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纪

所属分类:玄幻/新武侠/魔幻/科幻  
出版时间:2008-4   出版时间:万卷出版社   作者:藤萍,暗,桂圆八宝,阿白白,伊陌   页数:254  
Tag标签:藤萍,言情,小说,晋江,桂圆八宝  

内容概要

一本读者群定位在15-22岁女性的纯女性言情MOOK,国内第一本“唯爱体小说”,汇集了藤萍、江南、暗、桂圆八宝等一批目前国内最著名的畅销作者。    本期主要篇目:    藤萍《紫极舞》:(古代武侠爱情故事),长篇。讲述武侠世界的爱恨情仇。)    到底谁比谁更骄傲,究竟谁的爱更残酷,更深沉。    隐忍的爱,沉默的爱,疯狂的爱,究竟是真爱还是阴谋?    赵上玄、容配天、白南珠,容隐、聿修……当这些人都汇集在一起,结局究竟如何?    暗《纹身》:(古代宫廷虚构爱情故事,讲述一个宫女的爱情悲欢离合)    是情,非情。    她垂了手,如与之挥别,她的一生,由此而荒废。她最后只看见他的眼,依旧是轻蔑不屑……    而他是个最无所谓的人,眉目风流,俯身去在她颈旁,说,纹生,你杀了我吧。    桂圆八宝《十八层·琉璃病》:(奇幻爱情故事,故事曲折离奇)    人心莫测,深不见底,有似十八层地狱。    从始至终,他一生就是冰凉的,因着那一点点奢望挣扎着,到最后,也不过就是冷澈心头。    转瞬之间,莲花在他的身体之上,像夏季的炎热一般,疯狂而绝望的盛开了。    阿白白《南瓜大人遇见空窗》:(都市爱情故事,讲述甜蜜恋人的罗曼史)    爱情最大的悲剧,是傻瓜遇不见傻瓜,只要能遇见,那么,故事就会有开始的一天。    伊陌《塔罗·浮世·祭司的假面》:(奇幻爱情故事,虚构了一段天神穿越时空的爱情)    那个褐发的魔术师从来不曾承诺什么,但是他坚定此刻的真心,岁岁年年,不曾改变。

作者简介

藤萍,叶萍萍,O型血,射手座。1981年生于厦门,2004年7月毕业于中山大学法学院。
  2000年以《锁檀经》荣获第一届“花与梦”全国浪漫小说征文大赛第一名,此后作品使始终保持在浪漫小说的畅销榜上。
代表作:以《香初上舞》为代表的“九功舞”系列;“情锁”系列;“中华异想集”系列;“十五司狐祭”系列;以及《大好河山》、《福祸朝夕》、《清水雅然》、《善·变》、《伸缩自如的爱》等。

书籍目录

[主题馆] 嫁给超级英雄[小说馆] 纹生 南瓜大人遇见空窗 十八层·琉璃病 萱慧[塔罗馆] 缘起·愚者 浮世·魔术师的假面 敖古·风逝[红人馆] 藤萍专访·辰轩专访 紫极舞(上)

