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霜河白(上)

所属分类:古代言情  
出版时间:2009-3   出版时间:花山文艺出版社   作者:倾泠月   页数:301  
Tag标签:倾泠月,言情,小说,架空,古代,武侠,网络小说  

内容概要

出身皇族的宸华公主,因身世之秘,自幼幽居不与外界接触,以至长成了清绝孤漠的性子。皇帝对她宏爱有加,为她挑选了皇朝最好的男儿当夫婿——年轻俊美而且才华卓绝的靖晏将军。本该是一段英雄美人的绮丽佳话,却未曾想到那场惊动帝都的盛世婚典中,与她拜堂行礼的是那个晨风晓月似的男子,这一份天赐良缘,这一段若有还无的情意,她将如何抉择,她终何去何从?

作者简介

倾泠月,女,湖南湘潭人。懒惰且任性,无宏图壮志,就爱睡觉、发呆,做个平常小民,得闲有钱时,抱一本书去飞天涯,看美景美人,做白日美梦,想快乐美事,觉得一辈子若此会很幸福。

书籍目录

引子上卷 帝都韶华 壹 庭院深深深几许 贰 何事春风偏带恨 叁 流光一瞬芳华近 肆 佳期佳人待佳话 伍 繁华锦锈庆盛典 陆 清秋雾影似梦逢 柒 书香默默灵犀来 捌 求而不得方知苦 玖 倾国初出惊帝都 拾 琴箫一曲风雪临 拾壹 风雪欲寒天作怜 拾贰 何需诸君叹才高 拾叁 空穴来风亦有因 拾肆 残红犹自多情舞 拾伍 半生空梦半生恨 拾陆 凤凰涅槃待他朝 番外壹 任是无情也动人 番外贰 碧落赋  绝局  高山流水伴天支  随风暮雨  红楼冷雨尾声

