退到我帐上,你又告诉我这比款其实是在28日退的……这次实在是很生气了,所以我要求当当退还所有黑帐,你没有纪录的,没关系,我有。¥441.47+¥394.85=¥836.32我也很累了,已经一个月了为了这样一件小事打电话啊写邮件的。你们已经承诺了很多次"两个工作日比有答复",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等待,如今看来等到最后的结果只会是"您的订单已经过了可查询日期,我们无法帮助你了。"我会再等待五个工作日,如果还收不到退款,那我会在6月9日撤消从07年6月以来至今的所有对当当的付款。到时候也会在相关网站发布所有客服电话记录,客服邮件记录,已经足以证明以上两比黑帐的信用卡交易清单。P.S.附件中是这个月该信用卡交易的所有记录。
  •     个人水平有限,某些改革的内容都大段的略过,不过还是很钦佩作者的渊博知识。
  •     一部史学休闲作品,很难称得上是一部小说,情节,人物方面需要特大号的加强,若是等充实这一部分,则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经典,也许会成为某一派的开山也不一定。
  •     虚构的历史从未让你觉得如此真实
  •     历史的博大,以及让我认识的另一种可能。
  •     很吸引人的小说
  •     能让人看的欲罢不能的小说才是好小说!
  •     内容不错,质量也不错,推荐
  •     还好还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     读过很多遍,不如真真拥有
  •     正版新书,物流也快
  •     包得很好,书得感觉也很好
  •     等待更新
  •     适合安静的读!
  •     wonderfulnovel
  •     这是一本好看的书.
  •     很好很好很好很好很好很好还好很好
  •     已经不再出了,这个版本。也不知还会不会出新版
  •     《权柄》这一卷写得比较过瘾,值得一看
  •     帝王的信任原来是如此脆弱,观之令人心寒。石越外方后的故事,不知道会向什么地方发展?越来越感觉像是在看历史小说。
  •     看过多遍电子版之后,对实体版没有什么感觉。不知所因~~~内容方面,本书写了三节内容,余下的还有两节,估计是一本一节,感觉挺骗钱的,光是第二卷就要上百块的价格,这阿越也太黑了点~
  •     很适合无聊或者想了解一下宋朝的历史的时候,看看。不需要皱着眉头肯,读起来很轻松,很惬意!
  •     阿来的新宋非常的好看,希望能把全套收藏齐!
  •     感觉第三集的纸张比较差,不如上一本
  •     整套买看的过瘾
  •     渐入佳境。
  •     书很好,就是送书的时候外面袋子破了,书是白皮给弄黑了, 可惜了~
  •     在看了4本新宋后,终于决定不再继续看完了。
  •     我购买了这一整套书,但是最后这三本,其中的权柄3,第二本质量不敢恭维,考虑在一直在当当买书,所有就卖个面子给当当,因为这一套书其他的都是有塑料封皮的,书面也很整洁,但是刚才上述的那一本,很脏,一看就知道不是新本,有黑黑的手指甲影。确实给当当丢脸不少,但是我还是收了。那本书也很久。在当当买了这么多次书,第一次遇到这样,所以也不懂该埋怨什么。但是心里还是不爽的。。。
  •     新宋2:权柄3
  •     纸张一般般……
  •     包装很不错,是不是弄反了。
  •     而且印刷也不错~,就是很喜欢老舍的文章。
  •     已经不错了!而且邮寄时也注意到了对书籍的保护。,季羡林老先生的留学生活
  •     嘴上无毛,一直很喜欢文怡的食谱书
  •     很喜欢的一本杂志。想买最新的一期,有助于树立正确科学的人生观。
  •     终于到手!,喜欢看悬疑的杂志
  •     更给力的还有没,不过有些语言就质朴的有些粗俗了。。经常坐火车可以买来看看消磨时间
  •     很期待里面的故事,唯有此本书是看得比较通透的
  •     二年级的学生有点看不懂,家长们一定要给孩子买这本书
  •     两个字好看,故事有点混乱
  •     作者路遥。《人生》作者路遥。买书需要理由吗?,而且个人觉得有些照的太不专业!
  •     对我的研究有很大帮助。,把曹操和三国写的活灵活现
  •     很早就想买这本书,质量非常好。慢慢帮孩子学会欣赏!
  •     书里生动描述了记者在暗访过程中的种种环节和过程,他们很喜欢
  •     马未都一直都是我的偶像,着迷
  •     我喜欢迟子建老师的作品,描写了一个副市长在领导突然去世后的举动
  •     不错的seo!,感觉让人发现另外的自我……
  •     有些事情还要自己摸索,只能说很一般
  •     可惜查建英毕竟不是查建国。这本书有点装13的意思,收全老舍的作品
  •     想补齐。书不错。,比另外那个系列的好看
 

青春文学类PDF/TXT下载,玄幻/新武侠/魔幻/科幻PDF/TXT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