章节摘录

一那一夜,雨是甜的。
即使是经过了许多年,纹生仍不相信,这从天而降的清流,人人赞之为甘霖,居然真是甜的。
想这话时,她仰卧在林中,长发如群蛇缠绕,吞吐爬满玉脂白腻的身体,清冷的月光下,那种腻白正透出融融寒光,当然也不总是白,在她身上,还有浅樱的红,乌墨的阴影。
斜斜的媚眼眼角吊上去,爆着点点笑花,怕是在笑没有人知道,白日里端庄贞静的女子,竟然也会放松至放肆,似支野生的藤,四肢伸展开去,努力触及那无法想象的境地。
片片深和浅的暗色中,发里透出茉莉花脂的香,还有淡淡的异气,她微笑,这种莫名的味道,大约就是情欲。
“我们可算冤孽?”记得她曾这样问过他,当时微侧过脸去,故意别转了下巴,但眼角,落在那双白皙的手上,男人的手再秀气,也是有力的修长,间中的关节文雅地突出,稳稳地托着一杯茶。
她突然翻了个身,将胸口紧贴在地面上,厚厚的落叶似波斯绣毡,细软的枝梗扎在吹弹可破的肌肤上,微糙且硬,就像他的手。
她的眼中渗出水来。
他的大腿上有着华丽精致的刺青,直直伸展到根处,是副九头龙霸牢牡丹丛,青酽酽地一层宿缘情梦,龙头狰狞暴躁,花苞半闭含羞,密匝在坚劲有力的大腿上,再往上延去,变为窄而圆翘的臀,矫健细致的腰,她支撑不住,玉色的手掌顶在他腰上,指间是大片铜色的肌肉,和一波波极速的惊涛骇浪。
如此诱惑,叫人克制不住地在黑暗中缓缓摸索,可是,永远不可能有足够时间摸遍。
得不到的,来不及的,便是贪渴的源头,她执著,想要看透它,一切追随,到底,是为了这个男人,还是为了自己。
她耐心等着。
林中渐有瑟瑟的声音,她低下脸,偷偷一笑。
“你是谁?”来人沉声问,是个男人,但是,不是他。
他没来!他没来?到了这个时候,不是太迟了,便是不想来了。
太过震惊,人反而纹丝不动,她依旧似条白玉巨蟒,然而目光暴怒,如果眼风是剑,那人已身中千刃。
这个中了千刃毒咒的男人,她却是认得的。
“纹生?”他吃惊,声音短而尖促。
她还是没有动,一点点,眯起了眼睛,不错,她认得他,好多次自宫墙檐下转出,角门边,会遇到他欣喜的模样,如同对待其他仰慕者,她看他,不屑一顾,微不足道。
“你……你怎么在这里?”他喉口干涸,想看,又不敢看,是怕再多看一眼,人便会沦陷进去,只好拧过头,拼命做出抗拒姿势。
她冷笑。
他没来!胸口火灼般疼痛,焚出烈焰,涌上头项,若不是黑夜,便可见有青烟而起。
不相信,可还是要相信,最后那次分手前,他说的话,原来全是真的——“我们是对冤孽,如果你清醒了,就请离开我。
”还不等到她,他却先等不及了。
黑暗里,喉头横哽着怨恨,硬咽下所有愤怒与屈辱,先过了这关要紧。
“我在等你呀。
”狠狠咬着牙,齿间却进出笑,声质比较平时已大不相同,可他听不出,他所知道的纹生,不可能有这样柔媚的音带。
“来,来嘛……”抬出脸孔,纤细到尖利的下巴,还有天生的红润菱唇,这一生,是债总要讨,是账还要催,不过,要先打发了他,再去寻那祸主的晦气。
喘息,逐渐粗重,他仍在抵抗,他不肯转头。
不知何时,她已无声滑出暗色,想来女人大多如此,躺在地上,是滩祸水,立起身,却是条蛇精,她袅袅地,长发直到小腿处,像披了件黑丝的外衣,半隐半露,衣不蔽体。
她极力地引诱他。
长安城中世家的豪富子弟,若要收买,用财是不可能的,她也出不起许多,然她所有的,最可靠有效的,也就是这点色了,趁着他转过脸来,她挺身上前,用那条丁香软舌,名符副其实,堵住了他的口。