章节摘录

  壹 庭院深深深几许  庆云六年,七月中。
  眼见着明日便又是十五了,是郡主出园向王爷请安的日子,巧善早早便将明日要穿戴的衣饰打点好,忙完了,却不见了原先坐于房中的郡主,看看天色,申时过半,该用晚膳了,当下出门往园子东边寻去。
  集雪园中植桃栽柳,养兰种芍,还有不少的叫不出名来的奇花异草,春夏秋冬,花开不断,且因王妃偏爱牡丹,是以专辟一个小园种植牡丹,姚黄、魏紫、二乔、墨魁等等品种应有尽有。
而在集雪园的最东边,另有一个小园子,园中心有方圆五丈的池塘,池中种莲,池边还筑有一座赏莲的水榭,取名“流水轩”。
  如同王妃最爱流连于牡丹园中,莲池畔流水轩则是长郡主倾泠最爱驻足的地方。
  每到夏季,这池中总是绽满白莲,清姿玉韵,袅袅风流。
那时刻,总能看到郡主坐在那流水轩的栏杆上,摇晃着双足,看着满池的白莲,静静的听着风送来的虫鸣鸟啼,若不去叫她,完全有可能呆上一整天。
  在巧善的记忆里,似乎从郡主会走路起,到而今,年年如此。
  有时她甚至会想,王妃与郡主皆容色美异凡人,会不会王妃便是牡丹仙子投生的,而郡主则是莲花仙子转世,要不,她们怎么会这般的喜欢牡丹与莲花呢?  曾与铃语嘀咕过,铃语听后,倒是吃吃笑着点头。
  走至东园门前,远远的便看见那满池亭亭玉立的白莲,那个白衣白袜仿如雪堆的娃娃果然又坐在栏杆上,静静的看着那些摇曳生姿的莲花出神,粉妆玉琢的模样仿似白莲孕育出的小仙童。
  巧善曾经问过郡主,那莲花虽美,可年年日日时时看着难道不厌倦吗?  可郡主的回答却很让她意外。
  她说,我是在数莲蕊,可这池里的莲花老是还没数完便谢了。
  一朵莲花有多少花蕊?  巧善不知道,可是她想,若她问郡主,郡主肯定能答出来。
可她不敢问,她怕得到确切的答案。
看着栏上坐着的那小小的身影,那一刻,她的心柔软又酸楚。
这个孩子,她是太孤单了吧?  想当年亲眼看着郡主出生的,那时还只会嘤嘤啼哭的婴儿而今已会吟诗写字了。
虽是金枝玉叶,可自小即跟着王妃在这集雪园中长大,甚少踏出园门,更不曾出过王府,也不知是  这样的环境使然,还是天性如此,才六岁的郡主性子却比那十六岁的人更为沉静懂事。
  别人家这般年纪的孩子都爱粘着爹娘撒娇耍性,又或是与小玩伴嬉戏玩闹没天没地的,郡主却非如此,她不粘任何人,她……也无任何玩伴。
  集雪园中人少,侍候的仆从中年纪最小的她与铃语也大了郡主十多岁,所以郡主身边并未有什么同龄人。
郡主初出生时,王府里曾派过四个五岁的小丫头,既是规矩,也是让其陪着郡主一起长大,亲近些,也用得长。
但王妃看过后便叫人送出园了,是以贴身侍候的一直是她俩,予她俩来说倒是求之不得的事,只是郡主……  静静的站在园门前悄悄的看着水榭之中的那个孩子。
  她们满心的喜爱着这个孩子,可是对着这沉静得出奇的孩子,她们除了侍候好她的日常生活外,再无他法。
而王妃自嫁入王府以来便性情大变,清冷寡语,虽则疼爱郡主,言行里却也少带出亲热。
至于王府里其他的公子、郡主,虽则是郡主的弟妹,但……唉,不提也罢。
  或许真的该给她寻个同龄的伙伴。
  巧善一边想着一边轻轻走过去。
  “郡主,该回去用晚膳了。
”  水榭中的雪娃娃闻声移首,看着巧善,稚声稚气道:“巧姨,娘说,入秋了,莲花便要谢了。
”  “谢了就谢了,明年还有看的。
”巧善笑笑。
  “明年的花该与今年的不一样了。
”倾泠小小的手指不舍的抚着栏边一朵莲花。
  “莲花都一个模样的。
”巧善开解道。
  倾泠却摇了摇小脑袋,看着巧善道:“巧姨,明年的我就与今年不一样的,那莲花当然也会不一样。
”  呃?巧善一愣。
  “走吧,回去了。
”倾泠跳下栏杆,牵起巧善的手往回走去。
  这孩子真的早慧。
巧善看着此刻刚及她腰间的雪娃娃,心头不知怎的便有些沉重。
  “郡主,你想要个小玩伴吗?”巧善柔声问道。
  巧善蹲下身子与她平视。
  “玩伴就是陪着郡主的人。
比如陪郡主读书、写字、弹琴、下棋,还可以陪郡主一起玩,比如说捉迷藏啦,又或者一起编草虫啦,玩伴可以跟郡主一起做很多的事,郡主想不想要?”拂了拂倾泠齐肩的黑发,又道:“郡主若想要,奴婢就和王妃去说,让王妃跟王爷说一声,王爷一定会答应的。
”  倾泠想了想,说:“读书、写字、弹琴、下棋我一个人就可以做了,不用玩伴。
”  巧善一怔,然后轻轻问道:“郡主寂寞吗?”  倾泠不解的看着她,“寂寞是什么?”  这个问题巧善无法回答,所以她只能笑笑,道:“算了,郡主觉得好就行了,咱们回去用膳吧。
”  第二日辰时,巧善送倾泠出园,王府大总管葛祺已领着两名侍女候于门前。
每月的这一日皆是他亲自接送,从未假手他人,是以巧善很是放心。
  那日,巧善如往常般,坐在靠近园门的长廊上,一边绣着帕子,一边等着郡主回来。
白色的绢帕上以青线勾勒着几叶青荷,是绣给郡主用的。
她一边绣一边想,按往常的贯例,郡主会和其他几位小公子、郡主一起陪王爷用午膳,用完午膳后再用一杯茶,然后会由葛祺送回来,不过偶尔有几次王爷有事缠身,并未一起用膳,那么午时前郡主便会回来,所以她还是要为午膳作点准备的。