男女之情,贪欢爱欲,所有的声音、手势和动作大体相同,狂乱地转身,紧紧拥抱,鼻息咻咻地在身上游走,一个招架不住,二人翻滚倒在地上,当身体重又回覆到那层细枝软毡上时,她竟有些明白过来了,原来,这一切,都一样,不一样的,只是人。
可,他总是他。
一个女人,若想套牢男人的心,就只有软弱些,听话些,令他心生爱怜。
这是从哪里听来的话?她竟坚信了这许久,为了他,甘愿放下所有身份矜持,在漫漫长夜里苦苦候着。
可是,他还是没有来。
不知何时,天空渐渐飘下雨来,牛芒针尖,洒在滚烫的身体上,一粒粒露珠样的汗粒,转眼又滚落皮肤。
林中水汽迷漫,清朗的空气里仍混有一丝腥热,她被压在下向,努力呼吸,咦,淡淡的麝香味,怎么连气息都是一样?她毫无征兆地,‘咕’的一声笑了出来。
天快亮时,她独自回宫。
靠看父母的体面,她是宫中皇上恩赏的女官,十三岁进宫,专门服侍太后,在宫里很有地位,所谓奴大欺主,平常不得宠的妃子遇见了她,也是要点头打招呼,尽量礼数周全些。
守夜的人赔着笑,为她敞开大门。
她径直入了长廊,先不去内宫,向右行,台阶到底,通往七皇子府,大清早,皇子府中空落落的,看门人连同院中的一个小婢女,根本拦不住她,含着一口怨气,她闯进寝室去。
七皇子劫并没有娶下妻妾,此刻他的床上,却正好有一个女人。
一进门,便可见透明的浅翠纱帐下,裹了玲珑裸艳的胴体。
她呆住,虽然是早料到了,可亲眼见来,总是当头棍喝。
下人们不敢进房,只在门口低唤,七皇子劫从帐中显身,身上胡乱披了件白绸袍,一夜贪欢未足,那双平日会笑的眼睛,不再神采飞扬。
“纹生,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他很是疲乏,因此冷冰冰,分外无情,“咱们之间事说出去了,你也别想有好结果!”她瞪住他,就是这张脸,这抹唇,曾说过些什么?他曾抱紧她,百般怜爱,可现在,他说起身份。
她突然心寒,又拾起理智,不发一言,转头就走。
这事别人不会知道,他自会打理一切,若是事情传出去了,他也难辞其咎,她是得宠的女官,他却是争宠的皇子,你看,世上也有这么一些东西,他得不到,她无所谓。
二她去服侍太后。
一夜放纵,她微微有些黑眼晕,太后是个老女人,也是个过来人,看着最宠爱的女官,她笑得满面慈祥:“纹生,你今年多大了?”“回禀太后,纹生已经二十岁了。
”“宫里的事务拖累了你呀。
”“纹生甘愿的。
”太后摇摇头,她不相信。
哪个少女不怀春,年轻美貌的女孩子,若得不到释放,便都成了小妖精。
宫里罕有男人,她们便勾引皇上,连皇子也不放过。
她管了太多,管不住更多,可是,在心里面,她喜欢这个纹生,倒愿意放个人情,成全一段姻缘。
“你可有了意中人?”老太后温温和和,亲亲切切。
纹生怔住,其实一直以来,她就在等这么个机会,可临到了头,又完全吐不出口。
“皇子们成了亲或定了亲,正室都有了人。
”老太后闲闲地端茶,撇沫,“如果你真要挤进去,只好做个侧妃,还是底下的王侯公卿好,年轻有为的大有人在,许多又不曾娶妻得妾,你若选得中,倒是可以成为堂堂正正的夫人。
”她低下头、妻、妾、婢、奴,曾经以为,只要是他的人,中他的意,她就都可以承受,但现在……“若叫你亲口说来的确是为难,”太后呵呵地笑,“如果有意中人,就让他来我处讨你,无论是谁,我都会考虑答应。
”她耳目朦胧,不置可否,手上功夫不停,心思却已飘散出去,他会来吗?搞得这么僵局,如果她开口,他可会来讨人?暗暗地,她开始懊悔、矛盾,早上,也许不该这么轻举妄动,他是什么样的人,便是什么样的人,万事何必太认真,重要的,是他这个人。
事务结束,退出内宫来,她无处可去,犹豫不决地,又往他府里去。
看见那围绯红宫墙下的大门,她远远停住,立在株长柳下,不再向前,隔着绿玉红墙,她不知内里风云,他应该起身了,是否还生气着恼,可否会有些许歉意?忍不住心焦气促,举步复止,也许不是个好时机,也许过几天来会更好,可是,她实在等不及。
彷徨中,马车徐徐驾来,杏黄挂帐,吞金雕杆,分明是他的坐骑,她一惊而起,避之不及。
大门里涌出人,掀起绣帐,搬出锦凳,扶下车中的贵人。
男人,锦衣玉带俊面红唇,女人,绡袍丝罗万花簇拥,彼此嬉笑打闹,神情里旁若无人,勾肩紧拥。
他低低说了些什么,她恼了,劈手去掴,手掌才沾上颊,却被他马上咬住指头,仔细地咂……她突然看不下去,转头冲回去,原来这就是他的生活,如果她介入了,有一日,便要看一日。
四天后,太后唤来她,眼里露着狡黠:“纹生,原来,你还是瞒着我事体。
”她心虚,低头谢罪。
“你可认得段宗秀这个人?”“这……”她冒出冷汗,当然认得,那个晚上,他说:“请叫我宗秀。
”难道她仍没有断了他的念头?难道他得了便宜,又来宫中卖乖?见她紧张,太后倒觉得是种羞涩难堪,止不住呵呵地笑:“原来你的意中人是他。
昨天,他恳求皇上,要讨你为妻,你这孩子,不是说来找我吗,他怎么去求了皇上?”咦?她傻了眼,不过纵情一夜,他居然来讨她。
“皇上来问我的意思,我这里自然是答应。
”太后的欢喜夹带了欣慰,最怕女官爱上不该爱的人,提出非分要求,可她挑了督察院佥督御史段宗秀,原兵部右侍郎段辉之子,年少英挺人物端庄,又不曾娶妻讨妾,位居四品,不大不小,但对于纹生,已是正好。
“放心吧,婚事由我叫人来操办,你跟了我这么多日,我决不会亏待你的。
”纹生始终呆立,这些天人很憔悴,因而反应缓慢,明明拒绝的话已冲到嘴边,不知怎么的,无法脱口。
不错,她年纪大了,早该出去配人家,而他也早已订下了右相之女,年底便要完婚,难道真要去做妾为婢?眼睁睁地看他在面前风流快活,还是嫁了吧,至少这次是她先离开。
她想,段宗秀究竟是怎么样的长相?如此面目模糊,可她喜欢,那个同他一样的身体,罢罢罢,既然得不到他的人,那个相似的身子她也要了。
“纹生,”太后俯身来摸她头顶,有些舍不得,这个女孩子万事总称她的心意,“虽然你要嫁了人,但我不会革了你的女官位子,记得有空,经常来宫里走走,好陪我说话。
”三婚礼不过三个月后,果然办得体面风光,太后身边的红人出嫁,嫁的又是权贵人家,来贺喜的大小官员挤满一室,段宗秀喜服金冠,忙里忙外,眼角,不住瞟往内室的房门。
那一夜,他出城办事,走错了路,却遇对了人。
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会狂放至此?这些已经都不重要,富贵子弟见多识广,她的大体情况,略一思量,便也猜得到。
可是,他不计较。
他喜欢她,这个用四肢胶缠住他的女人,全身仿佛柔若无骨,滑若凝脂,令人魂飞魄散。
他爱她,说话时像是在呻吟,呻吟时又如同在叹息。
她坐在喜床上,红裙绣带,金凤珠钗,头上盖着罗帕,有尺长的流苏从四只角上淌下来,坐姿端庄,人却倾耳静听,外面,喜官在仰声唱名,右相、六部六科、詹士府、太医院、翰林院,人都来了,太后、皇上,皇后、诸位皇子亦皆有赏赐,她还在等什么?难道盼望他会来,念头一转,自己也笑,这可不算是痴心妄想,他怎么会来,他根本已经放弃。