今天的午膳要准备些什么呢?只是还没等她思量清楚,便见早上随葛祺来接郡主的两名侍女中的一位疾步向这边跑来,刚进园门便喊道:“姑娘快去请王妃!”  “怎么?”巧善被她那惶急的模样惊得手一抖,针便扎在了指上,顿时青荷染上血色。
  “郡主不好,快请王妃去救!”那名侍女急急道,又紧张的看了一眼身后,才压低了声音道,“奴婢受总管吩咐而来,姑娘要快,否则……否则郡主便要给王爷鞭死啦!”  “什么?!”巧善惊叫出声,手中帕子落在了地上。
  “姑娘快去!”那侍女最后再嘱咐一句后便匆匆离去。
  巧善提脚便跟着她往园外跑去,跑到门前忽地想起那句“快请王妃去救”,纷纷乱乱的脑子中顿时清醒了那么一分,自己去了又有何用,于是赶忙回身去找王妃救人。
  安豫王妃那刻正在作画,铃语一旁为她磨墨,听后,她虽神色立变却依然镇定,吩咐此刻已是心慌神乱的巧善留在园中,自己带着铃语去了。
  半个时辰后,安豫王妃抱着倾泠回来了,铃语两眼红红的跟在身后。
  “王妃!”巧善忙迎上前去。
  安豫王妃看到她也没有停步,只是抱着倾泠继续走,等到了内室,解开披在倾泠身上的袍子,巧善只看一眼,便心痛不已。
早上她齐齐整整送出门的郡主此刻一身是血昏迷不醒,  她亲做所做亲手为她穿上的白衣早已被鲜血浸透破裂如烂布。
  “王妃,这……这到底怎么回事?郡主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巧善忍不住泣声问道。
  但安豫王妃并没有答她,她将倾泠小心翼翼的置于床上,然后吩咐:“铃语你去打盆水来,巧善你去拿药来。
”  “是。
”两人应了,很快便打回了水取来了药。
  小心的脱去倾泠身上的衣,顿时露出背上一道道纵横的鞭伤,皮开肉绽,在那小小的玉雪似的身子上更显触目惊心。
  巧善、铃语看着直掉眼泪,却不敢吱声,帮着王妃为郡主清理伤口,擦去一身的血污,上药,包扎,再换上干净的薄薄的轻若无物的纱衣。
其间倾泠一直昏迷着,可即算昏迷着依时不时呻吟一声,眉头紧紧皱着,足见其有多痛。
等到一切弄妥,巧善、铃语只觉得这短短半个时辰却比过一辈子还要累。
  正松一口气时,王府总管葛祺领着一名大夫来了。
大夫想来已被告之事因,所以只是号了号脉然后开了一副方子,吩咐了一些避忌事宜便退下了。
葛祺向安豫王妃一礼后也离开了。
  其间,安豫王妃对一直沉默不语,葛祺他们离去后,她也只是吩咐巧善、铃语一个去王府药房里抓药,一个去准备些益于外伤痊愈的膳食。
  巧善、铃语应着退下。
  房中,安豫王妃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女儿,一直强忍着的泪水终于破堤而出。
轻轻擦去女儿额间因痛而冒出的汗珠,想着她安静地趴于地上被安豫王鞭打的模样,顿时心如刀割。
“对不起,泠儿。
”泪珠儿断线似的落下,有几滴落在了倾泠受伤的背上。
  “嗯……”昏沉中的倾泠忽然一声轻哼,眼皮缓缓睁开。
  “泠儿!泠儿!你醒啦?”安豫王妃惊喜的唤道。
  倾泠睁开了眼,似乎望了安豫王妃一眼,但很快又闭上了,口中却模模糊糊的念着:“娘……父王为什么打我……我……我没有做坏事……父王为什么那样骂我……”  “泠儿!”安豫王妃闻言悲不自禁。
  可倾泠却无答应,显然还在昏睡中,刚才不过是无意识的呓语。
  一整日,安豫王妃片刻不离的守在床前,巧善、铃语做好的午膳她一口未进。
  到了晚间,倾泠终于自昏睡中醒来,睁开眼,烛光之下看到的便是母亲憔悴的容颜,以及红肿忧伤的眼睛。
  “娘。
”轻轻唤一声。
  “泠儿,你终于醒了。
”安豫王妃欣喜的抚着她的面颊。
  “娘,女儿让你担心了。
”倾泠抬起小手握住颊边母亲轻柔抚着的手,“女儿以后不会再犯错惹怒父王了,你放心。
”  “泠儿!”看着小小年纪却如此懂事的女儿,安豫王妃心头悲切更甚,眼中泪光再次浮动,“都是娘的错,累了你,对不起……泠儿……泠儿……”忍不住将女儿小心的搂进怀中,一声声的唤着,却不知是想要安慰女儿还是要从这呼唤中得到安慰。
  “娘,没事了,女儿现在还有一点点痛,明天就会不痛了。
”倾泠伏在母亲怀中乖巧的说道。
  “泠儿,对不起,对不起……”安豫王妃却只是一个劲的道着莫名的歉。
  巧善、铃语听得里头的声音知道郡主醒了,当下忙端着早已准备好温着的饭食补汤进来了。
服侍着母女两人将午膳、晚膳一起用完,铃语便强行扶着安豫王妃去休息,留下巧善照顾倾泠。
  倾泠因白日睡得多兼之背上的伤痛,所以没有困意,眼巴巴的看着巧善道:“巧姨,我睡不着,你说说话吧。
”  “好。
”别说是说说话,便是叫巧善立时唱歌跳舞来取悦病中的郡主那也是愿意的。
  所以搬了张凳子在床前坐下,东一拉西一拖的把那些个陈年往事说了一通,其实这些平日早就和倾泠说过了的,但除此外巧善也没得说了,她可不似王妃有着满肚子的文章,好在  无论巧善说了多少遍,倾泠从未表露过厌倦,一直静静的听着,不过她也从不插口,即算巧善说到极有趣的地方,她也只眼中飘过一层淡淡的笑意。
  就这般说了两个时辰,巧善脑子里所有的事差不多都说完了,床前矮几上的茶水也给她喝光了。
  “郡主,该喝药了。
”这时,铃语端着煎好的汤药进来了。