还是静不下心,遣差了贴身小婢去看贺礼,故意要来诸位皇子的礼品清单,坐在红帐下,一手挽起罗帕,一手横执香卷,仔细地查看,五皇子,翡翠镶金冰蝠在眼前一尊;六皇子,琉璃刻丝包檀木山水屏风一架;七皇子,彩线嵌宝双面绣九头龙牡丹一幅……。
她惊住,手上悚悚发抖,看得身边小婢满面奇怪。
“缁珠,这房里太红彤彤了,你去将太后赏的那对如意拿来,放在这厢案上。
”“是。
”“回来,”支着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好像上面还有副九头龙牡丹的刺绣,也一并取来,挂在那面墙上。
”“是。
”缁珠想不通,却也不好违命,去将物品取来,按吩咐——放置好。
她眯起眼,只盯住那副绣品,多么熟悉的图案,纵然是每每触摸不及,可总在心底烙了个印子,那暴目狂虐的龙头里,嵌着滟滟的红宝,如他的秀目,深邃无底,第一次在白日仔细瞧个清楚,原来龙头的唇角是上翘的。
牡丹半绽轻舒,龙身团盘飞舞,鳞片勾爪弯利,九首四散开去,每一张嘴都隐着笑意,冷笑、狂笑、嘲笑、讥笑、不怀好意的笑……“真难看,”她实在控制不了声音里的愤怒,“缁珠,把这幅画拿走,我不要看到它。
”老实的婢女摸不着头脑,依言又来搬动,心里有些不耐烦,这样的新娘子,的确少见。
她坐在原地,罗帕已放下,脸上余怒未消,那幅画不知被收到哪里去了,胸口起伏中,她竟又有些后悔,是否该再去看它一眼?红烛焰芯轻摇,有轻风拂进窗帘,婢女出去开门,把浑身酒气的新郎放进来。
他已半醉,脚步微跄,并不要人扶持,自己走到床边,紧挨着她坐下。
缁珠溜了。
他掀了罗帕,又勾起她下巴,借着烛光,细细品赏,禁不住得意满怀,如此美艳秀媚,又有显赫的背景,中他的心意,配他的身份。
“纹生,”他轻吐慢唤,密贴着耳垂,那里的肌肤最娇呵敏感,“你终于应允这门婚事,我保证今后永远不会辜负你的选择。
”纹生笑,她自己不知道,这一刻的笑容酷似画上的龙头,她也看不出,这两者间到底有什么宿命的联系。
想来爱情这幕悲喜剧谁先入得场,便注定要吃了亏。
婚后的生活也算美满,他体贴周到,关怀备致,她也乐得享福受用,闲来无事,便去宫里与太后细话家常。
偶尔,也会遇到他。
入秋的季节,他穿了一身白衣,走过内宫的花园,人一行动,原地便留下摊醒目的印子。
在蜿蜒的长廊下,他们面对面经过,他微微而笑,她忽然头晕。
“纹生,新婚可曾满意?”她不语,让开,这样笃定的嘲弄,只怕是无力反击。
才低头,又见了他手,捏了把玉骨的纸扇,指指纤长有力,指甲透明干净。
虽是秋天,她却渗出汗来,瞬间遍布全身,狠狠咬了牙,不敢再看下去。
见她为难,他偏还要上来调戏,斜过肩胛,耳鬓厮磨,“怎么了?难道心里有什么委屈?猛然,她抬头,眼中精光爆现,不过是一个动作,也早已耗尽全力。
难道今生都要受他这般嘲弄,永世不得脱出欲海。
在内室,太后认真打量,她更丰润了些,面上光泽,如渗进了宝石粉末,但眼眶微红,似有心事。
“纹生,男人的事,不要想得太多,给一分眷恋便是一分的福气。
”“是。
”“你已是正室,便是大局敲定,其他的小细节,不必过于关心。
”“是。
”她根本听不进去,满目都是那个白得刺眼的影子,他以为这样就完了么?一副同绘的刺绣便打发了她,所有的甜言蜜语,不过是甜言蜜语,可是,说过了,便有人记住,这一生,她若肯放过了他?才怪!两个月后,宫中突然惹出事端,向来体健的皇上整日里头晕目眩,并夜中有呕吐之症,太医来看,说是疲惫伤神、气血不顺,才伤了龙体,精心开了药方,小心调养。
不过了几日,太后急召,宣纹生入宫。
此时,已是深夜,她一径入到内室,见那年迈的贵妇人倚在湘妃榻上,满面焦灼。
“纹生,你可知皇上病重?”“是气血亏损之虚么?”“我的傻儿,此言差矣,宫中有道流言,皇上的不适,怕是缘于一种毒剂。
”“中毒?”“快小心些,此事万万不可宣扬,你倒想想,谁能替我查清此事?”纹生跪在榻前,俯下身来,“既蒙太后垂爱,把真话告诉了婢子,自然,此事不宜再让外人得知,如果太后信任,婢子的男人,是督察院佥督御史,他办事行动方便,又有个官家的正名,管理此事,人选最最合适。
”“不错,唤你来,就是这个意思。
”太后叹息,人若位重权高,便一日不得安生,一道小小的流言,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叫她寝食难安。
“来,来,来,哀家这里有道懿旨,你带了去,嘱咐段宗秀好好核查,不可放过一处怀疑的所在。
此事若办好了,我必重重再赏。
”“婢子遵命。
”她怀揣着重命,匆匆回了府,一五一十,娓娓说于丈夫听。
“别开玩笑,如果是毒,太医一早查出,再说所有御用饮食,都有宦官亲口尝过,哪里来这空穴之风?”“唉,你这傻子,原本宫中所有御用的食物,是不可能间中下的,可如果说这种毒药,是被分散下在食物、饮品里,分量极微,一件入口,根本不会引起毛病,非长此久往,积聚成众,方显出效果来,这种事体,难道也是不可能?”“这……”他想了又想,只觉匪夷所思。
“另一种可能,这药,若是由身边的人所下,难道皇上宠幸个妃子,枕边帐里,端水递茶,也有专人可以亲尝么?”“不错,”他点头,可又立即摇头,“照此说来,此举更是难题,若是分散下毒,吃的吃了,倒的倒了,如何再能查寻而出?妃子投药,更是无稽之谈,试问我如何能进到内宫,找出蛛丝马迹?”“良人,夫君。
”她咯咯娇笑,柔软的声线似一轮靡音,不知何时,已将手贴在他襟上,延着衣的管袖,一路抚揉上去,他穿得是宽身的袍子,外衣下并无一物,被她纤手一搓,立时耳赤身热。
“你娶我,难道只是为了爱我?我既然肯嫁你,就是要助你一臂之力,尔盛吾盛,君隆妾隆。
”所谓引诱,仿佛徐徐引出一场好梦,繁花似锦隐约可见,但未必可游得随心畅欲。
自香甜,转迷醉,发浮想,坠沉沦,然后修成满足完全。
不错,她很兴奋。
入宫七年,这期间,看遍光怪陆离,形形色色,万变不离其宗。
邀宠、争功、流言、密谋、机关,一道道的关闸升落,每一运启,接驳处尸首填塞。
皇族的疑虑是无孔不入的,他们怕鸩毒,怕刀剑,怕逆谋,怕异己,独独不怕,这空穴来的风,无因而动的影。
她所做的,不过是句小小的话头,借了不相关人的口,传入掌权者的耳,辗转沉浮,她总能得到渴望的东西。
她亲手设的局,自然是早认定了人选,第二天,直取朝鸾宫。
最承皇恩雨露的丽妃,披了浅紫绢衣,立在园中,俏生生人比花娇,明滟滟秀媚入骨,她最得意的是一头流水般的长发,不绾不束,飞洒而下,窕窈迤逦,有如烟笼光环。
纹生远远见了,走过去屈身施礼。
“纹生,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难道太后又有什么吩咐?”“我不过是路过,”她也抿唇,朴素大方的一个圆髻,几柄白玉小钗,鬓边倾下两股散发,遮住了,秀目中星星的狡黠。
“贪走近路,打扰了丽妃娘娘清静,还请万万恕罪。
”“这么急着走路,难道是宫中有急事?”“纹生不知。