编辑推荐

  姻缘错,红颜误。纵倚天橫绝,亦孤影只去、勿相忆。琴声寂,箫声寒。纵灵犀无痕,亦今生己休、来生诺。长夜漫漫灯昏昏。还惆怅、有份无缘;又憾恨、有缘无份。  一把古琴暗藏玄机,冷月佳人神秘再现,何事春风偏带恨,琴箫一曲风雪临,《且试天下》作者倾泠月历时三年,23次修改,压轴巨献,《步步惊心》作者桐华鼎力推荐。  四年前,我第一次看了这个故事,记住了作者的名字倾泠月。四年后,阿月竟然重新写这个故事,而我竟然再次静下心来读了进去,醉心于三个人物的命运。究竟什么才会让一个故事成为好故事?文笔?架构?情节?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诚意”,阿月在写这个故事时,很诚意,这大概是一个作者对读者们最大的尊重。  ——桐华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倾泠月,言情,小说,架空,古代,武侠,网络小说


    天霜河白(上)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20条)

 
 

  •     故事好搞笑啊,与网络版的有不少删节
  •     所以一直期待着这部姗姗来迟的军火皇后,就是没有全套的总感觉很惦记……
  •     质量也可以,纸质一般
  •     看着满好,写得实在不怎样
  •     语言真很棒,结局很圆满
  •     却是和微微有不一样的味道。,看了一半有些看不进去了
  •     我也是被这个结局坑到了,哈哈哈
  •     成范好可爱,孩子很喜欢这本书
  •     明月珰的文章,版本开本不错。
  •     很心疼,一大家子各怀目的心思的男人
  •     平时休闲打发时间挺不错的,他大爱!
  •     这本书只有当当有作者签名,比较二的修仙文
  •     我看完了电子版的就忍不住买了书,什么时候出3啊?
  •     看评论不错,大爱蛮荒记
  •     把柳暗的书都买齐了好看啊,又借给别的同学了
  •     读来轻松真实,比较精彩
  •     有点印象,闲暇时看看。
  •     梅子黄时雨的小说都很棒...最爱的就是这本还有最初的爱,小三出品
  •     非常值得推荐。,如题。情节没发展好
  •     看得恶心死了,虽对此本书内容还未观看
 

青春文学类PDF/TXT下载,古代言情PDF/TXT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