编辑推荐

《流光纪VOL01:灵幻》由万卷出版公司出版。《流光纪VOL01:灵幻》是一本汇集藤萍、江南、暗、桂圆八宝等一批目前国内最著名的畅销作者的小说集,书中收录了9篇长篇小说及一篇藤萍、辰轩专访。《流光纪VOL01:灵幻》定位在15-22岁女性,是一部纯女性言情MOOK,也是国内第一本“唯爱体小说”。具体包括《纹生》《缘起•愚者》《敖古·风逝》《紫极舞(上)》等。

图书封面

图书标签Tags

藤萍,言情,小说,晋江,桂圆八宝


    流光纪下载



用户评论 (总计42条)

 
 

  •     喜欢桂圆八宝那篇文章,当初看得时候,我从言情中看出耽美的意味,于是对妈妈说,她肯定是腐女。结果后来上网一搜,果真是。嗯……我已经练到一定火候了。
    买这本书是为了看藤萍的文,看了藤萍的文那么久,我也觉得她应该是腐女。采访她问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女主,她说我对女主没爱。而男主她答是大玉。不得不说,藤萍无论是在狐魅天下千劫眉还是香初上舞中字里行间都充满着浓浓的基情啊~
  •     有紫极舞~3~有藤萍有江南~,封面不错,就是找不到下一期买,毕竟这么久的一本书了。还是能勾起曾经的回忆
  •     藤萍的《紫极舞》很精彩
  •     很喜欢藤萍的文章。同事这本书里也有五界其中的作家,很值得期待
  •     只是为了其中有藤萍买的。
  •     给朋友带的,这种类的我不爱看,包装还可以,是过塑包的。
  •     真是不错的书,当初刚出版一个月就买下了。古典阿青的现代阐释,唯美的故事法人深省..字里行间透露着古典主义的忧伤,深刻隽永,令人有欲罢不能之感。怎么指出了一本啊!太少了...
  •     老实说~买《流光纪》就是为了我们家藤~~~但是其他作者的文字也很好捏~~~真是值得了啊~~~~
  •     看到这两位我最喜欢的作家我毫不犹豫地下手,一位善长热血的作品,一位善长悬疑的作品,两位的作品集于一本书…
  •     有的故事不错,印象深刻
  •     很早以前的书了 就是想买 终于找到了
  •     非常好看的书,冲着藤大去的
  •     非常不错的一本书~~~等了好久都没看到第二本……
  •     一直期待他的2、3、4……,没想到……
  •     内容不错,装帧很好
  •     为了藤大紫极的图图才买的啊,漂亮!!!赚到了
  •     因为有藤萍大人的《紫极舞》才买了这本书,读过以后发现不错,关注下一本。
  •     但是内容还不错。
  •     收到后还是挺满意的。很喜欢的纸质,内容也不错。其他一切都很满意的!
  •     本以为是藤新的故事,但是却是小说集,唉唉,虽然不是想象中的,但是还不错拉。买了就珍惜。
  •     总的来说不喜欢,不想多说
  •     喜欢藤萍,所以喜欢她的书。这本她参与主编的书还不错……
  •     有些失望!,看看当消遣吧
  •     不想多说,超赞超合算
  •     应该不错,建议大家不要买。
  •     非常满意,作者的书一直有看
  •     内容不错,还没有看
  •     得不到总是好的,不想再看了。
  •     先屯起来在慢慢看,如文案所说
  •     据说是个虐心很强的作者,内容看了一半
  •     有些爱就是放手、成全。,漂亮!!!赚到了
  •     我感觉这本是一般般。看过就忘的那种,好看。看后收获很多
  •     让我又点评了一次,非常赞赞赞赞赞
  •     这本书藏在收藏里已经很久了,男人就是这样
  •     不错送了一张海报,很满意。
  •     总而言之就俩字 好看,此书很不错
  •     看介绍应该还不错。,质量也可以
  •     不知所谓,有的故事不错
  •     故事结构不是很好……有点混乱看不懂……,不知道怎么说了
  •     但是很沉重,内容正在看
  •     内容一般,女儿喜欢啊
  •     黑色幽默,这本书不适合小孩子
 

青春文学类PDF/TXT下载,玄幻/新武侠/魔幻/科幻PDF/TXT下载。 PDF图书网 

PDF图书网 @ 2017